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2/8/15 0:00:00 点击数: 1156
内容:

释所知相分第三之二
  论曰。复次云何得知如。依他起自性。遍计所执自性。显现而非称体。由名前觉无称体相违故。由名有众多多体相违故。由名不决定杂体相违故。此中有二颂。
  由名前觉无  多名不决定
  成称体多体  杂体相违故
  法无而可得  无染而有净
  应知如幻等  亦复似虚空
  释曰。如依他起。遍计所执分虽显现可得。而非称彼体。为显此义故。说由名前觉无等。若依他起与遍计所执同一相者。离取其名于遍计所执应生其觉。如不可说自所领受。现量所得依他起中。不待于名而生其觉。既无此事。故依他起遍计所执。其体相称与理相违。由名有众多多体相违故者。由意解力。依他起中计度于义。于一义中立众多名。如尼犍荼。书一物立多名。于一牛上立种种名。非于一物有多自性。而不相违故。依他起遍计所执不同一相。由名不决定。杂体相违故者。于多物类随其所欲建立一名。又一种名。随处随时别目诸义。若名与义同一相者。义应相杂。既无此事故不如名而有其义。于伽他中。初一伽他。以句略摄上所说义。易受持故。后一伽他就遍计所执及圆成实。释通疑难。
  论曰。复次何故如所显现。实无所有而依他起自性非一切。一切都无所有。此若无者。圆成实自性亦无所有。此若无者。则一切皆无。若依他起及圆成实自性无有。应成无有染净过失。既现可得杂染清净。是故不应一切皆无。此中有颂。
  若无依他起  圆成实亦无
  一切种若无  恒时无染净
  释曰。非一切都无所有者。非一切种显现所依所缘根本都无所有。又一切者。谓一切时。圆成实自性亦无所有者。若无杂染清净亦无。问二性若无。圆成实性最应成就。何故言无。答自性清净。圆成实性可尔。离垢清净。圆成实性不尔。颂文易了不须重释。
  论曰。诸佛世尊于大乘中说方广教。彼教中言。云何应知遍计所执自性。应知异门说无所有。云何应知依他起自性。应知譬如幻焰梦像光影谷响水月变化。云何应知圆成实自性。应知宣说四清净法。何等名为四清净法。一者自性清净。谓真如空实际无相胜义法界。二者离垢清净。谓即此离一切障垢。三者得此道清净。谓一切菩提分法波罗蜜多等。四者生此境清净。谓诸大乘妙正法教。由此法教清净缘故。非遍计所执自性。最净法界等流性故。非依他起自性。如是四法总摄一切清净法尽。此中有二颂。
  幻等说于生  说无计所执
  若说四清净  是谓圆成实
  自性与离垢  清净道所缘
  一切清净法  皆四相所摄
  释曰。大乘教中。欲方便说三种自性。故先为问应知异门。说无所有者。说遍计所执即是异门。说无所有毕竟无故。依他起性如幻焰等义之差别次后当说。自性清净者。谓此自性异生位中亦是清净。谓真如者性无变故。是一切法平等共相。即由此故。圣教中说一切有情有如来藏。空者。谓于依他起上遍计所执。永无所显真实理性。言实际者真故名实。究竟名际。际声即是边际言故。如弓边际。言无相者。永离一切色等相故。言胜义者。即是胜智所证义故。言法界者。谓是一切净法因故。此法界声是法界因。言如金界等离垢清净。其文易了不须重释。得此道清净者。是能证得离垢真如清净道义。言菩提者。永断烦恼及所知障。无垢无碍智为自性。随顺彼故说名为分。即念住等三十七品。及与十种波罗蜜多。波罗蜜多后当广说。等者。等取一切圣道。生此境清净者。此即此前菩提分等所说圣道。余文二颂其义易了。不须重释。
