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2/8/16 0:00:00 点击数: 1933
内容:

释习相应品第三之三
  【经】“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萨婆若不与过去世合。何以故?过去世不可见,何况萨婆若与过去世合?萨婆若不与未来世合。何以故?未来世不可见,何况萨婆若与未来世合?萨婆若不与现在世合。何以故?现在世不可见,何况萨婆若与现在世合?舍利弗,菩萨摩诃萨如是习应,是名与般若波罗蜜相应。”  
  【论】释曰:菩萨行般若波罗蜜,不观萨婆若与过去世同。何以故?过去世是虚妄,萨婆若是实法;过去世是生灭相,萨婆若非生灭相。过去世及法求觅不可得,何况萨婆若与过去世合?
  复次,佛自说因缘: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不见过去世,何况萨婆若与过去世合?未来、现在世亦如是。未来世除生灭相,其余义同。
  复次,以时故说有三世:过去、未来、现在。时义,如一时中说。
  复次,萨婆若是十方三世诸佛真实智慧;三世者,从凡夫虚妄生,云何与萨婆若合?譬如真金不与弊铁同相。
  问曰:如随喜品中说:菩萨摩诃萨,念过去、现在诸佛萨婆若智慧等诸功德,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云何言过去、现在世,不与萨婆若合?
  答曰:若以著心取相念萨婆若者,不名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譬如杂毒食,初虽香美,后不便身。若菩萨分别过去、现在诸佛萨婆若者,应与三世合;今不取相故,则无有合。
  问曰:菩萨亦念未来世当成佛萨婆若,亦自念我当得萨婆若,是名与未来世萨婆若合,云何言不合?
  答曰:萨婆若过三界,出三世,毕竟清净相;行者但以忆想分别,我当得是萨婆若。如世间法,忆想当有所得,而是事未生未有,时节未至,因缘未会,都无处所,云何当与合?如明当服酥,今已忆臭。又如迦旃延弟子辈言:“未来世中菩提语菩萨言:若能修相好身者,我当来处之。”如贵家女自恣无难,遣使语贫家子言:“汝好庄严房舍帏帐,种种备具,我当来处汝家中。”如是说者,是不相应。以是故,不得以萨婆若与三世合。
  问曰:余法甚多,何以但说萨婆若?
  答曰:是萨婆若,菩萨所归趣,深心欲得,于三世中求索故。
  问曰:何以不于有为、无为法中求?
  答曰:后当说一切法中求。
  【经】“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色不与萨婆若合,色不可见故;受、想、行、识亦如是。眼不与萨婆若合,眼不可见故;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色不与萨婆若合,色不可见故;声、香、味、触、法亦如是。舍利弗,菩萨摩诃萨如是习应,是名与般若波罗蜜相应。”  
  【论】问曰:何以但说五众、十二入,不说十八界、十二因缘?
  答曰:应当说,或时诵者忘失。何以知之?佛所说五众、十二入、十八界、十二因缘,事、垢、净。五众、十八界、十二入、十二因缘,名为事,不定是垢,不定是净。是中或有结使生,或有善法生;如田定能生物,随种皆生。众、界、入、十二因缘,是为事,六波罗蜜乃至一切种智,是为净种。所以不说垢者,是菩萨结使已薄,不以自恼,是故不说。又菩萨智慧深入,解诸法空,无诸烦恼,但集诸功德;以是故,应说十八界、十二因缘,如色等事中不应有萨婆若合。所以者何?是萨婆若,三世中不可得故,色等事中亦不可得;是皆世间因缘和合,无有定性。
  【经】“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檀波罗蜜不与萨婆若合,檀波罗蜜不可见故;乃至般若波罗蜜亦如是。四念处不与萨婆若合,四念处不可见故;乃至八圣道分亦如是。”  
  【论】问曰:五众等是世间法,可不与萨婆若合,六波罗蜜云何不与合?
