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2/8/6 0:00:00 点击数: 1446
内容:

  当我上山之后,派人叫我的师父赶快上山,但仍过了一个多月,他才姗姗而来。当然,他是很高兴也很得意的,因为他能后来居上,他在没有上山之前的一个多月,就做了师父。
  
  我和师父住在同一房间,虽然口上叫他师父,实际上是两个小朋友,我们也相处得很好,因为他是师父,他也比我高大,我总让他一些,他也并不欺侮我,待我很好。只是他的古书比我多,常常弄些古里八怪的字来考我,使我难堪。
  
  好在他的天资,并不比我好多少,背五堂课诵时,我没有落后。
  
  但我尚有一个希望,希望把衣服换掉,能够穿上和尚装,头上也梳起一个浏海头。可是这一希望,在狼山时始终没有实现,特别是梳浏海头,直到现在也没有实现。这个希望未曾实现之前,虽然住在山上,仍跟在家之时一样,天天照应佛前的香火,甚至也有些像小佬(小伙计)。因为我的师祖没有这个兴趣,师祖与我虽然隔了两代,但他是当家,小和尚也是他带的,一切均由他负责,其余的人不会管也管不着。
  
  所好的一点,狼山是有名的富山,山上用的道人很多,出家人不必做苦力,即使是小和尚,也不必扫地抹桌子,除了佛前照应香火,便是念书念课诵。道人对小和尚也很恭敬,他们称成年的和尚为老爷,称小和尚则为小老爷。道人都很忠心,有的老道人,和最老的老和尚差不多年纪,他们曾看到一代一代的小和尚上山来,一代一代的做了住持当家,他们始终还是道人,所以不会欺侮小和尚的。老道人的子孙,多半也到山上来做小道人,他们的一代传一代,多半也是靠着山上生活。
  
  再说我那位小师父,上山半年之后,他的哥哥死了,遗下一个新婚不久而又美丽的嫂子,也不过十七、八岁,于是我的那位小师父,便在他母亲与嫂子的劝说下,回家和他的嫂子结婚了。因此,我便升了一辈。不久,我的师祖,也为我收了一个「徒弟」,说来真是有趣。
  
  我在狼山,前后住了不到两年,但对它有浓厚的情感和深深的怀念。
  
  当我上山不久,便发生一桩趣事:每天的香客很多,每一座佛像之前均有一只钱箱,如有一大队香客到了,小和尚为了照顾香客,并照顾香客在每一座殿上所投下的香钱,往往要从正殿,一直送到二山门。有的香客,把钞票扔在钱箱上面,或者只塞进去一半,这就要靠小和尚帮助他们将钞票塞进钱箱里面去。因此,这也正是小和尚偷香钱的最好机会。当时的我,心里虽想偷钱,可是非常骇怕。但是,有一天的晚上,有一位老和尚(我当称他太师祖)把我喊去,他问:
  
  「小和尚,你来山上几个月了?」
  
  「三个月。」我说。
  
  「你偷了多少钱?」
  
  「老和尚慈悲,我没有偷钱。」
  
  「不许说谎,我已在你房间查过,你说,床上枕下的钱是那里来的?」
  
  「是我妈妈给的。」
  
  「我不相信。」老和尚将面色一沉,又说:「如你不说实话,明天就送你回家;你说你没有偷钱,也要送你回家。」
  
  那位老和尚的意思使我很难捉摸。说谎的,要送我回去,不偷钱的,也要送我回去。怎么办呢?只好默不作声,不过那位老和尚马上又微笑着向我说:「我看你很老实,你不要怕,我实在是说你偷的钱太少。我们七年才轮到一年上山顶,再过四、五十天,我们就要回到法聚庵去了,如果不偷一点钱,以后的六年之中,你拿什么零用呢?我们狼山的规矩,常住上不发单银,零用全靠自己,我又听说你的俗家也很穷,相信也不会有钱给你用。再说,我们狼山,除了香火,既不做经忏,也不易找护法。」
  
  这才使我松了一口气。
  
  老和尚教小沙弥偷香钱,这恐怕是狼山独有的家风了。当然,主要的他不是当家师。

[归程·圣严法师自传] 第三章 美丽的梦 - 偷香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