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2/8/6 0:00:00 点击数: 1489
内容:

  狼山的开山祖师,是大圣菩萨,其历史详载于《南通五山志》,我曾见过此书,但因当时年少,未能读懂其文。至于大圣菩萨在狼山的历史,我只听到传说:说有一位行脚僧,到了狼山,见到山势灵秀,便想在此落脚,但在当时的狼山,全为狼群蟠踞,大圣菩萨即向狼王情商,借与一衣之地,以便打坐修习,狼王以为一衣之地只是小小的一块,所以慨然允许了;想不到,大圣菩萨将他的披衣一展,竟将整个的狼山全部盖住了。狼王见了,知是大士化现,所以率领全体狼群,离开狼山,渡江而南。从此,江北不再有狼,为了纪念狼王的慨然相让,这座山也就一直叫作狼山。
  
  大圣菩萨究竟是谁?是什么时候的人?为什么称为大圣菩萨?
  
  相传,他是一位外国人,他的名字叫作僧伽,大圣两字,是后人加上的尊称。在《宋高僧传》卷一八的〈感通篇〉中,有着颇为详细的记载:他是一位神异卓著的高僧,在他生前,常有神通变现,逝后直至很久,仍有很多的灵异,且比生前更多,更为普遍。但在这篇传中,并未提到南通的狼山,在狼山的化迹,可能也是在其逝后的事了。
  
  《宋高僧传》的〈唐泗洲普光王寺僧伽传〉,有一千八百字左右,在高僧传的比例中,是较长的一篇传记,可见他在当时的影响力是很大很广的。现在抄摘其部分,用飨读者:
  
  释僧伽者,葱岭北何国人也。
  
  详其何国,在碎叶国东北,是碎叶附庸耳。
  
  伽在本土少而出家,为僧之后,誓志游方,始至西凉府,次历江淮,当龙朔初年也。登即隶名于山阳龙兴寺,自此始露神异。
  
  尝卧贺跋氏家,身忽长其床榻各三尺许,莫不惊怪;次现十一面观音形。由此,奇异之踪,旋萌不止。
  
  中宗孝和帝景龙二年,遣使诏赴内道场,帝御法筵,言谈造膝,占对休咎,契若合符,仍褒饰其寺卅「普光王」。四年庚戌示疾,?自内中往荐福寺安置。三月二日俨然坐亡,神彩犹生,止瞑目耳。俗龄八十三,法腊罔知。在本国三十年,化唐土五十三载。
  
  勒有司给绢三百匹,俾归葬淮上,令群官相送,士庶填[门@壹]。
  
  帝以仰慕不忘,因问万回师卅:「彼僧伽者何人也?」对卅:「观音菩萨化身也。」
  
  中宗?恩度弟子三人:慧岸、慧俨、木叉。
  
  代宗?中官马奉诚宣放,仍赍舍绢三百匹,杂彩千段,金澡罐,皇太子衣一袭,令写貌入内供养。
  
  天下凡造精庐,必立伽真相,榜卅「大圣僧伽和尚」,有所乞愿,多遂人心。
  
  太平兴国七年,?高品白承睿,重盖其塔,务从高敞,加其累层。
  
  又将欲建浮图,有巨木三根,沼淮而下,至近浮桥且止,收为塔心柱焉。弟子木叉者,以西域言为名,华言解脱也。自幼从伽为剃[髟/米]弟子,然则多显灵异。中和四年,刺使刘让,厥父中承,忽夜梦一紫衣僧云:「吾有弟子木叉,葬寺之西,为日久矣,君能出之?」……僖宗皇帝?以其焚之灰塑像,仍赐谥卅「真相大师」,于今侍立于左,若配飨焉。
  
  我们从这一些摘录的片段中,可以知道,僧伽大师,自唐高宗龙朔元年(西元六六一年),就到了中国,至唐中宗景龙二年(西元七○八年)坐化,其间有很多神异,因其曾现十一面观音相,所以后人以为他是观音化身。其后所显神异,直至唐僖宗中和四年(西元八八四年),仍有神异显现。其间已历二百二十三年的时光了。

  事实上,由「天下凡造精庐,必立伽真相」的情形看来,僧伽大师的逝后化迹,已经遍及「天下」。最初称为「大圣僧伽和尚」,后来便简称大圣菩萨了,「大圣」一词,本为佛陀及高位菩萨如文殊大士等的尊称,既然僧伽大师是观音化身,称为大圣,自亦合理。但在狼山的大圣菩萨,全号是「大圣国师王菩萨」,一般均以他是大势至菩萨化身。

