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2/8/18 0:00:00 点击数: 1509
内容:

蕅益大师著

 

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文句卷第十】

 

唐天竺沙门般剌密谛译经

明菩萨沙弥古吴智旭文句

 

己四、明行阴境三。初总示阴相。二别明发相。三结过劝示。

庚初、中四。初结前想阴尽相。二正示行阴区宇。三悬示行阴尽相。四结示本惟妄想。辛、今初

 

阿难。彼善男子修三摩提想阴尽者。是人平常梦想销灭。寤寐恒一。觉明虚静。犹如晴空。无复粗重前尘影事。观诸世间大地山河。如镜鉴明。来无所黏。过无踪迹。虚受照应。了罔陈习。唯一精真。

 

⊙虚妄五阴。皆以妄想为本。是故想阴一尽。则平常梦想销灭也。金光明最胜王经。明十地菩萨。皆有梦兆。故知直至佛地。方名究竟觉者。但此梦想亦自不同。有六凡见思梦想。二乘能销灭之。有二乘尘沙梦想。菩萨能销灭之。有菩萨无明梦想。唯佛能销灭之。又有观行销灭。乃至究竟销灭之不同。若在利根。则一销一切销。根或不等。亦可非次第中说于次第耳。觉明虚静犹如晴空等。正前文所谓于觉明心如去尘垢。乃觉所觉空之境界也。虚受照应者。虚而能受。如谷答响。照而能应。如镜写容。了罔陈习者。罔。无也。陈习。前尘落谢影子也。了无尘影。正如谷响镜容。来无所黏。过无踪迹也。见思想阴尽。观同居世间了罔陈习。唯一真空。尘沙想阴尽。观方便世间了罔陈习。唯一妙有。无明想阴尽。观实报世间了罔陈习。唯一中道理谛。

 

辛二、正示行阴区宇

 

生灭根元从此披露。见诸十方十二众生。毕殚其类。虽未通其各命由绪。见同生基。犹如野马熠熠清扰。为浮根尘究竟枢穴。此则名为行阴区宇。

 

⊙迁流造作。名之为行。即是分段变易二种生死之根元也。今于观行位中。想心既伏。故行阴境界。从此披露。然犹未见识阴区宇。故未通其各命由绪。而只此行阴。乃十二类受生之本基。浮根尘究竟之枢穴。非此熠熠妄性。则十二类何由受生。浮根尘何由开合耶。殚。尽也。由绪来历也。野马。日中所映水上浮游之气。亦名阳焰。望之似水。即之无实。行阴亦尔。无实性也。枢者。门轴。穴者。停轴之处。由枢穴故。门得开合。由行阴故。根尘妄有生灭也。

 

辛三、悬示行阴尽相

 

若此清扰熠熠元性。性入元澄。一澄元习。如波澜灭。化为澄水。名行阴尽。是人则能超众生浊。

 

⊙言此清扰熠熠不停之元性。若销其性。入于本澄之体。惟一澄湛之元习。譬如波澜既灭。化为澄水。此则空所空灭。生灭既灭。寂灭现前。是故名行阴尽而超众生浊也。九界六即。具如圆通中释。一澄元习者。指识阴言。既称元澄。复名元习者。以其含藏一切习气种子。犹属真常流注。后文所谓。此湛非真。如急流水。望如恬静也。

 

辛四、结示本惟妄想

 

观其所由。幽隐妄想以为其本。

 

⊙行阴之相甚为幽隐。而此幽隐。但是妄想所成而已。岂更有他本哉。

 

庚二、别明发相十。初计二无因。至十计五现涅槃。此与阿含所明六十二见。法数并同。法相稍异。彼则本是外道。此乃修心误堕故也。辛、今初

 

阿难当知。是得正知奢摩他中诸善男子。凝明正心。十类天魔不得其便。方得精研穷生类本。于本类中生元露者。观彼幽清圆扰动元。于圆元中起计度者。是人坠入二无因论。一者是人见本无因。何以故。是人既得生机全破。乘于眼根八百功德。见八万劫所有众生。业流湾环。死此生彼。祗见众生轮回其处。八万劫外。冥无所观。便作是解。此等世间十方众生。八万劫来无因自有。由此计度。亡正遍知。堕落外道。惑菩提性。二者是人见末无因。何以故。是人于生既见其根。知人生人。悟鸟生鸟。乌从来黑。鹄从来白。人天本竖。畜生本横。白非洗成。黑非染造。从八万劫无复改移。今尽此形。亦复如是。而我本来不见菩提。云何更有成菩提事。当知今日一切物象。皆本无因。由此计度。亡正遍知。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一外道。立无因论。

 

⊙文有三节。从初至二无因论。总明依阴起计。从一者是人至惑菩提性。别明邪计相貌。从是则名为讫文。结明成外道论。下皆例此。不复更出。初言凝明正心者。即是观行得力。不起十种妄想贪求。故十魔不能候其便也。从此精研。穷究十二类生之本。则生灭根元便得披露。故得观于幽清圆扰动元。但不应于此圆元境界横生计度耳。动元。即指行阴为群动之元。此之行阴境界难可了知。故名为幽。非是粗重前尘。故名为清。同分生基互含互具故名为圆。于真常中妄有流注。故名为扰也。外道本劫本见十八见中。自有无因而出之二见。一则从无想来。自谓本无今有。一则捷疾观察。妄谓无因而有。今之行人。本为修正遍知趣菩提果。但由妄起计度。误墬其中。故曰亡正遍知惑菩提性也。生机全破者。观行破也。乘眼根八百功德能见八万劫者。圆观力强也。本无因者。约业名本。又来处名本。末无因者。约象名末。又当果名末。皆本无因。应云皆末无因。恐字误耳。此于止观十境中。即属见境。而见境依于行阴。行阴本于幽隐妄想。故今搜示根原。备明妄相。令真修者不堕其中。然此虽云发在观行。而深位亦有发义。但深位人。功德力大。不至堕落外道耳。如楞伽经云。七地菩萨。若无善念正受。堕外道邪径。八地菩萨。灭三昧乐门醉所醉。妄想涅槃想皆其义也。今谓楞伽七地。似指三乘共十地言之。即合此中竖论五阴尽相。想尽而行未尽位在七信。若约别地。须论界外五阴也。

 