  论曰。复次何缘如经所说。于依他起自性说幻等喻。于依他起自性。为除他虚妄疑故。他复云何于依他起自性有虚妄疑。由他于此有如是疑。云何实无有义而成所行境界。为除此疑说幻事喻。云何无义心心法转。为除此疑说阳焰喻。云何无义有爱非爱受用差别。为除此疑说所梦喻。云何无义。净不净业爱非爱果差别而生。为除此疑说影像喻。云何无义种种识转。为除此疑说光影喻。云何无义种种戏论言说而转。为除此疑说谷响喻。云何无义而有实取诸三摩地所行境转。为除此疑说水月喻。云何无义有诸菩萨无颠倒心。为辨有情诸利乐事故思受生。为除此疑说变化喻。
  释曰。虚妄疑者。于虚妄义所起诸疑。云何无义遍计度时。分明显现似所行境。为遮此疑说幻事喻。如实无象而有幻象所缘境界。依他起性亦复如是。虽无色等所缘六处。遍计度时似有所缘六处显现。又如阳焰于飘动时实无有水而有水觉外器世间亦复如是。又如梦中睡眠所起。心心法聚极成昧略。虽无女等种种境义有爱非爱境界受用。觉时亦尔。又如影像于镜等中。还见本质而谓我今别见影像。而此影像实无所有。非等引地善恶思业。本质为缘影像果生亦复如是。又如光影由弄影者。映蔽其光起种种影。定等地中种种诸识。于无实义差别而转。又如谷响实无有声。而令听者。似闻多种言说境界。种种言说语业亦尔。又如水月由水润滑澄清性故。虽无有月而月可取。缘实义境之所熏修润渍为性。诸三摩地相应之意亦复如是。虽无所缘实义境界。而似有转。此与影像有何差别。定不定地而有差别。有说面等众缘和合。水镜等中面等影生分明可取。如众彩力颇胝迦等种种色生。为不尔耶所取差别。如离水镜月面等影分明可得。颇胝迦等所现众色则不如是。故非同喻。又非我等许有水等。种种实义有法不成。故非比量。又如变化依此变化说名变化。虽无有实而能化者无有颠倒。于所化事勤作功用。菩萨亦尔。虽无遍计所执。有情于依他起。诸有情类由哀愍故。而往彼彼诸所生处摄受自体。应知此中唯有尔所虚妄疑事。所谓内外受用。差别身业语业三种意业非等引地。若等引地若无颠倒。于此八事诸佛世尊说八种喻。诸有智者闻是所说。于定不定二地义中能正解了。
  论曰。世尊依何密意于梵问经中说。如来不得生死不得涅槃。于依他起自性中。依遍计所执自性及圆成实自性。生死涅槃无差别密意。何以故。即此依他起自性。由遍计所执分成生死。由圆成实分成涅槃故。
  释曰。世尊依何密意乃至无差别密意者。若问若答两段本文。其义易了不须重释。何以故。下释上生死涅槃无差别密意。若遣遍计永无。复余不得生死。不得此时。便得观见寂灭涅槃。然此中说偏一不成无差别性。为遣愚夫定性差别颠倒执着。亦即显示依他起义。依二自性不决定故。
  论曰。阿毗达磨大乘经中。薄伽梵说法有三种。一杂染分。二清净分。三彼二分。依何密意作如是说。于依他起自性中遍计所执自性是杂染分。圆成实自性是清净分。即依他起是彼二分。依此密意作如是说。于此义中以何喻显。以金土藏为喻显示。譬如世间金土藏中三法可得。一地界。二土。三金。于地界中土非实有。而现可得。金是实有而不可得。火烧炼时土相不现金相显现。又此地界土显现时虚妄显现。金显现时真实显现。是故地界是彼二分。识亦如是。无分别智火未烧时。于此识中所有虚妄遍计所执自性显现。所有真实圆成实自性不显现。此识若为无分别智火所烧时。于此识中所有真实圆成实自性显现。所有虚妄遍计所执自性不显现。是故此虚妄分别识。依他起自性有彼。二分。如金土藏中所有地界。
  释曰。金土藏中三法可得。喻三自性地界者。用坚鞕为性藏者。即是金土种子。金土者。是显色形色。如其次第大种所造为三法体。土显现时虚妄显现者。非彼性故。金显现时真实显现者。是彼性故。是故地界是彼二分者。是彼土金二种分故。地界则喻依他起性。土喻遍计所执自性。金者则喻圆成实性。识亦如是者。以法合喻。由唯识性是依他起。遍计所执及圆成实是此性分。无分别智。火所烧时。真实虚妄二种性分。如其次第一则显现。一不显现。
