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2/8/6 0:00:00 点击数: 1288
内容:

  种田的人家,非常崇敬土地神,正月十五日的晚上,每一处的土地庙,都是一年之中最热闹的日子。江南的土地庙,几乎是同样的形式,一丈多高,头两丈长,丈把深,供一对泥塑彩画的土地公婆,粉成土黄色的墙,老远地就能看到。平常,除了人家还愿,或者死了人去「告庙」之外,很少有人去烧香。到了正月十五的晚上,不管怎样,地方上的人家,也会给它上灯。所谓上灯,是用十来丈长的柱子,竖在土地庙前,再用竹片扎成一圈小一圈、一圈小一圈的竹圈圈,吊在柱子上,低圈最大,顶圈最小,把家家户户送来的灯笼,一圈一圈地挂好了升上去,站在远处看去,辉煌灿烂,就像一座珍珠串成的宝塔。那天晚上,大家比灯看灯,也是比赛衣饰和看人。 
   
  一年一度的庙会,那是最热闹的节期,到了春夏交接的时候,我家附近镇上,照例要出一次庙会,庙会期间,是商业的旺季,也是娱乐业的集中期。用布篷在空地上一遮一围,就是一丬商店、就是一座舞台。 
   
  当然,庙会的主体是宗教性的,所以它的高潮是看城隍神游行。许多人由于许愿还愿的原因,以苦行的表现来参加游行。 
   
  游行经过的沿途,凡是村落所在,无不设有祭坛,见到神像的脸上出汗,大家就越加虔敬地放鞭炮、焚檀香、跪拜祷告。 
   
  城隍爷的神像出汗,我是亲眼见到过的。城隍的灵验,我也听得很多,甚至有人在夜里看到城隍爷的坐骑──那匹泥塑的马,也到外面去显灵。但在日本鬼子上岸的时候,城隍爷似乎也被吓走了,大家去求,毫无效验。这依佛法解释,是由于中国人的共业所感,城隍实在无力违背因果定律,而使大家造了业不受报。 
   
  在农村,土地庙等于派出所,各种的鬼神就等于医生。彼此间发生了纠纷,就到土地庙去赌誓发咒;如果有了病痛,就请鬼神来医,庙会能够热闹,大多数是由于治病来的,一支药签、一包香灰,能够治好一个人的病,怎能使你不相信? 
   
  我的母亲,有一次病得要死,问神,神说是邪灵着了身,请乩童来家里敲打咒诵了一阵,烧了一些纸马、焚了一些冥纸、化了一些符咒,不多几天,母亲的病,果然好了。 
   
  又有一次,我的大哥,突然吐起血来,一大口一大口地往外吐,吐了将近半面盆,大家被他吓慌了,他的嘴里胡说,他的眼睛斜视着,分明,这是中了邪。请来一个捉鬼的人,口中念念有词,用一口缝被的大针,在我大哥的身上找,最后找着了,在右手的虎口上,一针刺下去,刺得我大哥哀哀的直叫,并说以后不再来了。接着,那个捉鬼的人,端一杯清水,念了几遍,又用手指在水面画了几画,他说:「凡是童真的小孩,都能见到杯中的红色药丸。」好几个小孩都说看见了,我也是小孩,我也去看看,我却没有看到,是真是假,我到现在还想不通。但他那种神秘性,那种神秘的气氛,他能使你相信他是请到了神,捉走了鬼。而且,我的大哥经他刺了一针,吃了他的「药」,也就真的好了。 
   
  鬼与怪,乡下似乎特别多,我家附近的一条河里,自从淹死一个小孩子之后,几乎年年都有小孩子在那里淹死,那条河的水,并不怎么深,大家都说有落水鬼找替身,夏天来临以后,不论白昼或夜晚,常常可以听到似乎有人跳水的声音,走近去看,却连一圈半圈的水纹也没有。有人见过落水鬼,说是好象一只水猴子,也像一个小孩子。我的三哥胆子大,他也根本不怕鬼,有一次他故意到那条河里去摸鱼,想不到下水不久,就喊救命,去了一个人,才把他拖上岸来,但是他的一只小腿,已经青了半截;他说有一个看不见的东西,捏住他的腿,死命地往水底下面拉。 
   
  说来也是难怪,乡下的农村,经常传闻着鬼怪的新闻,在城市之中,比较起来,却是稀少,因此,有人以为那是出于乡愚的迷信。其实,乡愚多迷信,固然是事实,但也绝不是完全出于乡愚的迷信。比如英国的伦敦,就是常有闹鬼的新闻;中国的上海,也可经常在报纸上见到闹鬼怪的事情。 
   
  抗战胜利之后,兆丰花园的一座防空洞,因为前面有树木花草,也有石凳,所以有人在那里照相留影,有好多人从底片上洗出来,总是多出一个陌生人的头影,起初以为是什么人的恶作剧,经过警察机关的调查求证,最后是从防空洞里挖到了一个骷髅头。这桩新闻闹了好一阵子。 
   
  另外有一个电车上的查票员,查到一位富家闺秀打扮的妙龄少女没有买票,要她补票,她却推说忘了带钱,问她怎么办?她便大大方方地说出了她的姓名,也说出了她家的地址,并请查票员暂时垫一下,下班之后到她家里去拿。本来,一张电车票不值多少钱,那位查票员被她的美色迷住了,下班之后,真的按址前去,想不到,当他刚一走进那个人家的客厅,便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一个新供的木主,一张挂着的遗像,已经说明了一切!那个查票员,也就在这一吓之后的不久、向这个世界告别。

[归程·圣严法师自传] 第二章 江南的家 - 巫医.鬼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