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2/8/6 0:00:00 点击数: 1349
内容:

  江南,是以富庶闻名的地方,故有鱼米之乡的美誉。江南的常熟,尤其以产米闻名,我能住在那里,应该感到光荣和快乐的。
  
  但在我的追忆之中,欢乐的往事实在不多。儿时最感兴趣的,只有两样事情可记:一是过阴历年,一是看庙会。
  
  农村中过了腊月二十,大家就忙着准备过年,忙吃忙穿,一直忙到三十夜,吃了年夜饭,才算一切定当,等着守岁过新年。
  
  对于我家来说,过年并不是可喜的事,要债的人,往往有好几个,接连来上好几天,一直要到三十夜晚。父亲为了筹款还债,年前就很少在家。我们兄弟姊妹六、七人,个个呶着嘴问母亲:「今年能不能给我们一点压岁钱?」母亲的回答总是一个「有」字。事实上,纵然有,也只一点意思的象征而已。

  过年时看人家的孩子们穿红戴绿,新衣新鞋新袜,我最多则只有一双新布鞋。因我最小,兄姊们的旧衣一改,就成了我新年的新衣。有一次我嫌改做的衣服不好看,母亲却对我说:「这个也是新的,是我新洗的、新裁的、新缝的,只要穿著暖和,看来干净,那就是新的。」这对我后来的影响很大,直到现在,我对衣着料子的好坏,从不考究。

  

  ▲屋舍点缀在江南绿油油的田野中。
  
  儿童毕竟是儿童,一到新年,无不欢天喜地。过了腊月三十夜,再穷的人家,也能欢欢乐乐,说说笑笑。大家因为田地封了冻,所以一直可以玩到正月十五之后。正月十五的元宵节,大家点灯玩火,又掀起新年结束的高潮。
  
  农村的新年娱乐,多少也带点宗教的色彩,例如请棱沟仙及点长寿灯,便是由宗教信仰而形成。请仙是用一只新簸箕,在兜湾背上披一块老太婆用的包头巾,插一只发簪,再在口沿的后湾部插一根竹筷子,将箕口反复,用秤杆做轿杠,点了香,到田里祷告,请棱沟三娘回家问年景。抬到家里,点烛焚香之后,就可以问了,由两人扶住秤杆,他用点头的数次,来回答问题。我所记得的一次,是在我家请的,似乎非常的灵,但他很实在,不知道的就不回答。问了之后,还要把他送回田里去。有一个人家,大人不在家,孩子们也请到了棱沟三娘,正在问的时候,大人回家了,孩子们忙把簸箕往地下一甩,溜了;等大家睡了,那只簸箕却作起怪来,直到把他送走,家里才平安下来。
  
  其实这也是扶乩的一种,不过这是业余性而带娱乐性的,乩坛的扶乩,那是由乩童担任,是职业性及宗教性的。
  
  扶乩,又称为扶箕,近代有一位许地山先生,他站在否定多神信仰的立场(他是基督徒),着了一册《扶箕迷信底研究》,他的看法未必正确,他从许多古书中整理出了有关扶箕的资料,则很可贵。在该书的第一章中说到扶箕的起源:「扶箕术在许多的原始民族中,对它都有相同的信仰。西洋术语底Coscino-mancy,是从希腊语Koqkωoυ(箕、筛)而来;Mancy意为占卜法。国文有时写作『乩』、『鸾』、『銮』、『栾』(见故事四二),『神叶』(见故事七六)等,都是后起的名称。……无疑地,扶箕是一种古占法,卜者观察箕的动静,来断定所问事情底行止与吉凶,后来渐次发展为书写,或与关亡术混合起来。不藉箕底移动,径然用口说出或用笔写出底也有。」
  
  可见,我所说的请棱沟三娘,尚是一种原始的扶箕信仰。在中国古籍里,与扶箕有关而且最有名的,便是陶弘景的《真诰》及《周氏冥通记》。所以,中国扶箕信仰,源出于道教,但在后来的乩坛,却是混杂宗教,各宗教乃至《西游记》及《封神榜》等怪诞小说所传说的神仙、菩萨、佛,一概信仰,比如释迦、观音、老庄、孔孟、吕祖、济公、耶稣、玉皇、关公、李太白、孙悟空、红孩儿、李天王、杨六郎、姜子牙、城隍、土地公,乃至国父孙中山先生等等,都被他们奉为降坛的神明。
  
  然在乩坛中,的确也有许多令人致信的神秘现象,降坛以后的「神」,不论他报的是什么名字,往往都能够吟诗作对、预报凶吉、诊病处方。我曾听到一位乩坛的信徒告诉我:在二十多年前的上海,乩坛上来了一位木道人降坛,他为治一个人的急病,能在当时处方,当时去四川采药,过了不多一刻,便有一颗药丸从空中落下,落在乩坛上,病人服了那颗药丸之后,真的能够药到病除。像这样真切的事,岂能指为无聊的迷信?也绝不能说是仅属于心理治疗的效用。所以,虽然乩坛是低等的多神教信仰,却有好多的名人学者乃至在美国得了博士学位的人,也都愿意相信。那位木道人,也就是我狼山大圣菩萨的及门弟子,叫作木叉尊者,是初唐时代的人。迄今流行于佛教界的一册《西方确指》,也是明末清初之际,从乩坛上出来,所论皆是佛法,了无外道气息。
  
  因此,若照佛教的看法,扶乩所产生的神秘作用,是可以承认的,因为佛教虽不崇拜鬼神,但不否认鬼神的存在,那些降到乩坛的鬼神,虽然自己报的是什么什么名字,但却未必真的是什么什么鬼神,他们乃是假借了那些出名的鬼神之名,助长他们的声势,他们本身,可能只是些依草附木的草头小神,或者是飞行自在的佛教所说的八部鬼神,那些鬼神,都有或多或少、或大或小的神通能力,产生一些神秘的效验,那是不足为奇的事。对于鬼神问题,我有一篇〈神鬼的种类〉,可以参考。可是,扶乩虽有效验,未必次次有效验,所以那不是绝对可靠的事,如果信仰扶乩而入了迷,那是有害无益!佛教不主张问卜,当然也反对扶乩,佛教只主张以各人自己的信心,实践佛法,自然就有许多的善神,作为随身的护持。

[归程·圣严法师自传] 第二章 江南的家 - 新年 扶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