  论曰。世尊有处说一切法常。有处说一切法无常。有处说一切法非常非无常。依何密意作如是说。谓依他起自性由圆成实性分是常。由遍计所执性分是无常。由彼二分非常非无常。依此密意作如是说。如常无常无二如是。苦乐无二。净不净无二。空不空无二。我无我无二。寂静不寂静无二。有自性无自性无二。生不生无二。灭不灭无二。本来寂静非本来寂静无二。自性涅槃非自性涅槃无二。生死涅槃无二亦尔。如是等差别。一切诸佛密意语言。由三自性应随决了。如前说常无常等。门此中有多颂。
  如法实不有  如现非一种
  非法非非法  故说无二义
  依一分开显  或有或非有
  依二分说言  非有非非有
  如显现非有  是故说为无
  由如是显现  是故说为有
  自然自体无  自性不坚住
  如执取不有  故许无自性
  由无性故成  后后所依止
  无生灭本寂  自性般涅槃
  释曰。世尊有处说一切法常等者。谓依他起法性真如。体是常住。遍计所执自性分边体是无常。此常无故此性常无故名无常。非有生灭故名无常。二分所依说为非常亦非无常。是无二性。乐者。即是圆成实分。苦者。即是遍计所执分。无二者。是依他起分。如是净不净。空不空。我无我。寂静不寂静。有自性无自性。生不生。灭不灭。本来寂静非本来寂静。自性涅槃非自性涅槃。生死涅槃无二等。如其所应皆依三性。以释差别。为令有情易受持故。复说如法实不有等。长行结句易可知故。如所显现。非有性故非法。而显现故非非法。由此非法非非法故。说无二义。如是应释。依一分开显或有或非有。如所显现。不如是有而有显现。故依二分说言非有亦非非有。无二性故。如前应知。如显现非有者。我性法性所取能取。如是等体皆无有性。非量所证故说为无。由如是显现者。如萨迦耶见。实无我我所。但由无始时来戏论熏习转变力故。似有显现。此亦如是故说为有。由静虑门无二声转非如异类。若尔为不同离系论。岂有相似彼依邪见。此依正见彼执非一互相违性。但不欲违一切所见故说无二。此佛法中依他起性。于二性中不定属一故说无二。是故彼此其理极远。自然自体无者。依众缘故名自然无。前生刹那已故非新。名自体无自性。不坚住者。一刹那后性灭坏故。此无自性理共声闻。如执取不有故许无自性者。此是不共无自性理。如有颠倒执有我等。如是愚夫所执诸法都无所有故。大乘中许一切法皆无自性。由无性故成者。由无自性无生灭等道理成立。后后所依止者。由无自性故无有生。由无生故即无有灭。无生灭故本来寂静。本寂静故自性涅槃。应知此中后后诸句。依前前句而得解释。如是四种方便胜行随顺。能入菩萨现观。譬如声闻无常等行。
  论曰。复有四种意趣四种秘密。一切佛言应随决了。四意趣者。一平等意趣。谓如说言我昔曾于彼时彼分。即名胜观正等觉者。二别时意趣。谓如说言。若诵多宝如来名者。便于无上正等菩提已得决定。又如说言。由唯发愿便得往生极乐世界。三别义意趣。谓如说言。若已逢事尔所殑伽河沙等佛。于大乘法方能解义。四补特伽罗意乐意趣。谓如为一补特伽罗。先赞布施后还毁訾。如于布施。如是尸罗及一分修当知亦尔。如是名为四种意趣。四秘密者。一令入秘密。谓声闻乘中。或大乘中。依世俗谛理。说有补特伽罗。及有诸法自性差别。二相秘密。谓于是处说诸法相显三自性。三对治秘密。谓于是处说行对治八万四千。四转变秘密。谓于是处以其别义。诸言诸字即显别义。如有颂言。
  觉不坚为坚  善住于颠倒
  极烦恼所恼  得最上菩提