辛二、计四遍常

 

阿难。是三摩中诸善男子。凝明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圆常中起计度者。是人坠入四遍常论。一者是人穷心境性二处无因。修习能知二万劫中。十方众生所有生灭。咸皆循环。不曾散失。计以为常。二者是人穷四大元四性常住。修习能知四万劫中。十方众生所有生灭。咸皆体恒。不曾散失。计以为常。三者是人穷尽六根末那执受。心意识中本元由处。性常恒故。修习能知八万劫中。一切众生循环不失。本来常住穷不失性。计以为常。四者是人既尽想元。生理更无流止运转。生灭想心今已永灭。理中自然成不生灭。因心所度。计以为常。由此计常。亡正遍知。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二外道。立圆常论。

 

⊙此之行阴。无始以来相续恒转。有似常住。故名圆常也。外道十八见中。有我及世间常四见。前三与此并同。第四名为捷疾相智。

 

辛三、计一分常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自他中起计度者。是人坠入四颠倒见。一分无常一分常论。一者是人观妙明心遍十方界。湛然以为究竟神我。从是则计我遍十方。凝明不动。一切众生。于我心中自生自死。则我心性。名之为常。彼生灭者。真无常性。二者是人不观其心。遍观十方恒沙国土。见劫坏处。名为究竟无常种性。劫不坏处。名究竟常。三者是人别观我心。精细微密。犹如微尘。流转十方。性无移改。能令此身即生即灭。其不坏性。名我性常。一切死生从我流出。名无常性。四者是人知想阴尽见行阴流。行阴常流。计为常性。色受想等今已灭尽。名为无常。由此计度一分无常一分常故。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三外道。一分常论。

 

⊙初则计自为常。他为无常。二则单计他常无常。三则单计自常无常。四则双计自他皆有常无常也。外道十八见中。有我及世间半常半无常论四种。但法相不同。彼云。一梵天常我无常。二由戏笑故无常。三由相观视故无常。四捷疾观察。谓常无常。

 

辛四、计四有边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分位中生计度者。是人坠入四有边论。一者是人心计生元流用不息。计过未者。名为有边。计相续心。名为无边。二者是人观八万劫。则见众生。八万劫前寂无闻见。无闻见处。名为无边。有众生处。名为有边。三者是人计我遍知。得无边性。彼一切人现我知中。我曾不知彼之知性。名彼不得无边之心。但有边性。四者是人穷行阴空。以其所见心路筹度。一切众生一身之中。计其咸皆半生半灭。明其世界一切所有。一半有边一半无边。由是计度有边无边。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四外道。立有边论。

 

⊙性真常中。安有分位。依于行阴。分位妄生。初二皆计三世分位。初以过未为有边。现前一念相续之心为无边。次以八万劫内为有边。八万劫外为无边。三计能所分位。以我为能知故无边。彼为所知故有边。四计生灭分位。行阴之性。惟是生灭。生为有边。灭为无边也。外道十八见中。亦有有边无边四论。但法相不同。彼云。一有边想。二无边想。三上方有边四方无边。四非有边非无边。

 

辛五、计四矫乱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知见中生计度者。是人坠入四种颠倒不死矫乱遍计虚论。一者是人观变化元。见迁流处。名之为变。见相续处。名之为恒。见所见处。名之为生。不见见处。名之为灭。相续之因性不断处。名之为增。正相续中中所离处。名之为减。各各生处。名之为有。互互亡处。名之为无。以理都观。用心别见。有求法人来问其义。答言。我今亦生亦灭亦有亦无亦增亦减。于一切时。皆乱其语。令彼前人遗失章句。二者是人谛观其心互互无处。因无得证。有人来问。唯答一字。但言其无。除无之余。无所言说。三者是人谛观其心各各有处。因有得证。有人来问。唯答一字。但言其是。除是之余。无所言说。四者是人有无俱见。其境枝故。其心亦乱。有人来问。答言。亦有即是亦无。亦无之中不是亦有。一切矫乱。无容穷诘。由此计度矫乱虚无。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五外道。四颠倒性不死矫乱遍计虚论。

 

⊙涅槃经云。生生不可说。乃至不生不生不可说。有因缘故。亦可得说。故知四句四门。邪正之分甚微。倘未达如来藏性随缘不变不变随缘妙理。于行阴中而起知见。随所知见而生计度。未有不成颠倒矫乱者也。邪分别性。故名遍计。终无实义。故名虚论。变化元。即指行阴。互互无。谓生中无灭。灭中无生等。故一切法俱无。各各有。谓生时有生。灭时有灭等。故生灭等皆是。有无俱见。谓生时有生而无灭。灭时有灭而无生。又生时则生生而灭灭。灭时则灭生而生灭等。故有即无。无亦即有。总由不达生灭去来本如来藏。所以计此虚妄诸法。谓有真实。而不能自决。乃成矫乱虚论也。外道十八见中。亦有异问异答四见。但法相不同。彼云。一者善恶有报耶无报耶。二者有他世无他世耶。三者何善何不善。四者愚冥暗钝。随他言答。资中曰。准婆沙论释。外道计天常住。名为不死。计不乱答。得生彼天。若实不知而辄答者。恐成矫乱。故有问时。答言秘密言辞。不应皆说。或不定答。佛法诃云。此真矫乱。故名不死矫乱虚论。

 

辛六、计十六有相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无尽流生计度者。是人坠入死后有相发心颠倒。或自固身。云色是我。或见我圆。含遍国土。云我有色。或彼前缘随我回复。云色属我。或复我依行中相续。云我在色。皆计度言死后有相。如是循环有十六相。从此或计毕竟烦恼毕竟菩提。两性并驱。各不相触。由此计度死后有故。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六外道。立五阴中死后有相。心颠倒论。

 

⊙行阴名无尽流。以其无始以来。恒相续转故也。色是我。即色是我也。我有色。我大色小色在我中也。色属我。离色有我。色但是我所也。我在色。色大我小。我在色中也。历受想行三阴。各有四句。成十六相。从此或计。又转深一层之计度也。意谓由造作故有烦恼。由造作故有菩提。造作即是行阴。行阴不可尽。则烦恼菩提亦不可尽。故两性皆悉驱入尽未来际。亦复不相陵蔑。此则错解性具圆宗。无作妙旨。差之毫厘。谬逾天壤者也。危乎危乎。外道末劫末见四十四见中。亦有世间有想一十六见。而法相不同。彼谓一有色见。二无色见。三有色无色见。四非有色非无色见。五有边见。六无边见。七有边无边见。八非有边非无边见。九有乐见。十有苦见。十一有乐有苦见。十二不苦不乐见。十三一想。十四若干想。十五少想。十六无量想。今谓初四见依色阴。次有边等四见依行阴。次有乐等四见依受阴。次一想等四见依想阴也。