  答曰:六波罗蜜有二种:一者、世间,二者、出世间。为世间檀波罗蜜故,说不与合;出世间波罗蜜,应与合。
  复次,菩萨行六波罗蜜,漏结未尽,不得与佛萨婆若合。
  复次,佛说六波罗蜜空,尚不可见,何况与萨婆若合?三十七品亦如是。
  问曰:是六波罗蜜,杂有道俗故;三十七品趣涅槃道,云何不合?
  答曰:三十七品是二乘法,但为涅槃;菩萨为佛道,是故不合。
  问曰:摩诃衍品中,有三十七品,亦是菩萨道,云何不与萨婆若合?
  答曰:有菩萨以著心故,行三十七品,多回向涅槃,以是故佛说不合。
  【经】“佛十力,乃至十八不共法,不与萨婆若合;佛十力乃至十八不共法不可见故。舍利弗,菩萨摩诃萨如是习应,是名与般若波罗蜜相应。”  
  【论】释曰:是十力,乃至十八不共法,虽是妙法,为萨婆若故行;以菩萨漏结未尽,故不应与萨婆若合。
  复次,佛十力等法有三种:一者、菩萨所行,虽未得佛道,渐渐修习;二者、佛所得,而菩萨忆想分别求之;三者、佛心所得。上二种不应与合,下一种虽可合而菩萨未得,是故不合。
  复次,空故不可见,不可见故不合;是以皆言不可见故。
  【经】“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佛不与萨婆若合,萨婆若不与佛合;菩提不与萨婆若合,萨婆若不与菩提合。何以故?佛即是萨婆若,萨婆若即是佛;菩提即是萨婆若,萨婆若即是菩提。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如是习应,是名与般若波罗蜜相应。”  
  【论】问曰:菩萨及菩萨法,可不与萨婆若合,云何佛及菩提复不与合?
  答曰:佛是人,萨婆若是法;人是假名,法是因缘。众生乃至知者、见者无故,佛亦无;众生中尊上第一,是名为佛,是故不合。
  复次,得萨婆若故名为佛,若佛得萨婆若,先以是佛,不须萨婆若;若非佛得萨婆若者,何以言佛得萨婆若?以是故,和合因缘生,不得言先后。
  复次,离佛无萨婆若,离萨婆若无佛;得萨婆若故名佛,佛所有故名萨婆若。
  问曰:佛是人故可不与合,菩提是无上道,云何不合?
  答曰:菩提名为佛智慧,萨婆若名为佛一切智慧;十智为菩提,第十一如实智名为萨婆若;二智不得一心中生。
  复次,是十力等诸佛法及佛菩提,皆是菩萨忆想分别非实,唯佛所得萨婆若是实。今此菩提,是菩萨菩提,是心中虚妄未实,云何与萨婆若合?
  复次,此经中,佛自说不合因缘。
  【经】“何以故?佛即是萨婆若,萨婆若即是佛;菩提即是萨婆若,萨婆若即是菩提。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如是习应,是名与般若波罗蜜相应。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不习色有,不习色无,受、想、行、识亦如是。不习色有常,不习色无常,受、想、行、识亦如是。不习色苦,不习色乐,受、想、行、识亦如是。不习色我,不习色非我,受、想、行、识亦如是。不习色寂灭,不习色不寂灭,受、想、行、识亦如是。不习色空,不习色非空,受、想、行、识亦如是。不习色有相,不习色无相,受、想、行、识亦如是。不习色有作,不习色无作,受、想、行、识亦如是。是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不作是念:我行般若波罗蜜,不行般若波罗蜜,非行非不行般若波罗蜜。舍利弗,菩萨摩诃萨如是习应,是名与般若波罗蜜相应。”  
  【论】释曰:若菩萨观五众非有、非无,于是亦不著,尔时,与般若波罗蜜相应。所以者何?一切世间著二见;若有,若无。顺生死流者多著有,逆生死流者多著无;我见多者著有,邪见多者著无。
  复次,四见多者著有,邪见多者著无;二毒多者著有,无明多者著无;不知五众因缘集生著有,不知集者著无;近恶知识及邪见外书故,堕断灭无罪福中;无见者著无,余者著有。或有众生谓一切皆空,心著是空,著是空故,名为无见;或有众生谓一切六根所知法皆有,是为有见。爱多者著有见,见多者著无见。如是等众生著有见、无见。是二种见,虚妄非实,破中道。譬如人行狭道,一边深水,一边大火,二边俱死;著有、著无,二事俱失。所以者何?若诸法实定有,则无因缘;若从因缘和合生,是法无自性,若无自性即是空!若无法是实,则无罪福,无缚无解,亦无诸法种种之异。
  复次,有见者与无见者相违,相违故有是非,是非故共诤,有诤故起诸结使,结使故生业,生业故开恶道门;实相中无有相违、是非、斗诤!