  释曰。远观于他欲作摄受。名为意趣。近观于他欲令悟入。说名秘密。平等意趣者。谓一论佛由资粮等互相似故。说我昔曾于彼时等。如有意缘互相似性作如是言。彼即是我。然非昔时毗钵尸佛即今世尊释迦牟尼。别时意趣者谓观懈怠。不能于法精勤学者。故说是言。若诵多宝如来名者。便得决定。由唯发愿便得往生极乐世界。此意长养先时善根。如世间说但由一钱而得于千。别义意趣者。谓证相大乘法义。与教相大乘法义。甚有差别。由此意趣。作如是言。若已逢事尔所殑伽河沙等佛。于大乘法方能解义极悬远故。于大乘法简取圣者。自内所证简去随言所解了义。补特伽罗意乐意趣者。先为悭贪赞叹布施。后为乐施毁訾布施。先为犯戒赞叹尸罗。后为持戒毁訾尸罗。为欲令修胜品善故。一分修者。谓世间修。令入秘密者。谓有处说补特伽罗及一切法自性差别。为令悟入世俗谛理。如声闻乘中说有化生。诸有情等。如大乘中为化怖断诸有情故。说心常等。相秘密者。为令悟入所知相故。对治秘密者。谓为对治所治贪等。诸行差别八万四千。转变秘密者。谓于字义转变差别。觉不坚为坚者。刚强流散说名为坚。非此坚故说名不坚。即是调柔无散乱定。即于此中起坚固慧觉。彼为坚善。住于颠倒者。谓于四颠倒善能安住。知是颠倒决定无动。极烦恼所恼者。为化有情精进劬劳所疲倦故。如有颂言处生死久恼。但由于大悲如是等。得最上菩提者。是得诸佛三菩提义。
  切曰。若有欲造大乘法释。略由三相。应造其释。一者由说缘起。二者由说从缘所生法相。三者由说语义。
  释曰。为欲开晓诸造释者。解释道理故说略由三相等言。
  论曰。此中说缘起者。如说。
  言熏习所生  诸法此依彼
  异熟与转识  更互为缘生
  释曰。如是缘起及缘生法。所知依处已辨其相已解三种缘起相故。今于此中复略显示阿赖耶识。与其转识互为因果。故伽他中说言熏习所生等言。
  论曰。复次彼转识相法。有相有见识为自性。又彼以依处为相。遍计所执为相法性为相。由此显示三自性相。如说。
  从有相有见  应知彼三相
  复次云何应释彼相。谓遍计所执相于依他起相中实无所有。圆成实相于中实有。由此二种非有及有。非得及得。未见已见。真者同时。谓于依他起自性中。无遍计所执故。有圆成实故。于此转时。若得彼即不得此。若得此即不得彼。如说。
  依他所执无  成实于中有
  故得及不得  其中二平等
  释曰。有相有见识为自性者。此如先说。相识自性。谓色识等及眼识等。见识自性谓根识识等。又彼以依处为相者。谓依他起相是二自性所依处故。遍计所执为相者。即是遍计所执自性。法性为相者。谓即于此净分安立。为显此义说半颂言。从有相有见应知彼三相。未见已见真者同时者。谓若尔时未见真者。于依他起自性中见圆成实无。遍计所执有。即于此时已见真者。见遍计所执无圆成实有。何处谁无依他所执无者。于依他起中。遍计所执无故。于中何有成实。于中有者。于依他起中圆成实有故。此中妄见愚夫。由颠倒见。非有见有。有见非有。真见圣者。由无倒见。有见为有无见为无。为显此义下半颂言。
  故得及不得  其中二平等
  论曰。说语义者谓先说初句。后以余句分别显示。或由德处或由义处。
  释曰。如是不观说者。意趣释诸义已。今当随顺说者。意趣释说语义。或由德处或由义处者。谓由德意趣由义意趣。已得在已圆满饶益故名为德。未得在已随顺趣求故名为义。
  论曰。由德处者。谓说佛功德最清净觉。不二现行趣无相法。住于佛住逮得一切佛平等性。到无障处不可转法。所行无碍其所安立。不可思议游于三世平等法性。其身流布一切世界。于一切法智无疑滞。于一切行成就大觉。于诸法智无有疑惑。凡所现身不可分别。一切菩萨等所求智得佛无二。住胜彼岸不相间杂。如来解脱妙智究竟。证无中边佛地平等。极于法界尽虚空性。穷未来际最清净觉者。应知此句由所余句分别显示。如是乃成善说法性。