 

辛七、计八无相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先除灭色受想中生计度者。是人坠入死后无相发心颠倒。见其色灭。形无所因。观其想灭。心无所系。知其受灭。无复连缀。阴性销散。纵有生理。而无受想。与草木同。此质现前犹不可得。死后云何更有诸相。因之勘校死后相无。如是循环。有八无相。从此或计涅槃因果。一切皆空。徒有名字。究竟断灭。由此计度死后无故。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七外道。立五阴中死后无相心颠倒论。

 

⊙生理。谓行阴也。四阴现前死后俱不可得。则因果皆无。名八无相。又计世间四阴因果既无。出世涅槃因果安有。故成断灭心颠倒论。外道四十四见中。亦有世间无想论八见。而法相不同。彼云。一有色。二无色。三有色无色。四非有色非无色。五有边。六无边。七有边无边。八非有边非无边。

 

辛八、计八俱非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行存中。兼受想灭。双计有无。自体相破。是人坠入死后俱非。起颠倒论。色受想中。见有非有。行迁流内。观无不无。如是循环。穷尽阴界。八俱非相。随得一缘。皆言死后有相无相。又计诸行性迁讹故。心发通悟。有无俱非。虚实失措。由此计度死后俱非。后际昏瞢。无可道故。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八外道。立五阴中死后俱非心颠倒论。

 

⊙以有破无。以无破有。故云自体相破。初则以色受想而例行阴。见有非有。以行迁流例色受想。观无不无。是故四阴各有二非。名八俱非。次又单从行阴迁讹起计。有则不应念念变灭。无则不应念念出生。又不住故非有非实。相续故非无非虚也。外道四十四见中。亦有非想非非想论八见。名相与前无想论同。

 

辛九、计七断灭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后后无生计度者。是人坠入七断灭论。或计身灭。或欲尽灭。或苦尽灭。或极乐灭。或极舍灭。如是循环。穷尽七际现前销灭。灭已无复。由此计度死后断灭。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九外道。立五阴中死后断灭心颠倒论。

 

⊙后后无。谓行阴念念迁灭也。七断灭论者。计此人天七处。死后皆即断灭也。一者人道身死即灭。二者欲天寿尽即灭。三与四者。初禅二禅苦尽皆归死灭。五者三禅极乐。亦归死灭。六与七者。四禅双舍苦乐。四空并舍色阴。亦归死灭。故云穷尽七际皆销灭也。外道四十四见中。亦有断灭论七见。一身灭。二欲天灭。三色天灭。四空处灭。五识处灭。六不用处灭。七有想无想处灭。与此开合不同。今经开四禅而合四空也。

 

辛十、计五现涅槃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后后有生计度者。是人坠入五涅槃论。或以欲界为正转依。观见圆明。生爱慕故。或以初禅。性无忧故。或以二禅。心无苦故。或以三禅。极悦随故。或以四禅。苦乐二亡。不受轮回生灭性故。迷有漏天。作无为解。五处安隐。为胜净依。如是循环五处究竟。由此计度五现涅槃。堕落外道。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十外道。立五阴中五现涅槃心颠倒论。

 

⊙后后有。谓行阴念念生起也。前计七处灭已。方为涅槃。此以五处安隐。即是转依。外道四十四见中。亦有现在有泥洹五见。一云现在五欲自恣。即是泥洹。余四并与此经同。

 

庚三、结过劝示

 

阿难。如是十种禅那狂解。皆是行阴用心交互。故现斯悟。众生顽迷。不自忖量。逢此现前。以迷为解。自言登圣。大妄语成堕无间狱。汝等必须将如来语。于我灭后。传示末法。遍令众生觉了斯义。无令心魔自起深孽。保持覆护。销息邪见。教其身心开觉真义。于无上道不遭枝岐。勿令心祈得少为足。作大觉王清净标指。

 

⊙狂解者。依于行阴所起见惑也。由禅定发。故亦名悟。背正遍觉。故仍是迷。想阴既伏。天魔已不得便。今之六十二见。皆是自心所起魔孽耳。呜呼。末世暗证之流。所有邪悟。较此外道。更为浅陋。而门庭高竖。妄称宗匠。遍于域中。亦可悲也。标。谓标榜。指。谓指南。又觉王如月。佛语如指。

 

己五、明识阴境三。初总示阴相。二别明发相。三斥邪结正。庚初、中四。初结前行阴尽相。二正明识阴区宇。三悬示识阴尽相。四结示本惟妄想。辛、今初

 

阿难。彼善男子修三摩提行阴尽者。诸世间性幽清扰动同分生机。倏然隳裂沉细纲纽。补特伽罗酬业深脉。感应悬绝。

 

⊙诸世间。遍指同居方便实报三土而言也。九界一切生类。喻如网目。沉细行阴。喻如纲纽。有为诸行尽。故六凡有情酬业深脉感应悬绝。偏真诸行尽。故二乘有情酬业深脉感应悬绝。二边诸行尽。故菩萨有情酬业深脉感应悬绝。盖九界有情。各以自心所现惑业为能感。即以自心所现果报为能应。今行阴既尽。感应俱绝。此正空所空灭。生灭既灭之境界也。利根之士。一灭一切灭。并识阴亦复不当情矣。

 

辛二、正明识阴区宇

 

于涅槃天。将大明悟。如鸡后鸣。瞻顾东方。已有精色。六根虚静。无复驰逸。内外湛明。入无所入。深达十方十二种类受命元由。观由执元。诸类不召。于十方界。已获其同。精色不沈。发现幽秘。此则名为识阴区宇。

 