  复次,著有者,事若无常,则生忧恼;若著无者,作诸罪业,死堕地狱受苦。不著有无者,无有如是等种种过失;应舍是则得实。
  复次,是五众若常、若无常,是事不然!所以者何?若五众常,则无生无灭,无生无灭故则无罪福,无罪福故则无善恶果报,世间如涅槃不坏相。如是妄语,谁当信者?现见死亡啼哭,是则众生无常;如草木雕落,华果磨灭,是则外物无常;大劫尽时,一切都灭,是为大无常。如是等种种因缘,如是五众常不可得。
  复次,无常破常,不应以无常为是。所以者何?若诸法无常相,念念皆灭,则六情不能取六尘。所以者何?内心、外尘俱无住故,不应得缘,不应得知,亦无修习因缘果报!因缘多故,果报亦多。此事不应得!又以有常见与无常见共诤。如是等种种因缘,五众无常则不可得。苦乐、我非我、若空若实、有相无相、有作无作,此义如先处处说。五众寂灭者,因缘生故无性,无性故寂灭,寂灭故如涅槃。三毒炽然故不寂灭,无常火燃故不寂灭,不(不字应删)著三毒实相故不寂灭,三毒各各分别相故不寂灭。此义先未说,故今是中说。若菩萨摩诃萨,能如是离二边,行中道,行般若波罗蜜亦不著。所以者何?菩萨不可得,般若波罗蜜亦不可得故,不行般若波罗蜜亦不著。所以者何?余诸凡人不能如菩萨观诸法实相,云何当言我不行般若波罗蜜?行、不行亦不著,二俱过故。是名与般若波罗蜜相应。
  【经】“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不为般若波罗蜜故行般若波罗蜜,不为檀波罗蜜、尸罗波罗蜜、羼提波罗蜜、毗梨耶波罗蜜、禅波罗蜜故行般若波罗蜜。不为阿鞞跋致地故行般若波罗蜜,不为成就众生故行般若波罗蜜,不为净佛世界故行般若波罗蜜,不为佛十力、四无所畏、四无碍智、十八不共法故行般若波罗蜜。不为内空故行般若波罗蜜,不为外空、内外空、空空、大空、第一义空、有为空、无为空、毕竟空、无始空、散空、性空、诸法空、自相空、不可得空、无法空、有法空、无法有法空故行般若波罗蜜。不为如、法性、实际故行般若波罗蜜。何以故?是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不坏诸法相故。如是习应,是名与般若波罗蜜相应。”  
  【论】问曰:六波罗蜜乃至如、法性、实际,此是佛法。菩萨若不为是法故行般若波罗蜜,更有何法可为行般若波罗蜜?
  答曰:如佛此中自说:诸法无有破坏者。不坏诸法相故,亦不分别是檀、是悭,乃至是三界、是实际。
  复次,有菩萨于此善法,深心系著,以系著故能生罪;为是人故,说是六波罗蜜乃至实际皆空,无有自性,如梦如幻,汝莫生著!真菩萨不为是故行。有菩萨心无所著,行六波罗蜜乃至实际;为是人故,说为是事故行般若波罗蜜。如后品中说:为具足六波罗蜜,乃至为教化众生,净佛世界故,行般若波罗蜜。
  【经】“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不为如意神通故行般若波罗蜜,不为天耳故、不为他心智故、不为宿命智故、不为天眼故、不为漏尽神通故行般若波罗蜜。何以故?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尚不见般若波罗蜜,何况见菩萨神通!舍利弗,菩萨摩诃萨如是行,是名与般若波罗蜜相应。”  
  【论】问曰:先说禅波罗蜜中,已具说五神通,今何以复重说?