  最清净觉者。谓佛世尊最清净觉。应知是佛二十一种功德所摄。谓于所知一向无障转功德。于有无无二相真如最胜清净能入功德。无功用佛事不休息住功德。于法身中所依意乐作业无差别功德。修一切障对治功德。降伏一切外道功德。生在世间。不为世法所碍功德。安立正法功德。授记功德。于一切世界示现受用变化身功德。断疑功德。令入种种行功德。当来法生妙智功德。如其胜解示现功德。无量所依调伏有情加行功德。平等法身波罗蜜多成满功德。随其胜解。示现差别佛土功德。三种佛身方处无分限功德。穷生死际。常现利益安乐一切有情功德。无尽功德等。
  释曰。最清净觉者。此是初句由所余句开显其义。如是乃名善说法性。谓以多德辩说一德。谓于所知一向无障转功德者。此即开示不二现行。谓佛一向无障碍智。于一切事品类差别无著无碍故。非如声闻等智有处有障有处无障二种。或二处现行。此中无有如是所说二种现行。是故说名不二现行。由此故名最清净觉。有大功能智断满故。后诸句中皆应如是互相配属。于有无无二相真如最清净能入功德者。此即开示趣无相法。谓此真如有圆成实相。无遍计所执相。由此道理名无二相。无有无相是实有故。无有有相所执无故。最胜清净能入功德者。谓即真如最胜清净。一切法中最第一故。远离一切客尘垢故。于此真如自既能入。亦令他入。是故说为最胜清净能入功德。由此如前应当配属。自既清净亦令他净故。无功用佛事不休息住功德者。此即开示住于佛住。谓不作功用于诸佛事。有情等中能无间断。随其所应恒正安住圣天梵住。非如声闻要作功用。方能成办利有情事。非如外道虽有所住。而非殊胜天住。即是四种静虑梵住即是悲等无量。圣住即是空无相等。于法身中所依意乐作事无差别功德者。即是开示逮得一切佛平等性。所依无差别者。一切皆依清净智故。意乐无差别者。一切皆有利益安乐一切有情胜意乐故。作业无差别者。一切皆作受用变化利他事故。非如声闻等唯有所依故。修一切障对治功德者。即是开示到无障处。谓已串习一切烦恼及所知障对治圣道。一切种智定自在性。已到永离一切障气所依趣处。降伏一切外道功德者。即是开示不可转法。谓教证二法皆不为他所能动转。无有余法胜过此故。生在世间不为世法所碍功德者。即是开示所行无碍。谓若于中常所游履说名所行。虽行世间而于其中非利衰等爱恚世法所能拘碍。如有颂言。
  诸佛常游于世间  利乐一切有情类
  八法热风邪分别  不能倾动不拘碍
  安立正法功德者。即是开示其所安立不可思议。谓契经等十二分教名所安立。安立彼彼自相共相故。如是安立非诸愚夫觉所行故。出世间故不可思议。此所安立不可思议。即是功德如前配属。授记功德者。即是开示游于三世平等法性。谓于三世平等法性能遍游涉。以于三世平等性中。能随解了过去未来曾当转事。皆如现在而授记故。于一切世界示现受用变化身功德者。此即开示其身流布一切世界。谓随所化遍诸世界。示现两身利乐彼故。断疑功德者。即是开示于一切法智无疑滞。于一切境善决定故。非于诸法自不决定能决他疑。非离决定能断疑故。令入种种行功德者。即是开示于一切行成就大觉。当来法生妙智功德者。即是开示于诸法智。无有疑惑。谓圣声闻。言此全无少分善根而弃舍者。佛薄伽梵知彼后时善法当生。现证知彼余生微少善根种子所随逐故。如其胜解示现功德者即是开示凡所现身不可分别。谓随有情种种胜解。现金色等。虽现此身而无分别。如末尼珠及箫笛等广说如彼。如来密经无量所依。调伏有情加行功德者。即是开示一切菩萨等所求智。谓由无量菩萨所依。为欲调伏诸有情故。发起加行佛增上力。闻法为先获得妙智。异类菩萨摄受付嘱。展转相续无间而转。由此证得一切菩萨等所求智。平等法身波罗蜜多成满功德者。即是开示得佛无二住胜彼岸。谓无二故名为平等。依平等法身波罗蜜多果位成满故。或平等者无减无增。于法身中波罗蜜多一切成满。其中无有或增或减。