⊙此仍约识阴习强者。于观行中。虽达行空。复现湛明之境界也。二种生死。皆如长夜。今有为行空。则于圆净涅槃天将大明悟。偏真行空。则于方便净涅槃天将大明悟。二边行空。则于性净涅槃天将大明悟也。六根者。识阴之所执受。行阴之所开合。于观行中。行阴已破。故虚静而无复驰逸。识阴尚存。故无入而犹言内外。盖识性即如来藏。但以无明覆蔽。如频伽瓶之隔越虚空。妄成内外。故名为阴。阴当破故。似有所入。识性藏性。本非二性。如内空外空。本非二空。故元无所入也。行阴既破。识阴现前。所以深达十二类生受命元由。以此识阴。正所谓去后来先作主翁者故也。无枢穴。故其由可观。无迁流。故其元可执。无生机。故诸类不召。了知万法唯识。故于十方世间已获其同。观行既深。能见如来藏性。故精性妙色。不复沉埋。幽秘理性。从此发现。此正寂灭现前境界。但未忽然超越耳。余如圆通中释。

 

辛三、悬示识阴尽相

 

若于群召已获同中。销磨六门。合开成就。见闻通邻。互用清净。十方世界及与身心。如吠琉璃。内外明彻。名识阴尽。是人则能超越命浊。

 

⊙群召。即牒前诸类不召获同。即牒前于十方界已获其同也。以六根为一根用。名合成就。以一根为六根用。名开成就。世界身心如吠琉璃。正所谓忽然超越世出世间。具如圆通中释。

 

辛四、结示本惟妄想

 

观其所由。罔象虚无颠倒妄想以为其本。

 

⊙幻妄似有。名为罔象。体性空寂。名为虚无。迷背性真。名为颠倒。更无实法。惟此妄想以为其本。了知妄想无性。则其本尚无。识阴何有。故曰识阴虚妄。本如来藏也。

 

庚二、别明发相十。初因所因执。至十定性缘觉。辛、今初

 

阿难当知。是善男子。穷诸行空。于识还元。已灭生灭。而于寂灭精妙未圆。能令己身根隔合开。亦与十方诸类通觉。觉。知通□能入圆元。若于所归立真常因。生胜解者。是人则堕因所因执。娑毗迦罗所归冥谛成其伴侣。迷佛菩提。亡失知见。是名第一立所得心。成所归果。违远圆通。背涅槃城。生外道种。

 

⊙言观行中。已能穷究诸行性空。将于识性伏还元觉。生灭既灭。寂灭现前。但以尚有寂灭境界当情。故云精妙未圆。此时六根渐得清净。故云能令己身根隔合开。能知心佛众生三无差别。故云亦于十方诸类通觉也。此圆元境。虽复本如来藏。全属颠倒妄想。以其离彼色受想行。别有圆元。非是头头法法皆圆元故。是故此非真常。不应妄生胜解。若误立此以为所归。而云此是万法生因。此因是常。万法无常。则为非因计因。便堕因所因执。盖娑毗迦罗。亦是于禅观中。以第六识。分别第八识体。不知惟是如来藏性循业发现。妄起法执。前文所谓拘舍离等昧为冥谛是也。今由过在立字及胜解字。便令真修却成外道。故名曰堕。

 

辛二、能非能执

 

阿难。又善男子。穷诸行空。已灭生灭。而于寂灭精妙未圆。若于所归。览为自体。尽虚空界十二类内所有众生。皆我身中一类流出。生胜解者。是人则堕能非能执摩醯首罗现无边身成其伴侣。迷佛菩提。亡失知见。是名第二立能为心。成能事果。违远圆通。背涅槃城。生大慢天我遍圆种。

 

⊙前计八识为他而成法执。今计八识为自而成我执也。非能而妄计为能。故云能非能执。摩醯首罗。此云大自在。三目八臂。

 

辛三、常非常执

 

又善男子。穷诸行空。已灭生灭。而于寂灭精妙未圆。若于所归。有所归依。自疑身心从彼流出。十方虚空咸其生起。即于都起所宣流地。作真常身无生灭解。在生灭中。早计常住。既惑不生。亦迷生灭。安住沉迷。生胜解者。是人则堕常非常执。计自在天成其伴侣。迷佛菩提。亡失知见。是名第三立因依心。成妄计果。违远圆通。背涅槃城。生倒圆种。

 

⊙此与冥谛异者。冥谛计他法。此计他天也。天非常住。妄计为常。故云常非常执。本是心生天地。反谓天地生人。故名倒圆。

 

辛四、知无知执

 

又善男子。穷诸行空。已灭生灭。而于寂灭精妙未圆。若于所知。知遍圆故。因知立解。十方草木。皆称有情。与人无异。草木为人。人死还成十方草树。无择遍知。生胜解者。是人则堕知无知执。婆吒霰尼执一切觉成其伴侣。迷佛菩提。亡失知见。是名第四计圆知心。成虚谬果。违远圆通。背涅槃城。生倒知种。

 

⊙无知而妄执为知。故名知无知执。婆吒霰尼。二外道名也。夫所言无情有性者。谓一切法。皆第八识之相分皆与如来藏性相应。故曰。此见及缘。元是菩提妙净明体。今不达性空道理。却执草木有命。虚谬甚矣。然不得因此。遂谓无情但是法性。不是佛性也。以法佛无二性故。

 

辛五、生无生执

 

又善男子。穷诸行空。已灭生灭。而于寂灭精妙未圆。若于圆融根互用中。己得随顺。便于圆化一切发生。求火光明。乐水清净。爱风周流。观尘成就。各各崇事。以此群尘发作本因。立常住解。是人则堕生无生执。诸迦叶波并婆罗门。勤心役身事火崇水求出生死。成其伴侣。迷佛菩提。亡失知见。是名第五计著崇事。迷心从物。立妄求因。求妄冀果。违远圆通。背涅槃城。生颠化种。

 

⊙四大无生。而妄计为能生之本。故名生无生执。盖不知如来藏中。性具四大。清净本然。周遍法界。故能随众生心。应所知量。循业发现。而直计四大为圆融妙性。此则错解惟地惟水惟火惟风法门。而谬同天壤矣。

 

辛六、归无归执

 

又善男子。穷诸行空。已灭生灭。而于寂灭精妙未圆。若于圆明。计明中虚。非灭群化。以永灭依为所归依。生胜解者。是人则堕归无归执。无想天中。诸舜若多成其伴侣。迷佛菩提。亡失知见。是名第六圆虚无心。成空亡果。违远圆通。背涅槃城。生断灭种。

