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2/8/6 0:00:00 点击数: 1462
内容:

  静安寺是上海唯一最古老的寺院,建自三国的孙吴,千余年来,成为上海的一大名胜古迹,但以历代兴革战乱,寺中的古迹遗留,已不复见,巡礼寺中,亦如普通的寺院而已,论其规模形貌,还不如玉佛寺之盛大。
  
  唯据《志乘》流传,静安寺向为十方丛林(载《上海县志》及其他释典),迄至太平天国的洪杨之乱,寺内僧众星散,遂为一辈流俗僧徒,据而改为子孙寺庙。但自民国四年(西元一九一五年)以后,静安寺的权属问题,便又开始了纷争的局面。现录中国佛教会上海市分会,于民国三十六年(西元一九四七年)六月十二日所发表的〈上海静安寺十方丛林改制之经过〉一文如后:
  
  迄民国四年(西元一九一五年),该寺住持正生殁后,其徒六根继任,后以不守戒规,荡用寺产,被当地士绅林稚周等控于上海县公署,及江苏省督军省长公署,撤退在案。民国十一年冬,由沪上诸山代表会议,决定将该寺仍恢复为十方丛林,并经江苏省长公署核准在案。自是之后,该寺为住持问题,多年兴讼,终未获决。
  
  民国二十二年十二月十四日,上海市政府吴市长铁城,鉴于该寺制度纠纷未决,影响社会至大,遂以第七九九四号训令上海市佛教会。(略云,该寺本为十方丛林,并已于民国十一年恢复十方制度在案,自应予以维持,永定该寺为十方丛林,迅由上海市佛教会,召集上海诸山代表,公举道行高尚之僧为该寺住持。)民国二十三年一月二十三日下午三点,召集本市诸山会议,公举静安寺住持,当场票选圆瑛法师为静安住持(再三谦辞,以寺纠纷日久,不欲冒然入寺)。至民国三十六年三月二十四日,始由当时住持六根徒孙德悟,函请律师致函佛教会,自愿将该寺改为十方丛林。佛教会以改制选贤之举,既出于该寺住持德悟及全体僧众之请求,复有市政府法令之根据,爰于(三十六年)三月二十九日,在该寺召集诸山长老、护法居士,暨静安寺全体僧众,举行会议,一致决定该寺改为永久十方丛林,以息争端,并公推持松法师为改制之首任住持。
  
  从上录文字之中,我们可以对于静安寺的纠纷,得一概念了,但是,这是公文,在公文的背后,尚有着大文章哩!
  
  我是在民国三十六年(西元一九四七年)春季到静安寺的,静安寺的纠纷,却是由来已久,尤其从抗战末期而至胜利之后的数年之中,闹得最为激烈。我当时的年纪小,未到静安寺之前,静安寺的新闻虽然经常见报,我却很少留心,去了静安寺,除了忙功课,对于常住的纠纷,我也很少注意,要我们开会、签字、举手等等,一切均听招呼,其中玩的什么把戏,从来不加过问,其实,我去静安寺,静安寺的纠纷,已近尾声了。
  
  对于静安寺的整顿,最大的功臣是密迦与德悟两位法师。德悟原是静安寺子孙派的子孙,他能把静安寺改成十方道场,并请密迦协助,悉意改革,现在台湾的妙然法师,就是德悟在泰州广孝寺的同学,所以也被请到上海办佛学院。静安学院的开发元勋,便是他们三位,其中以密迦的功劳最大,密迦极富想象力,也极有做事的魄力,不唯学院的规模,几乎是完全出于他的策画而来,也把充满了迷信色彩的许多神像,全部遣了「单」。
  
  可惜,德悟与密迦,因为悉意改革,并为附近寺产地皮的问题,得罪了许多的人,终于被人以「汉奸和尚」的罪名告下了狱,其实,像他们两人也够上汉奸的罪名,上海市民中的汉奸,那就太多了!在敌伪时代的抗战期中,为了寺务的整顿而想不跟伪政府的军政机构有所接触,那是可能的事吗?只怪他们有了给人家抓住了的把柄,又有什么话说?
  
  当德悟与密迦入狱之后,便请白圣法师代理了静安寺的寺政,直到民国三十六年(西元一九四七年)三月二十九日的上午,德悟与密迦的官司定谳了,静安寺才由白圣法师的维护与计画之下,以闪电式的方法,请持松法师晋了山,当了首任的十方制的静安寺住持。子孙派棋差一着,败北而去!
  
  持松法师是白圣法师湖北省同乡,他也是中国近代留日学僧中最早而比较有成就的一位东密上师,他喜欢穿白色的衣服,曾到寺内来修过几次密法,也许因他年纪大了,身体也很衰弱的缘故,或者是由于专心修持的理由,所以他仅担任了住持的名义,一年之中难得来寺看我们一、两次,静安寺的一切寺务,仍由白圣法师全权代理。因此,我们学僧对于监院的印象,比对住持更加亲切。
  
  静安学院,虽然算不上是佛教界中有名的学府,而且历史又是那么的短,但是,我们的老师,还是够水准的,比如南亭法师、道源法师、仁俊法师、育枚法师、妙然法师、圆明法师、本光法师、度环法师、秀奇法师、林子青居士,以及几位大学的教授和毕业生,至于来训话的、客串的名法师,那就更多了,比如太虚大师、法航法师、能海法师、雪松法师、苇舫法师、天慧法师、吕秋逸居士等等。至于天天跟我们一起生活的监学兼维那──守成法师,那是更不用说了,除了上课的时间之外,都是属于他管我们的时间,我们最最欢迎他的时间,是他捧了钞票上堂点名发单银;他当维那,佛事开牌是他的执掌。因此,也有同学不高兴他,为什么?因为他们只会站空班和拍铪子,单银太少。有一次一个同学侮辱我,被监学知道了,反而赏了我两记耳光,真有意思。

[归程·圣严法师自传] 第七章 学僧天地 - 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