  答曰:彼中总相说,不别名字,此中别相说。
  复次,功德果报,所谓五神通;菩萨得是五神通,广能利益众生。
  复次,虽有慈悲、般若波罗蜜,无五神通者;如鸟无两翼,不能高翔;如健人无诸器仗而入敌阵;如树无华果,无所饶益;如枯渠无水,无所润及;以是故重说五神通,及余无量佛法中别说,无咎。
  问曰:若尔者,佛何以言莫为五神通故行般若波罗蜜?
  答曰:多有无方便菩萨,得五神通,轻余菩萨,心生憍高,为是故说。所以者何?菩萨于般若波罗蜜诸佛之母尚不著,何况五神通!
  【经】“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不作是念:‘我以如意神通,飞到东方,供养恭敬如恒河沙等诸佛;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如是。’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不作是念:‘我以天耳,闻十方诸佛所说法。’不作是念:‘我以他心智,当知十方众生心所念。’不作是念:‘我以宿命通,知十方众生宿命所作。’不作是念:‘我以天眼,见十方众生死此生彼。’舍利弗,菩萨摩诃萨如是行,是名与般若波罗蜜相应,亦能度无量阿僧祇众生。”  
  【论】释曰:先虽说五神通名,今此中说其功用。
  问曰:菩萨何以故不作是念:‘我以如意神通,飞到十方,供养恭敬如恒河沙等诸佛’?
  答曰:已拔我见根本故,已摧破憍慢山故,善修三解脱门、三三昧故。佛身虽妙,亦入三解脱门;如热金丸,虽见色妙,不可手触。又诸法如幻如化,无来无去,无近无远,无有定相。如幻化人谁去谁来?不取神通国土、此彼近远相,故无咎!若能在佛前住于禅定,变为无量身,至十方供养诸佛,无所分别,已断法爱故;余通亦如是。菩萨得是五神通,为供养诸佛故,变无量身,显大神力,于十方世界三恶趣中,度无量众生,如往生品中说。
  【经】“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能如是行般若波罗蜜,恶魔不能得其便;世间众事,所欲随意。十方各如恒河沙等诸佛,皆悉拥护是菩萨,令不堕声闻、辟支佛地;四天王天乃至阿迦腻吒天,皆亦拥护是菩萨,不令有碍。是菩萨所有重罪,现世轻受。何以故?是菩萨摩诃萨用普慈加众生故。舍利弗,菩萨摩诃萨如是行,是名与般若波罗蜜相应。”  
  【论】释曰:今赞是菩萨,如上行般若波罗蜜得大功德,是名菩萨智慧功力果报,得此五利。
  问曰:魔是欲界主,菩萨是人,肉眼不得自在,云何不能得其便?
  答曰:如此中佛自说:诸佛、诸大天拥护故。
  复次,是菩萨行,毕竟不可得,自相空故。于一切法中皆不著,不著故无违错,无违错故魔不能得其便。譬如人身无疮,虽卧毒屑中,毒亦不入;若有小疮则死。又是菩萨于诸佛中心不著,于诸魔中心不瞋,是故魔不得便。
  复次,菩萨深入忍波罗蜜、慈三昧故,一切外恶不能中伤,所谓水火、刀兵等。世间众事者,资生所须,所谓治生谐偶,种莳果树,旷路作井,安立客舍,如法理事,皆得如意。若欲造立塔寺作大福德,若作大施,若欲说法教度众生,皆得如意。如是等世间众事,若大若小,皆得如法随意。所以者何?是菩萨世世集无量福德、智慧因缘故。
  复次,是菩萨行般若波罗蜜,于一切法中心不著,心不著故结使薄,结使薄故能生深厚善根,深厚善根生故所愿如意。
  复次,是菩萨行般若波罗蜜故,诸大天皆敬念是菩萨,赞叹称扬其名。诸龙鬼等闻诸天称说,亦来助成其事,是故世间众事皆得如意。
  复次,菩萨为诸佛所念,威德所加,皆得如意。
  问曰:十方诸佛心等,何以偏念是菩萨?
