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2/8/5 0:00:00 点击数: 2008
内容:

  法宣法师白话译
  道德仁义,乃是我们人类本自具有的心性功德。因果报应,实在是天地教化育成之大权巧也。人生长于天地之间,以藐小的七尺之身躯,其能够与广大高厚不可测量之天地,并立而称为三才者。乃是以其能够仰望体察天地好生之德,了知人人皆可以为尧舜,人人皆可以作佛,以参赞天地化育的缘故也。
  是故儒家圣人于《易经》乾坤二卦之象,其中乾卦以‘自强不息’来效法天道,坤卦以‘厚德载物’来效法大地,而以此天地之德来教导人们。所谓的‘自强不息’,则是远离邪恶心存诚敬,克制私己而回复礼法。如果不是到达明了自心之明德,止于至善之地,私人欲望清净究竟,天赋的性理能够流行实践,以回复其本自具有之性德不可也。而所谓的‘厚德载物’,则是行仁于民、慈爱众物,推己之心而及于他人。则必当本于忠恕之道,实行慈悲,以人民为同胞、众生为同类而感怀慈爱,万物与我同体而观,如果不是穷尽其参赞化育之天职则不停止也。
  然而此并非是专指居于权位而实行政事者,而是说即使是平凡的匹夫匹妇,亦同样都可以实行。这是因为所谓的尧舜之道,其实就是孝悌而已。而圣贤之道学,其实就是修养自身而已。能够修养自身,则必定能够实行孝悌,必定能够格除物欲,扩充本有的良知良能,以独善其自身也。而其功效必定能够刑范于自身之妻子,乃至于亲身兄弟,以至于控御于家庭邦里。更何况是得其权位而实行政事者,岂有不能兼善于天下之理呢?
  天下之不能够治理太平,每一个匹夫皆有责任。假使人人能够各自秉持其诚心,各自努力尽其孝悌,各各实行慈悲仁善,矜爱孤儿体恤寡母,救度危难怜愍贫人,戒止杀生宽放生命,奉行吃素一心念佛。则人以善行成于上天,苍天乃以福德而相应。自然而然便能雨顺风调,人民安康物产富足,决定不致于常常降下水灾旱灾瘟疫蝗虫,以及台风地震等灾难。而时节平和年岁丰收,人人乐于其事业。更加上以慈悲祥和仁义礼让,互相学习成为风气,纵使是有一两个愚痴顽劣之人,也必当化为良善之民。
  就如同矜哀同情梁上之君子,因此一方永远断绝窃盗贼人。救助藏匿在屋室内之小偷,此后遂变成良善之士。古人以仁慈为政,以真诚心怜爱人民,尚且能够感化异类畜生。例如老虎不进入于境内,鳄鱼迁移至他方之祥瑞征验,记载于种种的史书当中,不是只有一两项而已。如果真的能够各各以慈悲善心来互相感化,绝对不至于常常有土匪刀兵,和蹂躏摧残、抢劫掠夺等祸害也。
  然而人们禀受于天之气质,一切众生都不齐等。天生根机深厚者,自然能够恪守谨遵于道德仁义,以尽到其为人之本分。若是有宿世的习气浓厚浊恶者,遮障覆蔽了本性之仁德,以至于其心之所念,口中之所言语,身体之所行为,每每与道德仁义互相违背。然而若是让他听闻天道福泽善行之人,灾祸降于造恶之人的道理,以及见到其善恶报应之事,则没有不战战兢兢而警惕恐惧,并以此自我修正反省,以期达到获得福德而免于灾祸者也。
  由是可知天地以福禄来润泽善行之人、以灾祸降临于邪恶之人,作为摄持人民悉皆遵行道德仁义之大权巧也。圣人本著天地正道之心,以施行教化人民之事,是故以惠吉之事,逆凶之事,五福六极。作善事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之说,而屡屡说明于儒道之经书当中。其能够感动发起人之善心,惩治摧折人们放逸之心志者,乃是极为深切也。那么因果报应之吉凶祸福,乃是道德仁义是否能够依循或相违,真实或虚伪之真实验证也。既然知道其有真实验证,那么想要行善之人则必能够更加勤奋勉励,必定能够达到成就。想要造作不善之人即因此而生起恐惧,便会心中有所不敢也。如是则提倡因果报应,乃是仰望师承天地圣人之心,以成就世间人道德仁义的本性之德也。
  若是以因果报应为渺茫不可见的无稽之谈,不但违背了天地圣人之心,而且使自己的神识,永远堕落于三恶道之中。并且使上根智慧之人不能奋发心志随时敏于行善,快速修行善德。下根愚钝者则无所忌惮,敢于造作恶事。以致于天地圣人化导教育之权巧方便,压抑而不能彰显。也使吾人即心本自具足之性理,隐覆而不能显现,其作为之灾祸,岂是可以完全言说呢?