  

  ▲狼山上头戴毗卢帽、身着大龙袍的大圣菩萨。
  
  又在《佛祖统纪》卷四○所载:唐中宗神龙三年(西元七○七年),?高安令崔思亮,往泗州迎僧伽大师,他是西域何国人,唐高宗时到洛阳,行化至泗州。「师既至,尊为国师,出居荐福寺,帝及百僚皆称弟子,度弟子慧俨、慧岸、木叉,御书寺额。」又说:「四年三月三日,僧伽大师坐亡,?于荐福寺漆身起塔,忽臭气满城,诏令送归泗州,俄芬芳帝里。」
  
  因此,在狼山的大圣菩萨,便号为「大圣国师王菩萨」。最奇的是,大圣菩萨的头上是毗卢帽,身上是大龙袍,据佛制说是不伦不类的,为何穿龙袍?未见记载。
  
  狼山大圣,最能与《宋高僧传》中符合的,便是他的弟子,木叉尊者的「侍立于左」的塑像。僧伽大师,共有三个有名的出家弟子,但在狼山,仅有木叉尊者一人侍立于其左侧。从这一点看来,狼山大圣的道场,当是僧伽大师逝后数百年间才兴起的。
  
  泗州,在现时的安徽省内,这与江苏的南通有着很多距离,僧伽大师的道场,便是泗州境内的普光王寺,他的舍利塔,《宋高僧传》中也说仍在普光王寺,南通的狼山,不是僧伽大师的根本道场,是很明显的。但到后来,「大圣僧伽和尚」的「真相」渐渐不为「天下精庐」所「必立」了,泗州的普光王寺也没有狼山著名了,这也是事实。
  
  《宋高僧传》提到「建浮图」,并有「巨木三根,沼淮而下」,而被「收为塔柱中心」。狼山顶上的支云塔,位在大圣菩萨的正殿之前,高耸入云,颇为庄严雄伟。相传也有一个故事:说是有一个工人,担着两段木头,来到南通,经过城内,便留下一段,到了狼山,又留下一段,并且自我推荐,说他自己是最优秀的木匠。当时的狼山,正在兴工,建造宝塔,但是塔基总是打不稳固,塔的重心总是捉拿不定。他说他有办法,然而他只天天抱着他所担来的那段木头摸来摸去,摸了一个多月,也没摸出一点名堂来,造塔的工头,对他不耐烦了,便对他下了逐客令,他却要求着说:「再做一、两天,宝塔就要完工了,现在只剩最上两层的整理工作了。」工头听他语无伦次,便把他赶走了。当他走了之后,工头很生气地把他留下的那段木头,重重地往旁边一拋一掷。想不到,就在这一拋一掷之间,奇迹出现了,那段木头之中,竟然裂开了一座美轮美奂的宝塔模型,只是顶上两层,细工还没有完成。狼山的宝塔,就照这座模型建造的,建造之后,塔基从未发生问题,上面几层,却常遭到风灾与雷击,到民国之后,还曾被雷打坏过一次。狼山的宝塔建成功了,南通城里也以另一段木头做模型,造了一座宝塔,直到我离开南通时,山巅与城里的两座宝塔,还在遥遥相望,屹然无恙。这一个传说,虽与《宋高僧传》所载不同,但也颇有近似之处。
  
  当然,大圣菩萨的神异灵感,虽到晚近,在苏北一带,依旧遐迩闻名,其神迹之多,自非《宋高僧传》中所能尽载。又如狼山大圣的正殿建筑,也有一段神异:据说工匠们正为大殿后墙的三番两次的倒塌而烦恼之时,突然从山下上来一个和尚,他教工人把每块两尺多长半尺多厚的大青砖,在地面上像铺地基砖一样地铺好,然后用他两手将这道数十丈长、数丈高的大殿后墙,就地一托,便像托一张大纸版那般轻松地把后墙竖了起了。大家看得目瞪口呆,过一会正要感谢这位和尚的时候,这位和尚已经去得无影无踪了。从此以后,这道墙再也没修理过,看来像是一道石墙,其实也只是砖砌的墙。

[归程·圣严法师自传] 第四章 狼山的狼 - 大圣菩萨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