  答曰:是菩萨智慧功德大故;诸佛心虽平等,法应念是菩萨,以劝进余人。又是菩萨得佛智慧气分故;别知善恶,赏念好人,无过于佛,是故佛念。
  复次,佛念不欲令堕声闻、辟支佛故。所以者何?入空、无相、无作,以佛念故而不堕落。譬如鱼子,母念则得生,不念则坏。
  诸大天拥护者,不欲令失其所行,诸天效佛念故;有诸天以菩萨行般若波罗蜜,都无所著,不乐世乐,但欲教化众生故,住于世间,知其尊贵故念。
  所有重罪者,先世重罪,应入地狱,以行般若波罗蜜故,现世轻受;譬如重囚应死,有势力者护,则受鞭杖而已。又如王子虽作重罪,以轻罚除之,以是王种中生故;菩萨亦如是,能行般若波罗蜜得实智慧故,即入佛种中生。佛种中生故,虽有重罪,云何重受?
  复次,譬如铁器中空,故在水能浮,中实则没。菩萨亦如是,行般若波罗蜜智慧心虚,故不没重罪;凡人无智慧故,沉没重罪。
  复次,佛此中自说因缘:所以得五功德者,用普慈加众生故。
  问曰:先言行般若波罗蜜故,具五功德,今何以言用普慈加众生故?
  答曰:能生无量福,无过于慈;是慈因般若波罗蜜生,得无量利益。
  复次,恶魔不得便,诸佛所念;重罪今世轻受,是般若波罗蜜力;世间众事所欲随意,诸天拥护,是大慈力。
  复次,有二种缘:一者、众生,二者、法。是菩萨若缘众生则是慈心,若缘法则是行般若波罗蜜。是慈从般若波罗蜜生,随顺般若波罗蜜教,是故说慈无咎。
  【经】“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疾得诸陀罗尼门、诸三昧门;所生处常值诸佛,乃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终不离见佛。舍利弗,菩萨摩诃萨如是习应,是名与般若波罗蜜相应。”  
  【论】释曰:陀罗尼、三昧门,如先说。
  疾得者,福德因缘故心柔软,行深般若波罗蜜故智慧心利,以是故疾得。如上说五功德故疾得。
  所生处常值诸佛者,是菩萨除诸佛母般若波罗蜜,其余一切众事皆不爱著;以是故在所生处,常值诸佛。如人常喜斗诤,生还活地狱,复执刀杖共相加害。淫欲多故,常受胞胎,又作淫鸟。瞋恚多故,还生毒兽、蛇虺之属。愚痴多者,如灯蛾赴火、地中隐虫等。是诸菩萨爱敬于佛,及实相般若波罗蜜,及修念佛三昧业故,所生处常值诸佛。
  复次,如先菩萨愿见诸佛中说,终不离见佛者。又人虽一世见佛,更不复值。如毗婆尸佛时,王师婆罗门,虽见佛及僧,而恶口毁訾,言此人等如畜生,不别好人,见我不起;以是罪故,经九十一劫堕畜生中。
  复次,深念佛故,终不离佛。世世善修念佛三昧故,不失菩萨心故,作不离佛愿、愿生在佛世故,种值佛业因缘、常相续不断故,乃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终不离见佛。
  问曰:此是果报事,云何说与般若波罗蜜相应?
