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2/8/7 0:00:00 点击数: 1537
内容:

我刚从室内走出来,看到天边透著一片微微曙光。开门进入大殿时,电灯是关著的,里面很暗,倍增了寂静的气氛。我礼佛之后,坐下来把姿势摆正;大众开始念佛;然后是静坐。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我发现天空浮现一条白白的银带,直觉地可以感受到天色即将黎明,于是闭上眼晴──心静,境亦静。等到引磬声响的时候,我张开眼晴,外面已是一片光明,时间亦在不知不觉中,分分秒秒如流水般的消逝。在天明与日落之间,我们忙忙碌碌地过,虽然身体没有离开外在的境界,但是我们的心却很少去注意外面的环境,在日常生活中,很多事情我们并不曾去用心,只是让它轻易地流逝。□珍惜单纯的生活□佛陀告诉我们──‘触事无心难’,但是今早我却感受到:我们的日常生活,时时都是在无心的状况下度过。那么,佛陀为何告诉我们‘触事无心难’呢?佛陀是要启示我们,人生本来是可以在很单纯;很逍遥自在的情况下生活。可是,凡夫无明一起,就会把最简单、轻安、逍遥的生活复杂化,因之产生烦恼私痛苦。‘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这句话人人都会说,但是偏偏在生活中,尽和一些人与事过不去。时间分秒不停地流逝,而我们的心却常记挂著以往的人我是非,直在那儿不停地打转,这就是烦恼的凡夫心,所以佛陀在人生二十难中说‘触事无心难’。
许多人总是在烦恼中度日,为什么?因为以曲折之心去此较;对人事起了分别心,比如工作上计较自已做得多,别人做得少,这是‘骄慢心’;或者认为别人做得多,没什么了不起,自已做得少,也不觉得惭愧,这是‘卑劣慢’,不管是骄慢或是卑劣慢的心,这些都是烦恼。
人生应该要‘随分随力’,有多少力量做多夕事。能够如此,才不会在人我是非中触事而生烦恼啊!
□无比较心即得安乐□
在‘庄子’这本书中,有一个故事说:北海有一条身长好几里的大鱼,活了几千年,有一大忽然刮了一阵大旋风,这条大鱼顺著旋风竟变成一只大鹏鸟。大鹏鸟身长也有几里长;它乘风振翅一冲,便能飞腾到九千里的高空。它要从北海飞到南海,需耍花半年的时间,在这半年的时间当中,它不停地飞呀飞,从高空往下一望,则看到白云朵朵,如万马行空一样;抬头看,则是一片无边无际灰茫茫的天空,除此之外一无他物,经过六个月的飞行,它终于到达了南海。
那时,地面上有只小麻雀,看到了大鹏乌,它心想:飞得那么高,何必呢?有那么大的身体,要到达南海还不是得不断地辛苦飞行?像我身体小巧玲珑,飞行的时候可以轻轻松松地,只要一枝小小的枝枒,就可以做为栖身之地;累了还可以到地面走走;如果想飞高一点,又飞不上去时,我乾脆就降落到草地上,像这样地很逍遥啊!大鹏乌也没什么了不起呀!
这是一则故事,至于是不是真的有这只大鹏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小麻雀和大鹏乌在比较的心;是否它真的比较逍遥自由呢?其实这只小麻雀是因为白己的体型,力量大小,无法像大鹏鸟一飞冲天,就自我安慰地说,自己能够在树梢上飞行,比较逍遥;又批评大鹏乌,何必多此一举飞得那么高?这也正是酸葡萄──卑劣慢的心理在作祟呀!
事实上,大鹏鸟的身体大,两翅张开便有几里长,它若不冲向高空,如何飞行?如何生活?而且有那么大的身体,便有极大的力气,自然能飞得高,并不是刻意的费弄才华。然而小麻雀虽然小巧,但小巧有小巧的好处,因此小麻雀无须和庞大的大鹏乌比较,大鹏乌也没有必要羡慕小麻雀的逍遥白在。日常生活中,我们量力而为,若事过境迁就让它过去,不要老是记挂著那些烦恼的往事。
我常常提醒周遭的人,杂念要随著时间的消逝而去;过去的事再去想它,便是杂乱心,就是烦恼;忽略现在而寄望未来,这则是妄想心,何不好好把握当下的这秒钟,在当下把一句话讲好,把一件事情做好!
我们走路虽然脚是踏在大地而行,但是,我们的脚底永远不会黏在大地上,而是踏落前脚,抬起后脚,这样才能向前迈进,原本单纯的生活何必一定要‘触事生心’把它复杂化了呢?
佛陀说:‘触事无心难’,只要我们能回归自己的本性,是难亦不难了。不要把单纯的事复杂化;若能把复杂单纯化,生活自然轻安快乐,在宇宙天地间,我们不是常常都‘无心’地过吗?像刚才我进来大殿时,大家看不清楚彼此的脸,因为光线还很暗,而现在大家可以清楚的看到彼此的脸。这前后也才不过半个小时,有谁会记得自己是在那一秒钟,开始看清了对方的睑?是不是大家都‘无心’地过?能触事无心,才能逍遥自在啊! 

[人有二十难] 人有二十难之十 触事无心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