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2/8/7 0:00:00 点击数: 1360
内容:

     爱心犹如金矿 
   证严法师荣获麦格塞塞奖,消息传来,虽令人高兴,但并不意外,因为实至名归。 
   这位「慈济功德会」的创办人以「慈、悲、喜、舍」的佛教精神,励行慈善、医疗、教育、文化四大志业,救世济人,真是功德无量。 
   证严法师虽为一介尼师,但他用佛心结合人心,汇成无比的力量。这个力量不仅结合了一百五十多万会员兴建了医院、学校,济助了贫病孤寡,尤其重要的,他发掘了社会的爱心。 
   西哲爱默生曾说:「爱心犹如金矿,假如能把它掘出来,它就能做到连黄金都做不到的事情。因为人类之所以为高智生物,就在于有爱心,而爱正是人类最大的力量。」 
   证严法师对人群最大的功德,就是开掘出了「爱矿」,原来我们社会还是有那么丰富的爱心。证严法师说:「一个人做不了什么大事,合众人之力才能完成理想。」这就是他为人钦佩的原因。要知能合众人之力,决非简单之事,尤其在今天的时代。 
   工商社会贪于财货,自然趋于功利。早在一干多年前,白居易就写出了「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粱买茶去」的「琵琶行」。虽然古人重农而轻商,我们不必苟其价值观,但「浔阳江头夜送客」的千古绝唱,倒也写出了争名逐利之实情与无奈。 
   到了今天,人情之日薄而逐利之日重,不知较之古时严重几许。功利熏心,甚至而有种种之不法:尔诈我虞,彼此攻讦,互不信任。面对如此情势,时人都穿了一套隐形盔甲。「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虽为往古之明训,但防御过当,让整个社会笼罩在一片冰霜之下,的确已成为工商社会之通病。 
   不过在这块庞然冰霜之下,仍有熠熠爱心,只是被社会现实封锁住,无法释放出来,生怕放不得所,转为人利用:更怕放不得时,而遭人耻笑。于是爱心虽炽,也只好埋在心底,不敢表白。 
   证严法师的苦行与愿心,感化了世人,赢得了信赖。由市井至庙堂,自白丁至鸿儒,从贫户至富室,爱心都被启发出来了。固然待济之人得到实惠,而济众之人也得到了安心。文艺复兴时代,法国著名人文主义作家蒙田曾谓:「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认识自我。」我们这个社会透露证严法师的志节,表达了爱心,也从而认识了自我,在坚厚的冷酷冰霜下,找回了失落已久的良知。这种释然与解脱,真可说是功德无量!对个人言,心田一片澄清;对社会言,福田一片祥和。这正是我们今天馨香祷祝的。 
   证严法师曾说:「有愿放在心里,没有身体力行,正如耕田而不播种子,皆是空过因缘。」这话具有大智慧,不由得让人想到宋明理学家之主张能行。只在心里起愿而不做出来,什么用也没有了。证严法师能深体个中三昧,由二十五年前「每天出门前,先存五角钱以济世」做起,到今天,竟成慈济功德会那么大的善举。 
   自汉时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虽然在学术上定为一,但也由而奠定了孔门「有教无类」的平等思想。佛教自印度东传后,以「普度众生」的信念,契合于儒家的精义,因而为中国学术界所包含。然其小乘思想之出世观,却为士大夫所不取;君子所求者,「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又岂容有识者独善其身呢? 
   证严法师目睹人世之恶而发愿行善,尤其念到、意到、志到、行到,乃卓然有成。否则徒有愿心,也只是镜花水月。他之受到世人推重与肯定,也就在此。 
   证严法师的「无声」与使人尊敬和信服的无限影响力,在这个势与财泛滥的无情社会中,是一帖救世良药。 
   这是最值得我们省思者。 

[证严法师心莲] 证严法师心莲·附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