 

⊙非归而妄计为所归。故云归无归执。无想天中。令不恒行心心所灭。诸舜若多。令彼有对色法销灭。皆计虚无而成断灭也。

 

辛七、贪非贪执

 

又善男子。穷诸行空。已灭生灭。而于寂灭精妙未圆。若于圆常。固身常住。同于精圆长不倾逝。生胜解者。是人则堕贪非贪执。诸阿斯陀求长命者成其伴侣。迷佛菩提。亡失知见。是名第七执著命元。立固妄因。趣长劳果。违远圆通。背涅槃城。生妄延种。

 

⊙非所应贪而妄贪。故云贪非贪执。阿斯陀。此翻无比。长寿仙名。虚妄色身。全属尘劳。今欲固之。则长劳矣。

 

辛八、真无真执

 

又善男子。穷诸行空。已灭生灭。而于寂灭精妙未圆。观命互通。却留尘劳。恐其销尽。便于此际坐莲华宫。广化七珍。多增宝媛。恣纵其心。生胜解者。是人则堕真无真执。吒枳迦罗成其伴侣。迷佛菩提。亡失知见。是名第八发邪思因。立炽尘果。违远圆通。背涅槃城。生天魔种。

 

⊙无真而妄执为真。故云真无真执。媛。美女也。吒枳迦罗。亦魔王名。

 

辛九、定性声闻

 

又善男子。穷诸行空。已灭生灭。而于寂灭精妙未圆。于命明中。分别精粗。疏决真伪。因果相酬。唯求感应。背清净道。所谓见苦断集。证灭修道。居灭已休。更不前进。生胜解者。是人则堕定性声闻。诸无闻僧增上慢者成其伴侣。迷佛菩提。亡失知见。是名第九圆精应心。成趣寂果。违远圆通。背涅槃城。生缠空种。

 

⊙命明者。识精元明。九界寿命之本也。妄谓变易细相常住为精。分段生死形质为粗。无漏胜业为真。有漏杂业为伪。变易果。酬无漏因。分段果。酬有漏因。故惟以出世道。感出世灭。背于本自超越世出世间之清净道。所谓见三界是实苦。断见思之实集。为证偏真寂灭。乃修无漏真道。一得入灭。便谓了当。不知祗一真谛。尚未全彰。俗谛中谛。何曾知见。但圆精应之因心。以成趣寂之小果。被空所缠。不能回心出假。此真增上慢人由其无闻熏力故也。

 

辛十、定性缘觉

 

又善男子。穷诸行空。已灭生灭。而于寂灭精妙未圆。若于圆融清净觉明。发研深妙。即立涅槃而不前进。生胜解者。是人则堕定性辟支。诸缘独伦不回心者成其伴侣。迷佛菩提。亡失知见。是名第十圆觉□心。成湛明果。违远圆通。背涅槃城。生觉圆明不化圆种。

 

⊙圆融清净觉明。遍一切法。随举一尘。罔非全体圆明觉性。今独立此深妙之处以为涅槃。不知法法皆深皆妙。故虽称觉悟。未臻化圆。出有佛世。名为缘觉。出无佛世。名为独觉。仍是定性偏真而已。

 

庚三、斥邪结正二。初斥邪。二结正。辛、今初

 

阿难。如是十种禅那。中途成狂。因依迷惑。于未足中生满足证。皆是识阴用心心交互。故生斯位。众生顽迷。不自忖量。逢此现前。各以所爱先习迷心而自休息。将为毕竟所归宁地。自言满足无上菩提。大妄语成。外道邪魔所感业终。堕无间狱。声闻缘觉。不成增进。汝等存心秉如来道。将此法门。于我灭后。传示末世。普令众生觉了斯义。无令见魔自作沈孽。保绥哀救。消息邪缘。令其身心入佛知见。从始成就。不遭岐路。

 

⊙初卷正示二本。即云诸修行人。不能得成无上菩提。乃至别成声闻缘觉。及成外道诸天魔王及魔眷属。正指此阴魔诸境而言之也。外道邪魔所感伪果。即是诸天魔眷及十种仙。至于业终堕无间狱。则必更历鬼畜。复形人道。乃至或作修罗。则修行人。适与种种颠倒诸众生等。惟声闻缘觉。得免分段苦轮。然亦不成增进。则变易生死仍在。良由不知二种根本。迷于常住真心。用诸妄想故耳。若知二十五门。各具五阴虚妄境界。只此虚妄五阴。本皆如来藏性。无一可取。无一可舍。迷之则为二种生死根本。悟之则是菩提涅槃元清净体。何至各以所爱先习迷心而中途成狂也哉。见魔。亦即心魔。谓依识阴。起于分别我法二执。故名见魔。须知声闻缘觉。亦是分别法执所摄也。

 

辛二、结正

 

如是法门。先过去世恒沙劫中微尘如来。乘此心开。得无上道。识阴若尽。则汝现前诸根互用。从互用中。能入菩萨金刚干慧。圆明精心。于中发化。如净琉璃。内含宝月。如是乃超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四加行心。菩萨所行金刚十地。等觉圆明。入于如来妙庄严海。圆满菩提。归无所得。

 

⊙诸根互用。正所谓忽然超越之境界也。观行尽。则入相似。便得六根清净。相似尽。则入分证。便得六根互用。分证尽。则阶究竟。便能入于菩萨金刚干慧究竟尽。则第八识转成大圆镜智。前五识转为成所作智。故圆明精心于中发化。三类分身。遍息苦轮。惟如如理。及如如智。内外明彻。譬如琉璃内含宝月。顿超信住行向地等。而成妙觉无上道也。言如是乃超者。正明圆顿行人。一超直入。不藉劬劳肯綮修证也。又互用中。即能超入金刚干慧。从金刚干慧。又即超入妙庄严海。则重重单复十二之义亦成。譬如利刀一截千纸。大鹏一举九万。直是迅速。然非总废诸位。又超字有二义。一者刹那顿证为超。二者虽历尘劫。但以不遭枝岐。中间永无诸委曲相。亦名为超也。妙庄严海。即万行究竟。圆满菩提。即智德究竟。归无所得。即理体究竟。又功德庄严。智慧庄严。自性清净庄严。不纵不横。无二庄严。故名妙庄严海。实智菩提圆满。方便菩提圆满。真性菩提圆满。不纵不横。无二圆满。故名圆满菩提。三谛妙理。如头本不失。神珠在衣。故理无所得。性具万行。如空中鸟迹。镜中群像。故行无所得。称性止观。如日月本明。镜水本照。故智无所得。不纵不横。无二所归。故名归无所得。彼魔外二乘等。由其皆有所得。所以皆非究竟也。二别明境发之相竟。