非如于彼菩萨地中波罗蜜多有增有减。随其胜解示现差别佛土功德者。即是开示不相间杂如来解脱妙智究竟。谓观众生胜解差别。现金银等种种佛土。不相间杂。世尊胜解现在前时。随众所乐悉皆显现。无不了知是故说名如来解脱。妙智究竟此中胜解。说为解脱三种佛身方处无分限功德者。即是开示证无中边佛地平等。谓如世界无中无边。佛地亦尔。功德方处无有分限。或复世界方处无边。诸佛三身即于其中称世界量。平等遍满以法身等即住。如是诸世界中非余处故。或法身等于佛地中平等遍满。无中无边无有分限。此法身等遍一切处。为诸众生现作饶益。然非自性无中无边。穷生死际常现利益安乐一切有情功德者。即是开示极于法界。谓此法界最清净故。能起等流契经等法。极此法界于当来世一切有情。如其所应常能现作利益安乐。无尽功德者。即是开示尽虚空性。谓彼虚空无障为性。于有对物不障为业。性者界也。持自相故。非诸间穴明闇为性穷尽。如是虚空自性如彼虚空无边无际。无尽无减无生无灭无有变易。于一切时现前容受一切质碍。法身亦尔。常现前作一切有情利乐为相。尽一切界遍作众生诸饶益事。无有休息。等者。等取究竟功德。即是开示穷未来际。谓此功德穷未来际常无间断。穷于未来无际之际。显佛功德永无穷尽。所化有情永无尽故。
  由此功德之所庄严。最清净觉。显薄伽梵异诸声闻独觉菩萨觉最胜故。云何而得此最胜觉故次说言不二现行。诸声闻等于所知境有二现行。所谓正智不染无智。佛无此故智德圆满。为显如来断德圆满。故次说言趣无相法不住生死涅槃相故。以何方便得此涅槃。故次说言住于佛住。由薄伽梵于空大悲善安住故。不住生死不住涅槃。如是佛住与余为共为不共耶。故次说言。逮得一切佛平等性。诸佛一切行相展转和杂住故。如是已说自利圆满。次当广说利他圆满。为显已得一切所化障碍对治。故次说言到无障处。有诸魔等。能退转法。能转有情所作义利。今于此中无有是事。故次说言。不可转法。于诸所作有情利益安乐事中。无有高下能为拘碍。故次说言所行无碍。依此方便能作有情诸饶益事。故次说言其所安立不可思议。如是加行诸佛世尊为性平等。为各差别。不尔何者游于三世平等法性。三世诸佛利有情事皆相似故。如是所作利有情事。为于一一诸世界中次第作耶。不尔何者其身流布一切世界顿于一切诸世界中。现成佛故。为显能断于彼彼处所生起疑。故次说言于一切法智无疑滞。所化有情种性别故。如其所应方便化导。为欲显此巧方便智。故次说言于一切行成就大觉。即依如是所化有情有能无能。善巧差别。故次说言于诸法智无有疑惑。即于所化有情邪正及俱行中。所应现相不可分别。为现此事。故次说言凡所现身不可分别。引发任持不定种性声闻菩萨。故赞大乘。为显此事。故次说言。一切菩萨等所求智。为遮所化诸有情类于大师所。疑一切智非一切智。故次说言。得佛无二住胜彼岸。闻一切佛得平等言。即谓一切应同一性。为遮此疑。故次说言。不相间杂如来解脱妙智究竟。非一非异其相云何。为答此问故次说言。证无中边佛地平等常无常等。一切皆是二边相摄。云何无相为避此难。故次说言。极于法界。谓最清净离诸戏论。是法界相如是种类。利众生事。为经几时故次说言。尽虚空性穷未来际。
  论曰。复次由义处者。如说若诸菩萨成就三十二法乃名菩萨。谓于一切有情。起利益安乐增上意乐故。令入一切智智故。自知我今何假智故。摧伏慢故。坚牢胜意乐故。非假怜愍故。于亲非亲平等心故。永作善友乃至涅槃为后边故。应量而语故。含笑先言故。无限大悲故于所受事无退弱故。无厌倦意故闻义无厌故。于自作罪深见过故。于他作罪不瞋而诲故。于一切威仪中恒修治菩提心故。不希异熟而行施故。不依一切有趣受持戒故。于诸有情无有恚碍而行忍故。为欲摄受一切善法勤精进故。舍无色界修静虑故。方便相应修般若故。由四摄事摄方便故。于持戒破戒善友无二故。以殷重心听闻正法故。以殷重心住阿练若故。于世杂事不爱乐故。于下劣乘曾不欣乐故。于大乘中深见功德故。远离恶友故。亲近善友故。恒修治四梵住故。常游戏五神通故。依趣智故。于住正行不住正行。诸有情类不弃舍故。言决定故。重谛实故。大菩提心恒为首故。如是诸句应知皆是初句差别。谓于一切有情起利益安乐增上意乐。