  答曰:般若波罗蜜相应故值佛,或时果中说因故。相应有二种:一者、心相应,二者、应菩萨行。所谓生好处、值遇诸佛、常闻法、正忆念,是名相应。
  【经】“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不作是念:有法与法若合若不合,若等若不等。何以故?是菩萨摩诃萨,不见法与余法若合若不合,若等若不等。舍利弗,菩萨摩诃萨如是习应,是名与般若波罗蜜相应。”  
  【论】释曰:一切法,无有法与法共合者。何以故?诸法无少分合故。譬如二指有四方,其一方合,三方不合,不合多故,何以不名为不合?
  问曰:以有合处故名为合,云何言不合?
  答曰:合处不为指,是指分,但是指分,更无指法。以二指相近故,假名为合,更无合法。
  复次,色、香、味、触,总名为指,但触有合力,余三无合;以是故,不得言指合。
  复次,如异类同处,不名为合,相各异故。诸法亦尔,地相地中,水相水中,火相火中,如是性异,不名为合。以是故言,无有法与法合,无合故亦无不合。
  等者,一切法一相,故名等。以皆是有相,皆是无常相,皆是苦相,皆是空、无我相,皆是不生不灭相,事无异故名为等。不等者,各各别相故。如色相,无色相,坚相,湿相,如是等各异不同,是名不等。菩萨不见等与不等。何以故?一切法无故,自性空故无法,无法故不可见,不可见故无等不等。等与合是习相应;不合不等,是不相应。
  问曰:何以不说相应竟,然后赞叹?
  答曰:听者厌懈,是故佛赞叹果报功德,闻者心得悦乐故。
  【经】“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不作是念:我当疾得法性若不得。何以故?法性非得相故。舍利弗,菩萨摩诃萨如是习应,是名与般若波罗蜜相应。”  
  【论】释曰:法性者,诸法实相。除心中无明诸结使,以清净实观,得诸法本性,名为法性。性名真实,以众生邪观故缚,正观故解。菩萨不作是念:“我疾得法性。”何以故?法性无相,无有远近;亦不言:“我久久当得。”何以故?法性无迟无久。法性义,如如、法性、实际义中说。
  【经】“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不见有法出法性者。如是习应,是名与般若波罗蜜相应。”  
  【论】释曰:无明等诸烦恼,入一切法中故,失诸法自性;自性失故,皆邪曲不正。圣人除却无明等,诸法实性还得明显。譬如阴云覆虚空清净性,除阴云则虚空清净性现。若有法无明不入者,是则出于法性;但是事不然!无有法出无明者,是故菩萨不见是法出法性者。譬如众流,皆归于海;如粟散小王,皆属转轮圣王;如众小明,皆属于日。
  【经】“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不作是念:‘法性分别诸法。’如是习应,是名与般若波罗蜜相应。”  
  【论】问曰:何以故不作是念:“法性分别诸法?”
  答曰:为著法性,贵于法性,以是因缘生诸结使,是故不作是念。
  问曰:若法性空,一相无相,云何分别诸法?
  答曰:得是法性,灭无明等诸烦恼,破诸法实相者,然后心清净,智慧明了,知诸法实;随法性者为善,不随法性者为不善。如婆蹉梵志问佛世尊:“天地间有善恶、好丑不?”佛言:“有。”婆蹉言:“我久归命佛,愿为我善说!”佛言:“有三种恶、三种善,十种恶、十种善。所谓贪欲是恶,除贪是善;瞋恚、愚痴是恶,除恚、痴是善;杀生是恶,除杀生是善;乃至邪见是恶,除邪见是善。能如实分别善、恶,是我弟子,入于法性,名为得道。”
  【经】“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不作是念:是法能得法性若不得。何以故?是菩萨不见用是法能得法性若不得。舍利弗,菩萨摩诃萨如是习应,是名与般若波罗蜜相应。”  
  【论】释曰:云何得法性?行八圣道分,得诸法实相,所谓涅槃,是名得法性。
  复次,性名诸法实相,法名般若波罗蜜。菩萨不作是念,行般若波罗蜜得是诸法性。何以故?般若波罗蜜及诸法性,是二法无有异,皆毕竟空故,云何以般若波罗蜜得达法性?