 

戊三、结劝钦诲遵修

 

此是过去先佛世尊。奢摩他中。毗婆舍那。觉明分析微细魔事。魔境现前。汝能谙识。心垢洗除。不落邪见。阴魔销灭。天魔摧碎。大力鬼神褫魄逃逝。魑魅魍魉。无复出生。直至菩提。无诸少乏。下劣增进。于大涅槃心不迷闷。若诸末世愚钝众生。未识禅那。不知说法。乐修三昧。汝恐同邪。一心劝令持我佛顶陀罗尼咒。若未能诵。写于禅堂。或带身上。一切诸魔所不能动。汝当恭钦十方如来究竟修进最后垂范。

 

⊙文有二节从初至心不迷闷结劝遵修显教。从若诸末世讫文。结劝遵修密诠也。初文可知。次文愚钝众生。言其无多闻性而已。非谓茫如白羊者也。乏智慧。故未识中道禅那妙理。缺辩才。故不知说于修行法要。但已发真正菩提之心。决欲超生脱死。证入圆通。故乐修三昧也。此必亲近明师。秉承教示。于此二十五门。称其所宜。随依一种修行事非一概。然虽有师承。仍须咒护。验知末世。师匠既不谙于此经。持咒又不合于轨式。其不同邪者几希矣。以上初正明禅境竟。

 

丙二、更断余疑二。初疑问。二答释。丁初、中三。初领前法。二腾三问。三总请答。戊、今初

 

阿难即从座起。闻佛示诲。顶礼钦奉。忆持无失。于大众中。重复白佛。

 

戊二、腾三问即为三。初问阴本妄想。二问并销次第。三问诣何为界。己、今初

 

如佛所言。五阴相中五种虚妄。为本想心。我等平常。未蒙如来微细开示。

 

⊙此问五阴何故惟是五种妄想为本。更无他本耶。

 

己二、问并销次第

 

又此五阴。为并销除。为次第尽。

 

己三、问诣何为界

 

如是五重。诣何为界。

 

戊三、总请答

 

惟愿如来发宣大慈。为此大众清明心目。以为末世一切众生作将来眼。

 

丁二、答释二。初正答所问。二结劝傅示。戊初、中三初广答阴本妄想。二超答诣何为界。三追答并销次第。己初、又三。初总明。二别示。三结成。庚、今初

 

佛告阿难。精真妙明。本觉圆净。非留死生及诸尘垢。乃至虚空。皆因妄想之所生起。斯元本觉妙明真精。妄以发生诸器世间。如演若多迷头认影。妄元无因。于妄想中立因缘性。迷因缘者。称为自然。彼虚空性犹实幻生。因缘自然。皆是众生妄心计度。阿难。知妄所起。说妄因缘。若妄元无。说妄因缘元无所有。何况不知。推自然者。是故如来与汝发明五阴本因。同是妄想。

 

⊙精真妙明本觉圆净。亦指现前一念心之实性而言之也。不杂名精。不妄名真。妙明者。寂而常照也。从来无不觉故。名为本觉。圆净者。照而常寂也。死生。遍指分段变易。尘垢。遍指九界惑业。知妄所起。谓知其无起而妄有缘起。所以强说虚妄因缘。此如以药疗病也。若了知妄体元无。起非实起。会须说妄因缘亦复元无所有此。如病去药除也。盖知妄所起。祗是不变随缘。达妄元无。祗是随缘不变。斯则因缘二字。已属强名。何况更欲推为自然者耶。是故发明五阴本因。同是妄想。夫既曰妄想为本。谓之说妄因缘可也既惟妄想为本。妄岂有本。谓之元无所有可也。

 

庚二、别示即为五。初明色阴惟是坚固妄想。至五明识阴惟是颠倒妄想。辛、今初

 

汝体先因父母想生。汝心非想。则不能来想中传命。如我先言。心想醋味。口中涎生。心想登高。足心酸起。悬崖不有。醋物未来。汝体必非虚妄通伦。口水如何因谈醋出。是故当知汝现色身。名为坚固第一妄想。

 

⊙人谓色有实法。不知惟是坚固妄想而已。妄想谓之坚固。岂真有坚固哉。试观口水。惟想所成。一切色法。亦如是矣。

 

辛二、明受阴惟是虚明妄想

 

即此所说临高想心。能令汝形真受酸涩。由因受生。能动色体。汝今现前顺益违损二现驱驰。名为虚明第二妄想。

 

⊙顺之则益。违之则损。人谓实有违顺二境以为所受。不知惟是虚明妄想而已。妄想谓有所明。岂真有所明哉。足心酸涩。惟想所成。一切诸受。亦如是矣。

 

辛三、明想阴惟是融通妄想。

 

由汝念虑。使汝色身。身非念伦。汝身何因随念所使。种种取像。心生形取。与念相应。寤即想心。寐为诸梦。则汝想念摇动妄情。名为融通第三妄想。

 

⊙前后四阴。既云惟是妄想为本。此之想阴。又岂更有他本。即以妄想所现之境。还为妄想所依。是故色受二阴。则明想外无境。今之想阴。须明境外无想。只此所想之境。但是随想所成。除却融通妄想岂复更有本哉。盖人谓色心两法。寤寐二境。决定不相融通。今试观由汝念虑便能使汝色身。设使身非念伦。汝身何因随念所使。且夫心中种种取像。心既生想。形随取物。所取之物。必与所念相应。又寤时即为想心。寐时便为诸梦。则若色若心。若寤若寐。何尝不互融互通。当知现前想念摇动妄情。更非实有外境令我摇动。不过即是融通妄想而已。

 

辛四、明行阴惟是幽隐妄想

 

化理不住。运运密移。甲长发生。气销容皱。日夜相代。曾无觉悟。阿难。此若非汝。云何体迁。如必是真。汝何无觉。则汝诸行念念不停。名为幽隐第四妄想。

 