  此利益安乐增上意乐句。有十六业差别。应知此中十六业者。一展转加行业。二无颠倒业。三不待他请自然加行业。四不动坏业。五无求染业。此有三句差别应知。谓无染系故。于恩非恩无爱恚故。于生生中恒随转故。六相称语身业此有二句差别应知。七于乐于苦于无二中平等业。八无下劣业。九无退转业。十摄方便业。十一厌恶所治业。此有二句差别应知。十二无间作意业。十三胜进行业。此有七句差别应知。谓六波罗蜜多正加行。故及四摄事正加行故。十四成满加行业。此有六句差别应知。谓亲近善士故。听闻正法故。住阿练若故。离恶寻思故。作意功德故。此复有二句差别应知。助伴功德。故此复有二句差别应知。十五成满。业此有三句差别应知。谓无量清净。故得大威力。故证得功德故。十六安立彼业。此有四句差别应知。谓御众功德故。决定无疑教授教诫故。财法摄一故。无杂染心故。如是诸句应知皆是初句差别。
  释曰。三十二法由十六业分别显示说彼业故。利益安乐增上意乐故者。或有利益而非安乐。如盛贪者强修梵行。或有安乐而非利益。如乐欲者。受用种种有罪境界。或有利益亦是安乐。如薄尘者乐修梵行。此中菩萨作如是心。云何皆令一切有情当得无上利益安乐。言意乐者。欲及胜解以为自性。此意乐胜故名增上意乐。令入一切智智故者。是展转加行业之所解释。譬如一灯转然千灯。由此业故。利益安乐增上意乐则得显现。如是于后一切句中。利益安乐增上意乐皆应配释。自知我今何假智故者。是无颠倒业之所解释。或有利乐增上意乐而是颠倒。故须自知。我今何假。由此智故说无倒业。谓我唯有如是闻慧。了知教证自有堪能。起随所应无倒加行。如有颂言。
  诸有自称量  勤求所求处
  彼不逮劬劳  而能到所到
  如是等颂应当广说。摧伏慢故者。是不待他请自然加行业之所解释。他虽不请自然往彼为说正法。坚牢胜意乐故者。是不动坏业之所解释。生死众苦不能动坏所发心故。非假怜愍故。于亲非亲平等心故。永作善友乃至涅槃为后边故者。是无求染业三种差别之所解释。若有染系由爱染因。假作怜愍暂时摄受。若无染系非假怜愍。于一切时恒不舍离。若依爱染而作怜愍。于亲非亲。有爱有恚心不平等。若无染心则于二品平等而转。若有爱染而作怜愍。但至命终怜愍随转。若无爱染而生怜愍。于生生中怜愍之心恒常随转。是故菩萨乃至涅槃永作善友。应量而语含笑先言故者。此是二种利益安乐增上意乐相。称语身业之所解释。无限大悲故者。是平等业之所解释。若唯于苦而起大悲。非乐非舍非平等业一分转故。菩萨大悲于乐于苦于非苦乐。所摄有情皆被生死众苦随逐。平等怜愍无有差别。是故说此名平等业。于所受事无退弱故者。是无下劣业之所解释。专为拔济一切有情。犹如重担。见此重担心无怯惧不舍勤苦。如担而办。是故说名无下劣业。无厌倦意故者。是无退转业之所解释。所化有情诸邪恶行不能退转。利益安乐增上意乐相应业故。闻义无厌故者。是摄方便业之所解释。闻谓所闻契经等法。非泛所闻。义谓即彼所诠之义。于此闻义常无厌足。此是能摄成熟有情巧方便性。是故说名摄方便业。闻义无足如所堪能。应正道理而化导故。于自作罪深见过故。于他作罪不瞋而诲故者。是厌恶所治业之所解释。此中所治谓贪瞋等。欲令远离故名厌恶。若于自罪深见过失。速疾厌离方能制他所不应作。言威肃故非余能制。如契经言。
  若自住邪行  便受他讥论
