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 刘 卫 发布时间: 2012/9/14 16:59:22 点击数: 3730
内容:

磕头生孝心

                               刘 卫

 

前几年,年已八十高龄的父亲学到了弟子规,便向儿孙们提出以后儿孙见到长辈要行鞠躬礼,想以此教育儿孙们增长孝心。可大家做起来却很勉强。为给弟兄、晚辈们做个样子,我率先领着妻儿恭恭敬敬把父母请上高座,然后面对父母站好,行深深的鞠躬礼。这一低下头、弯下腰,才从中感念到了父母的恩德。

后来,我曾在春节大年三十家庭拜年时,向兄弟们提出一起给父母行磕头大礼,可是,也许是都已经到了五六十岁的年龄,儿孙都有了,不好意思,哥哥们对小弟我这个提议一时躲躲闪闪不肯响应,连老母亲也已不习惯于接受这种大礼,直说:“不用了,不用了”。结果,毕竟自己在家是小老弟,不好强行要求哥哥们去做,便没有坚持。去年春节,我再次提出这一建议,大家仍然推辞,这回我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便当着大家的面,领着妻子率先给爸爸妈妈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待我挺身回头时,发现身后的哥嫂弟妹都跟着跪下磕头了。

想不到,当生平第一次跪在老父老母面前、伏下身去磕下这个头时,心底里竟然涌起一股酸楚,突然觉得很对不起白发苍苍的父母高堂,悔恨自己活到50岁才想起给父母磕头。这是老父母高寿,还能给我们行孝的机会,如果象许多人家那样父母过早地走了,想磕头却再也没有机会啦。真要感恩父母啊!活了多半辈子了,心从来没有象今天与父母贴得这么近,看到父母高兴的样子,越加感到欠父母的太多啦!

有了这样一种深刻的感受,便很想给别人做个样子。于是,2012年春节期间,我专门找一些家有高龄父母的朋友去拜年。结果让我意想不到的是,通过春节期间走访的12位朋友家,发现只有1家儿女晚辈在大年三十给父母行了磕头之礼,其余11家的老人均表示这辈子从没有得到过儿女行此大礼,而多数儿女在本人提出欲与他们一起行磕头礼的倡议时,竟然表现出很大的不适和勉强,有的甚至不顾朋友的情面,直接予以拒绝,至于那些朋友的孩子,更是站在那里无动于衷、视若无睹。这原本父母所缔造的双膝竟然不愿为父母所跪,怎能不让人感到难堪?

令我感叹的是,那位唯一享受到儿女磕头之礼的老人,虽然今年已经80高龄,却身体康健、耳聪目明,并且还是位仍然活跃在抚顺文学界的著名作家。他不但享受着离休待遇,且儿女全部事业有成,家族四代美满兴旺;而另外那11个家庭,却都或多或少地显现出不同程度的缺憾和窘迫,或生活贫困,或失业无职,或多患疾病,或家庭不和。这种显明的反差,让我明白了,行孝是家庭和谐幸福兴旺发达的源泉。

给父母长辈行磕头之礼,虽然只是行孝的一种外在的表相,却是我炎黄子孙传承了几千年的文明礼节,可如今大家却早已经把这个做人的根本之礼丢到太平洋去啦!每当逢年过节给父母拜年时,人们多是习惯性地点下头,有的甚至连头都不点,随口说一声“过年好”就完事了,根本不懂得长幼有别,礼敬长辈。特别是越是往后,年纪越轻,越没有礼教,用我老父亲的话概括时下的年轻人,多表现为“三硬”,即嘴硬,不会问候致谢;腰硬,不会低头躬身敬礼;屁股硬,不会起身让座,当然更不用说逢年过节给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行磕头跪拜这样的大礼了。

人的最尊贵处,便是头颅,但这个头颅却是父母给的,而能把自己的尊严降低到父母的脚下,便是对父母养育之恩的感激。这个动作看似很让人没有尊严,却是在提醒自己,我不是从石头逢里磞出来,这身骨血本来是父母造的。无论官做得多大、身份多么高贵、年龄有多大,在父母面前都归于零。所以,给父母下跪磕头,一点也不会显得低贱,却能让父母大人心生欢喜,令自己心存感恩。所以,磕头是孝敬父母不可缺少的一种表达形式。

自古以来,我中华儿女就有上跪皇天,下跪父母的传统说法,表明父母与苍天国君同大。而今,我们生在这个个性解放的时代,社会鼓励自我张扬,自强不息,结果人的个性不再受道德理性的约束,得到无节制地释放,随之滋生出的便是傲慢自大,唯我独尊,目中无人,自私自利,就像那些食品添加剂一样慢慢腐蚀着人的心灵,使人失去了敬畏心,别说老子了,连天地都不再放在眼里。长此以往,非常容易忘掉父母的恩情,甚至容易干出不孝养父母、虐待父母、忤逆父母的恶事来。

而通过养成给父母磕头的习惯,这一跪一磕,便能时刻提醒自己,人来到这世间,不能只为了自己享受,还有孝敬父母师长的责任和义务,从而树立起对父母师长的恭敬心、仁爱心、宽容心,然后不断将这种孝心扩大到天下所有的父母师长,最后才能升华为慈悲救世之心。

磕头生孝心
上一篇:向前妻忏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