⊙能念体迁。故不离汝想。曾无觉悟。故惟是虚妄也。除却幽隐妄想。岂复更有诸行。

 

辛五、明识阴惟是颠倒妄想

 

又汝精明湛不摇处名恒常者。于身不出见闻觉知。若实精真。不容习妄。何因汝等。曾于昔年睹一奇物。经历年岁。忆忘俱无。于后忽然覆睹前异。记忆宛然曾不遗失。则此精了湛不摇中。念念受熏有何筹算。阿难当知。此湛非真。如急流水。望如恬静。流急不见。非是无流。若非想元。宁受妄习。非汝六根互用开合。此之妄想无时得灭。故汝现在见闻觉知。中串习几。则湛了内罔象虚无。第五颠倒微细精想。

 

⊙识阴虽云通指八识。须以第八为总报主。此第八识见分。恒托六根门头。任运缘于现量性境。故云于身不出见闻觉知也。串。与惯同。常也。几。微也。除却颠倒微细精想。岂复更有罔象虚无陈习。

 

庚三、结成

 

阿难。是五受阴。五妄想成。

 

⊙言五受阴者。以是众生之所执受故也。是故五阴通名为受。通名为想。当知亦复通名为识。以受想行三阴。不过皆是识之心所。色阴不过即是识之相分故也。又复通名为行。以色受想识皆是迁流造作法故。又复通名为色。以初是有对有表色。后四皆是无对无表色故。

 

己二、超答诣何为界

 

汝今欲知因界浅深。唯色与空。是色边际。唯触及离。是受边际。唯记与忘。是想边际。唯灭与生。是行边际。湛入合湛。归识边际。

 

⊙色空皆是色阴边际。则十界色法。无不竖穷横遍。触离皆是受阴边际。则十界诸受。亦皆竖穷横遍。记忘皆是想阴边际。灭生皆是行阴边际。入合皆是识阴边际。则十界想行识等。一一皆复竖穷横遍。所以观相元妄。无可指陈。惟是五种妄想为本。观性元真。皆如来藏。清净本然。周遍法界也。

 

己三、追答并销次第

 

此五阴元。重叠生起。生因识有。灭从色除。理则顿悟。乘悟并销。事非顿除。因次第尽。我已示汝劫波巾结。何所不明。再此询问。

 

⊙重叠生起者。意显一念迷妄。法尔顿具五叠浑浊。非谓实有先后也。生因识有二句。大须体会。盖一往就迷情言。须云生因色有。灭从识除。今是原始要终。故云生因识有。灭从色除耳。请试辩之。迷情所见。必须先有色空。方成触离。因有触离。方有记忘。因有记忘。方名生灭。因有生灭。方成了别。了别之性。称为湛明。岂非生因色有乎。下手功夫。必须先断分别。无分别。则无造作。无造作。则无诸想。无诸想。则不取诸受。无诸受。则不召诸色。岂非灭从识除乎。今原其所自始者。一念无明心动。即为识本。此识动相。即为行本。动必取境。即为想本。能取见分。即为受本。所取相分。即为色本。是一念顿具五叠浑浊。仍是生因识有也。要其所由终者。动静等二相了然不生。故色性自灭。闻所闻等皆尽。故受性自灭。觉所觉空。故想性自灭。生灭既灭。故行性自灭。忽然超越。故识性自灭。是一念圆超五种妄想。仍是灭从色除也。悟生即无生。故理则顿悟。乘悟并销。所谓一销一切销。喻如巾之六结。一解一切解。约横喻也。无灭而论灭。故事非顿除。因次第尽。所谓先得人空。次悟法空。然后入无生忍。喻如巾之一结。要须从中下手。渐令分散。约竖喻也。然而事理本自不二。迷悟不免天殊。以理从事。则何理非事。以事从理。则何事非理。倘不深知六即妙义。通达横竖法门。何由能识此经宗趣。今不避繁。再为点示。先约义立成四句。次融会收入一途。先立四句者。一顿悟顿除。二顿悟渐除。三渐悟顿除。四渐悟渐除。一顿悟顿除者。即是最利根人。事理二障俱薄始则于观行中。乘此心开。超入金刚干慧。次又于金刚干慧中。圆明精心。顿超信住行向地等。入妙觉海也。二顿悟渐除者。如阿难等先悟藏性。顿获法身。次复定境修观。涤除根中积生虚习者是也。三渐悟顿除者。如满慈辈。所知障重。故开悟为难。由其三缘先断。故但使三因不生。则狂心顿歇。歇即菩提也。四渐悟渐除者。二障俱重。须以闻熏渐开圆解。次依圆解而起真修。乃至历劫辛勤修证者是也。此之四句。但约圆家建立。非关藏通别等。设于前三教门各立四句。义亦可得。非此所急。故不说之。次会一途者。全事之理。无渐而非顿。纵令六结解不同时。而解法毕竟无二。未有知解此结。而不知解彼结者。是故顿渐二悟。同名为顿。全理之事。无顿而非渐。纵令五阴刹那同尽。而次第终自炳然。未有色不尽而受先尽。乃至行不尽而识先尽者。是故顿渐二除。同名为渐也。所以劫波巾喻。约六根。则横而兼竖。以根根皆有五阴重叠故。约五阴。则竖而复横。以观行中。亦尽五阴。乃至究竟位中。亦复尽五阴故。法喻巧妙。所应深思。初正答所问竟。

 

戊二、结劝传示

 

汝应将此妄想根元。心得开通。传示将来末法之中诸修行者。令识虚妄。深厌自生。知有涅槃。不恋三界。

 

⊙五阴既惟妄想为本。所以无非虚妄。九界众生皆由不知五阴虚妄。不能深起厌离。所以不知涅槃真性。而久恋三土之三界也。涅槃三义者。一性净涅槃。即法身德。二圆净涅槃。即般若德。三方便净涅槃。即解脱德。若离而言之。横约三人。竖约三位。三人者。性净属佛。方便净属菩萨。圆净属二乘。三位者。圆净属七信。方便净属十信。性净属初住以上。今合而言之。正因性显。名性净。缘因性显。名方便净。了因性显。名圆净。三因圆显。则三德涅槃圆证。所谓举一即三。言三即一也。又知涅槃。亦具横竖二义。一竖义者。知有圆净涅槃。不恋同居三界。知有方便净涅槃。不恋有余三界。知有性净涅槃。不恋实报三界。破界内阴。显圆净涅槃。破有余阴。显方便净涅槃。破实报阴。显性净涅槃。三涅槃显。即法性五阴显。所谓去泥纯水也。二横义者。十界五阴皆即空故。名圆净涅槃。十界五阴皆即假故。名方便净涅槃。十界五阴皆即中故。名性净涅槃。证此三涅槃性。故一切变现不为烦恼也。大章正宗分竟。