  是人终不能  制止他过失
  世俗亦言。
  若自犯愆过  经时不观察
  不如理远离  慢不取其德
  若怀瞋忿。诲他所犯以非利益非方便故。言不威肃他转违背。起诸邪行。如有颂言。
  怜愍如一子  诲举他所犯
  决定令受持  后不复当犯
  于一切威仪中。恒修治菩提心故者。是无间作意业之所解释。普于一切所作事中。无间修治菩提心故。如所行清净契经中说。
  若见坐时  发如是心  愿诸众生
  坐菩提座
  如是等颂不悕异熟而行施故。乃至由四摄事摄方便故者。是胜进行业七句差别之所解释。即六波罗蜜多及四摄事。离如所说所治过等。于极喜等后后地中。转得增胜趣向成满。因名为业是所作故。此中四种波罗蜜多易故不释。有差别者。今当略释。舍无色界修静虑故者。菩萨不生无色界中。于彼不见能作利乐有情事故。亦不数入无色等至。不见彼处。有多功德之所依故。舍是离义方便相应修般若者。大悲相应修习妙慧。能作有情诸利乐事。此若无者。于诸有情利益安乐此事应无。专为此事求佛果故。如有颂言。
  双修习慧悲  能作他利乐
  利他行正道  一向趣菩提
  四摄事者。布施爱语利行同义。由布施故能摄受他。由爱语故方便开解为说法相。由利行故随其所应劝彼修善。由同义故于最后时。令彼同得不共功德。或由布施故令成法器。由爱语故得法胜解。由利行故依法胜解发起正行。由同义故令所起行转得清净转复微妙。由此具摄方便自性。于持戒破戒善友无二故。乃至亲近善友故者。是成满加行业六句差别之所解释。由此加行能令成满。是故说名成满加行。此即是业。由亲近善士等六句释经所说八句。作意功德助伴功德。各释二故有。善尸罗故名持戒有。恶尸罗故名破戒。于此二种能说法者。为闻法故恭敬法故。起善友想无有差别。是故说言善友无二。由是因缘于破戒者不应一向。谓非善友。如有颂言。
  若有戒足虽羸劣  而能辩说利多人
  如佛大师应供养  爱彼善说故相似
  以殷重心听闻正法者。谓如所说广义等中。由十六行应听闻法。以殷重心住阿练若者。远离聚落。过俱卢舍名阿练若。于中居止说名为住。如应而住无有慢缓名殷重心。于世杂事不爱乐者。不爱世间歌笑舞等种种杂事。即是远离欲等相应不正寻思。作意功德者。舍爱声闻独觉乘故。大乘功德爱相应故。助伴功德者。远恶友故。近善友故。恒修治四梵住故。常游戏五神通故。依趣智故者。是成满业之所解释。谓成满相名成满业。此中业声是相别名。无量清净等三句。释前恒修治四梵住等三句。慈悲喜舍四种无量名四梵住。由此表知所有内德。成满清净故得相声。游戏五通名为威力。漏尽智通是解脱智名大威力。或取菩萨增上神通名大威力。如是亦名成满之相。证得功德者。谓已证得现前自在。此即解释依趣智故。各别内证名依趣智。不唯于义依趣于识非寂静故。于住正行不住正行等。是安立彼业。四句差别之所解释。由此安立利益安乐增上意乐。此即是业。是故说名安立彼业。御众功德者。谓于持戒犯戒有情驱摈摄受。俱欲令其出不善处安立善处。名不弃舍。言决定故者。谓决定无疑教授教诫。言威肃故。言若不定即不威肃。重谛实故者。谓财法二摄合成一种。积集财法无异分别。平等分布如先所许。如是施与除现所无。如有颂言。
  财供养能令  众生尽寿命
  法供养能令  究竟天寂静
  大菩提心恒为首故者。是无杂染心之所解释。由菩提心所摄受故。凡有所作终不贪求他供事等。唯求证得无上菩提。
  论曰。如说。
  由最初句故  句别德种类
  由最初句故  句别义差别
  释曰。此伽他中其义易解无劳重释。

摄大乘论释卷第五-无性菩萨造唐三藏法师玄奘奉诏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