  【经】“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法性不与空合,空不与法性合。如是习应,是名与般若波罗蜜相应。”  
  【论】释曰:菩萨不观法性是空,不观空是法性。行空得法性,缘法性得空,以是故无异。所以者何?是二毕竟空故。
  【经】“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眼界不与空合,空不与眼界合;色界不与空合,空不与色界合;眼识界不与空合,空不与眼识界合;乃至意界不与空合,空不与意界合;法界不与空合,空不与法界合;意识界不与空合,空不与意识界合。是故,舍利弗,是空相应,名为第一相应。”  
  【论】释曰:眼界不与空合,空不与眼界合者,眼是有,空是无,空有云何合?
  复次,菩萨种种因缘分别,散灭是眼,眼则空;空无眼名,因本故有眼空。空亦无分别,是眼空,是非眼空,是则眼不与空合。又空不从眼因缘生。何以故?是二法本自空故,乃至意识界亦如是。
  问曰:此中何以不说五众等诸法,但说十八界?
  答曰:应说,或时诵写者忘失。复有人言:“若说十八界,则摄一切法。”有众生于心色中错,心法中不错,应闻十八界得度,是故但说十八界。
  问曰:何以名为第一习相应?
  答曰:空是十方诸佛深奥之藏,唯一涅槃门,更无余门,能破诸邪见戏论;是相应不可坏,不可破,是故名为第一。
  【经】复次,佛自说第一因缘,所谓:“舍利弗,空行菩萨摩诃萨不堕声闻、辟支佛地,能净佛土,成就众生,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舍利弗,诸相应中,般若波罗蜜相应为最第一,最尊、最胜、最妙,为无有上!何以故?是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相应,所谓空、无相、无作,当知是菩萨如受记无异,若近受记。舍利弗,菩萨摩诃萨如是相应者,能为无量阿僧祇众生作益厚。是菩萨摩诃萨,亦不作是念:我与般若波罗蜜相应,诸佛当授我记,我当近受记,我当净佛土,我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当转法轮。何以故?是菩萨摩诃萨不见有法出法性,亦不见是法行般若波罗蜜,亦不见是法诸佛授记,亦不见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何以故?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不生我相、众生相,乃至知者、见者相。何以故?众生毕竟不生不灭故,众生无有生、无有灭;若无有法生相、灭相,云何有法当行般若波罗蜜?如是,舍利弗,菩萨摩诃萨不见众生故,为行般若波罗蜜;众生不受故,众生空故,众生不可得故,众生离故,为行般若波罗蜜。舍利弗,菩萨摩诃萨,于诸相应中为最第一相应,所谓空相应,是空相应胜余相应。菩萨摩诃萨如是习空,能生大慈大悲。菩萨摩诃萨习是相应,不生悭心,不生犯戒心,不生瞋心,不生懈怠心,不生乱心,不生无智心。”  
  【论】释曰:不堕声闻、辟支佛地者,空相应有二种:一者、但空,二者、不可得空。但行空,堕声闻、辟支佛地;行不可得空,空亦不可得,则无处可堕。复有二种空:一者、无方便空,堕二地;二者、有方便空,则无所堕,直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复次,本有深悲心,入空则不堕;无大悲心则堕。如是等因缘,不堕二地。
  能净佛世界、成就众生者。菩萨住是空相应中,无所复碍;教化众生,令行十善道及诸善法。以众生行善法因缘故,佛土清净;以不杀生故,寿命长;以不劫不盗故,佛土丰乐,应念则至。如是等众生行善法,则佛土庄严。
  问曰:教化众生则佛土净,何以别说?
  答曰:众生虽行善,要须菩萨行愿,回向方便力因缘,故佛土清净。如牛力挽车,要须御者,乃得到所至处,以是故别说。
  疾得者,行是空相应,无有障碍,则能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问曰:先说空相应,今说般若波罗蜜相应,后说无相、无作相应,有何差别?