 

甲三、流通分二。初如来叹述。二大众欢喜。乙初、中二。初明灭恶力用。二明生善力用。丙、今初

 

阿难。若复有人。遍满十方所有虚空。盈满七宝。持以奉上微尘诸佛。承事供养。心无虚度。于意云何。是人以此施佛因缘。得福多不。阿难答言。虚空无尽。珍宝无边。昔有众生。施佛七钱。舍身犹获转轮王位。况复现前虚空既穷。佛土充满。皆施珍宝。穷劫思议。尚不能及。是福云何更有边际。佛告阿难。诸佛如来。语无虚妄。若复有人。身具四重十波罗夷。瞬息即经此方他方阿鼻地狱。乃至穷尽十方无间。靡不经历。能以一念将此法门。于末劫中开示未学。是人罪障。应念销灭。变其所受地狱苦因。成安乐国。得福超越前之施人。百倍。千倍。万倍。千万亿倍。如是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

 

⊙先以财施增上功德而为能校。次正明法施功德能灭重罪。兼得胜福也。此法门者。全性成修之法。一路涅槃之门。凡夫现在阴入处界大等。本与诸佛无二无别。皆如来藏妙真如性。一念迷妄。既可举此法身般若解脱之全体大用。而为阿鼻惑业苦三。则一念了悟。岂不能举此阿鼻惑业苦之全体大用。而还成法身般若解脱三德耶。盖十界升沈。元不外于现前一念。一念能造四重十夷。备经无间。所以一念还能弘通此法。庄严净土也。法门既圆顿难思。末劫又多疑障重。未学则闻熏乏种。今秉此一念弘毅深心。了知心佛众生。三无差别。圣世像季。不作二想。能为希有殊胜难事。令未学顿同有学。末劫犹如正法。则地狱苦因。何不当体变成莲华净界乎。正报转故。依报随转慧性超故。福性亦超。弘经之士。须向此一念荐取始得。

 

丙二、明生善力用

 

阿难。若有众生。能诵此经。能持此咒。如我广说。穷劫不尽。依我教言。如教行道。直至菩提。无复魔业。

 

⊙灭恶既极至阿鼻。生善则径归佛果。显说密说。功用实均。穷劫广宣。如何得尽。我辈生虽末劫。获遘上乘。碎首粉身。莫酬至德。所愿依教修行。戒乘俱急。遵最后之叮咛。祈报恩于万一耳。

 

乙二、大众欢喜

 

佛说此经已。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及诸他方菩萨。二乘。圣仙童子。并初发心大力鬼神。皆大欢喜。作礼而去。

 

⊙大论释三义故欢喜。一能说人清净。二所说法清净。三依法得果清净。能说人者。即是如来法王。为度众生故说。不为名利故说。所说法者。即今了义极典。乃是圆顿真宗。非复权渐曲说。依法得果者。始则不历僧祗。顿获法身。次则普会大众。获法眼净。无量众生。发无等心。后则顿悟增上妙理。断除微细烦恼。乃至节节闻经。处处受益也。我辈今者。值此遗文。深心玩索。虽复世远地偏。而心心相印。何殊给园初唱。前之二喜。幸皆有之。所愧夙根劣弱。克果未期。是故缺于第三喜耳。然一字沾神。永作金刚种子。亦可悬为未来喜也。

 

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文句卷第十】

 

后序

 

至矣哉。大佛顶经之为教也。依妙性而开妙悟。起妙行而历妙位。成妙果而归妙性。永超七趣沉沦。不堕修心岐径。戒乘俱急。顿渐两融。显密互资。事理不二。诚教海之司南。宗乘之正眼也。旭年二十三时。岁在辛酉。创获闻熏。决志离俗。次年剃染。坐禅双径。每遇静中诸境。罔不藉此金錍。乙丑丙寅两夏。为二三友人所逼。频演此经二遍。实多会心。愿事阐发。但以志在宗乘。未暇笔述。己已春。与博山无异师伯。盘桓百日。深痛末世禅病。方乃一意研穷教眼。用补其偏。然虽遍阅大藏。而会归处。不出梵网佛顶二经。越七年丙子。抱病窜居九华。惟以念佛伫死期。不意诵帚昉师。蹈冰远至。首以梵网合注为请。遂力成之。次年昉师归闽。续有同志数人。乐闻此经要旨。一番商究。会心更多。戊寅幻游新安。结夏休邑。重拈妙义。加倍精明。今夏弘法温陵。昉师及一切知己。坚请疏解。以发前人之所未发。予谓此经旧解多矣。利根者。一指便可见月。钝根者。多指益复眩眼耳。昉师曰。不然。药无贵贱。起病者良。法无精粗。救时为要。痛兹末世。宗教分河。尽谓别传实在教外。孰知教内自有真传。纵令截去指头。依旧不曾见月。每聆吾师竖义。快痛直捷。实与本分宗旨相应。并不蹈袭前人窠臼。始信不离文字而说解脱。非欺我也。何忍秘此妙悟。不以全体示人。吾师于法有悭心乎。于时复有修白慕公。若水轮公。极力劝成。予感其意。兼理夙愿。述为玄义二卷。文句十卷。固不敢矫古人而立异。亦不敢殉古人而强同。知我罪我。听诸高明而已。独可悲者。讲至大士圆通。而昉师示疾。解至大士圆通。而昉师西逝。劝予始事。乃不及观予竣事也。然昉师既游净土。观世音菩萨。为其胜友。不久将入耳门圆照三昧。观听十方圆明。又何有于数卷玄文。而不悉知悉见也哉。予亦可以无憾矣。

 

是岁秋八月二十有五日阁笔故序





 

[大佛顶首楞严经文句]卷第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