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2/8/6 0:00:00 点击数: 1470
内容:

  狼山有七个房头,从最下面算起是:准提庵、三元宫、法聚庵、福慧庵、白衣庵、四仙祠、鼎新庵,大山门前面的大雄宝殿供的释迦世尊,乃是狼山最大的一座建筑。山顶上是广教禅寺,便是大圣菩萨的正殿所在,共有五进,依次是二山门、乐善门、念佛楼、禹王殿、地藏殿、韦陀殿、大圣殿。宝塔的基层,前是地藏殿,后是韦陀殿,宝塔纯以橙黄色的琉璃铜瓦盖成,可以沿梯而上,直至最上一层,层层均有朱漆的铁栏栅,飞檐的每角悬挂绿色的大铜铃,最高处是金色的塔顶,周围则是雪白的塔壁,从山下仰望,就会使人悠然神往,一旦登至塔顶,简直犹如羽化而成仙。由塔上西望,俯瞰马鞍山与黄泥山,远眺则是滔滔的长江,北望南通城景,在迷蒙之中,东可先看黎明的日出,南有军、剑二山为屏障。如到狼山观赏,而不登塔,那是最大的遗憾了。不过专为还愿敬香而来的香客,则又很少上塔观赏,他们的理由是:塔下有地藏与韦陀二位大菩萨的圣像,沿塔而上,人也走上了二位大菩萨的头上,他们是来还愿求福与忏罪的,不能因为登塔的缘故反而损福招罪!这一种虔敬的态度,实在可敬可佩与感人。
  
  塔前有一口大蓄水池,称为太平池,用以储存雨水放生,也可预防不测的火警。但是,这一口太平池,另有其他的用途;不知是谁发明的,从塔上向池中拋掷铜币,可以卜知命运的好坏,如果爬得越高,拋掷铜币的命中率越高,那就说明他的运气好。因此,登塔掷钱的人很多,命中池内的固然不少,投在池外的也是不少,所以,有些小乞丐们,整日的候在池边,等着拾钱。池中的钱,数字也颇可观,曾有一度,它可以供给几个挑水夫的经常工资。

  山顶的广教禅寺与山麓的大雄宝殿,乃是七个房头所共有的。广教寺的收入,全靠香火,除了香客布施的香钱与灯油钱,单是残香残烛的收入,也就很可观了。所谓残香与残烛,是指刚被点燃即为香伙撤下熄灭的香烛,这不是狼山的和尚贪财,实在是不得已的作法,如其不然,整个的大圣殿上,就要变成火焰山了,全部的殿宇也要变成一堆炭了。香客们为了表示诚心,多数带来很多很多的香烛,十斤、二十斤,乃是平常事,往香炉烛台上一放,就是一大堆,一人如此,许多人都是如此,大圣殿上,岂能容得下?好在香客们都能谅解到这一层,他们只要点燃了,奉献了,即使他们尚未来得及叩头礼拜,香伙就把他们的香烛撤下来熄灭了,他们也不会抗议。于是,成捆成包的香烛,由香客们送上山来,又是成箩成担地运下山去,狼山对于这一笔收入,也是很可观的。

  

  ▲广教寺全景。
  
  狼山的七个房头,去山顶的广教寺「当年」,是一年一换,七房轮流,也就是每七年之中有一年轮到住在山顶上,以这一年的收入,即可维持七年的生活,每年农历十二月初八日,办理交接典礼,这是狼山上一年一度的唯一盛典;每年自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五日的半个月中,广教寺的收入,属于七房共有,这一规格,是为了维持各房的经常费而立的。
  
  狼山的七个房头,虽然同属临济宗广教寺的派下,各房的经济则各自独立。因此,七房之中,由于人才的不一致,也就贫富不等,人才多的房头,声望高,财产也多,除了狼山的收入,他们还有田产,没有人才的房头,那就只能餬口了。狼山的全盛时期,我没有看到,当我于民国三十二年(西元一九四三年)秋天上山出家的时候,正值抗战末期,香火已经很差,但我依旧见到了昔时景况的一个回光返照。那时的日本人已经没有那股凶杀的气焰了,多数的日本军人,也虔信佛教,日军到狼山,皆知脱帽行礼与跪拜,日军的官长,也都能够保护佛教的道场,日军不住寺庙,甚至还写了告示送交狼山张贴,告谕日军要保护寺庙,乃至保护山上的树木,这些措施,也是很有效的。所以,虽有日军到了狼山挖掘工事,宁住山下的篷帐,也不住山上的寺庙。
  
  我出家的这个房头,叫作法聚庵,民国三十二年(西元一九四三年)正在山顶「当年」。七个房头中,以白衣庵的人才最多,白衣庵的子孙,有好几位曾在外地求学,其次算是四仙祠,民国三十八年(西元一九四九年)之前,上海玉佛寺的方丈苇一法师,就是四仙祠的子孙;再数便是我出家的法聚庵了,本来,三元宫人才也不少,但在张季直的时候,有两个年轻才干的和尚,还了俗。我当时所见,最大的房头是白衣庵,有十几个和尚,法聚庵有六、七个和尚,三元宫有五、六个和尚,准提庵、福慧庵、鼎新庵,每房仅有一个大和尚与一个小和尚。狼山的气脉,到此已经走向下坡。传说中的盛况,只在传说中了。

  

  ▲作者出家之房头-法聚庵,当家师父之寮房及客厅
  
  一到民国三十四年(西元一九四五年),抗日战争,终于胜利了,抗战胜利,乃是全人类的好消息,也是中国全民经过了八年苦战而得到的成果,这该是令人兴奋的一件大事。但是,曾几何时,恐怖的气氛,笼罩下来了,昨天还见他上山来玩的人,今天早晨已躺在十字路口的血泊中了;今天见他是有说有笑的人,明天已被「扎」了「粽子」,沉在河沟里了;上午还见了面的人,晚上就被「栽」了「倒葱」。在山上,夜夜可以听到凄厉的狗吠,夜夜可以听到惊恐的手枪声。狼山四周的人,凡是有些名望的或者好出锋头的,现在,天天有人躺下去,也天天有人失踪了。狼山的香火,已经没有了,大家生活在人人自危的恐怖之中,远道的固然不敢来,附近的也怕外出走动了。
  
  因此,狼山这个地方,也许大圣菩萨的化缘尽了,所以,出家人无法生存了。各房头的出家人,比较有活动能力的,一个个都向外走,所剩下的只是个把两个老和尚与老道人,留着看守。我们的法聚庵,在上海有一座下院,四仙祠也有一座下院在上海,同样叫作「狼山大圣寺」,一座在虹口,我们那座是在沪西,于是,狼山的出家人,多半集中到了上海的两座大圣寺。

[归程·圣严法师自传] 第四章 狼山的狼 - 七个房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