  答曰:有二种空:一者、般若空,二者、非般若空。先言空相应,听者疑谓一切空,故说是般若波罗蜜空。复有人疑:“但言空第一,无相、无作非第一耶?”是故说空、无相、无作相应,亦是第一。何以故?空则是无相,若无相则是无作,如是为一,名字为别。最上故言尊;破有故言胜;得是相应不复乐余,是为最妙。如一切众生中,佛为无上;一切法中,涅槃无上;一切有为法中,善法习相应为无上。余义如赞般若品中说。
  问曰:若能行如是空相应,便应受记,云何言如受记无异,若近受记?
  答曰:是菩萨新行道,肉身未得无生法忍,未得般舟三昧,但以智慧力故,能如是分别深入空;佛赞其入空功德,故言如受记无异。有三种菩萨:得受记者,如受记者,近受记者。得受记者,如阿毗跋致品中说;二种,如此中说。
  问曰:如此说相应,第一无上,云何不与受记?
  答曰:余功德方便、禅定等未集,但有智慧,是故未与受记。
  复次,是菩萨虽复利根智慧,余功德未熟故,闻现前受记,或生憍慢,是故未与受记;所以赞叹者,欲以劝进其心。利根者行是空相应,如受记无异;钝根者行是空相应,若近受记。令众生常安隐得涅槃,是名利益。复有二种利益:一者、离苦,二者、与乐。复有二种:灭众生身苦、心苦。复有三种:天乐、人乐、涅槃乐。复有二种:离三界,入三乘。如是菩萨摩诃萨,无量阿僧祇利益众生。众生义如先说。世人有大功勋,则生憍心,求其报赏,以求报故,则为不净;菩萨则不然,虽与般若波罗蜜相应,利益无量众生,无我心,无憍慢,故不求功报。如地虽利物功重,不求其报。以是故,说是菩萨不作是念:我与般若相应,诸佛当授我记,若近受记;我当净佛土,得无上道,转法轮。法轮义,如先说。
  问曰:何等法出法性?
  答曰:此中佛说,所谓行般若波罗蜜者,行般若波罗蜜者即是菩萨;知者、见者,即是众生。法性中众生变为法性;以是故菩萨自不生高心,不从众生求恩分,不见诸佛与受记。如菩萨空,佛亦如是;如行者空,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亦空。何以故?佛自说:“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不生众生相,乃至知者、见者相。”菩萨行般若波罗蜜,尚不生法相,何况众生相?何以故?佛自说因缘:是众生毕竟不生,不生故不灭。若法不生不灭,即是法性相,法性即是般若波罗蜜,云何般若波罗蜜行般若波罗蜜?菩萨不受众生者,不受神,但有虚妄计我。众生空者,众生法无所有故。众生不可得者,以实智求索不可得故。众生离者,一切法自相离故。一切离自相者,如火离热相等,如相空中广说。第一相应胜余相应,如上说。
  菩萨行是众生空、法空,深入空相应,忆本愿度众生;见众生狂惑颠倒,于空事中种种生著,即生大悲心:“我虽知是事,余者不知。”以教化故,生大慈大悲,亦能常不生破六波罗蜜法。所以者何?初发心菩萨行六波罗蜜,以六恶杂行故,六波罗蜜不增长;不增长故不疾得道。今知诸法相,拔是六恶法根本。所以者何?菩萨知布施为善,悭心不善,能堕饿鬼贫穷中;知悭贪如是,自惜其身,著世间乐故还生悭心。是菩萨轻物能施,重物不能;外物能,内物不能。以著我、著受者,以取相著财物,以是故破檀波罗蜜,虽有所施而不清净。是菩萨行空相应故,不见我,亦不见世间乐,云何生著而破檀波罗蜜?
  问曰:若不见我,不见世间乐,故不破,亦应不见檀,云何行布施?
  答曰:是菩萨虽不见布施,以清净空心布施,作是念:“是布施空无所有,众生须故施与。”如小儿以土为金银,长者则不见是金银,便随意与,竟无所与。余五法亦如是。以是故,虽同空破悭而不破檀。舍利弗,菩萨摩诃萨,住是空相应中,能常不生是六恶心。

大智度论卷第三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