  但是因为世间的儒道圣人,语言文字过于简略,而且又只是说现生之事,以及子孙之祸福。至于此生以前,和此世死亡之后。与从无始劫以来,随著罪福之因缘而轮回于六道中的生死,如此种种皆未显发说明。以此之故见识浅薄者,虽然每日读圣人因果报应之言语,却犹然不相信因果报应。
  释迦如来的广大教法,显示出我们心性之高妙,与三世因果之微细。举凡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道,以及断除迷惑证得真性、了生脱死之法,无不完备而具足。是故遇到为父者便言语教导以慈爱,遇到为人子女者则谈孝道,乃至兄友弟恭,夫倡妇随,主仁仆忠,教人各各皆尽其本分。则与世间儒家道家圣人所说的,完全没有差异。然而又能够一一各别显示其前因后果,此则不是世间儒家道家圣人所能够相及的。
  克尽仁义各尽本分之言语,只能教导于上根利智之人,不能约制其下劣愚痴之徒。若是能够知道世间有其因果报应,则善恶祸福之事,就明白而如同观看火光也。又有谁不想要趋向于吉祥而躲避凶灾,免于祸害而获得福泽呢?此外如果不知道善恶因果,则便有很多外表彰显良善之相,而实际上暗地里存著恶心而行为种种的恶事,其心里面总认为人们既然不知道,又有什么妨碍呢?
  却不知道我们每个人的心,与天地鬼神,以及诸佛菩萨之心,息息相关而相通。我之心中随便起一个念头,彼诸佛菩萨和天地鬼神则无不了知。是故说人间的窃窃私语,上天闻之如同雷声。在暗室中的亏心之事,天神的目光如闪电般光明。周安士曰:‘人人知道因果,乃是天下大治之道也;人人不知因果,乃是导致天下大乱之道也。’这是非常明确也!谈论三世因果乃是佛陀的恩德普及利益于人民之生计也,人们正是因为不能够深思,是故不能了知也。
  上古之世,人心世情淳厚朴实,胜过于像法末法时期之道德沦丧人心浇漓,不只是有多少倍而已。周文王之恩泽,可以普及于路旁之枯骨。可是不到其数百年之后,杀人而用来殉葬之风气便普遍于天下。列国诸侯死亡之时,杀害其所爱的大臣妻妾,动则达到数十数百人。不但是不生起慈悲怜悯之心,反而却以殉葬之人数众多当作是荣耀。于是彼此互相仿效比较。以秦穆公之贤明,尚且杀害一百七十七人来殉丧。子车等三子,乃是国家的良臣,也不能为了国家和人民来考虑而想办法劝导国君不要施行殉葬之事。更何况是其他无道之暴君呢?国君都如是无慈心而行殉丧之事,大夫与士人,亦各自随其能力所及而做殉丧之事。虽然是孔子、孟子、老子、庄子一齐出世,也没有办法可以停止此事。
  一直等到佛教传到东方而来,阐释说明因果报应之事,令人戒止杀生而放生,断除荤肉而吃素食。即使是昆虫蚂蚁跳蚤虱子,尚且都要令其爱护疼惜,不要施行杀害之事,更何况是对于人呢?这是因为一切的众生,皆有佛性,都知道贪生怕死,皆是我们过去的父母眷属,皆是未来的诸佛世尊。是故本来就应当仁慈爱念,怜愍体恤,何敢再妄行杀害之事,以充足于自己的口腹之欲呢?
  佛法的慈悲风气一吹扇于世间,胜过了残暴而去除了杀生。不要说是诸侯大夫士人,不敢再杀人来殉丧。即使是南面称朕的帝王,也不敢实行此殉丧之恶法。即使是有一两位暴虐君王实行此事,也断然不敢以多人殉丧为荣耀也。假使没有佛法的六道生死轮回之谈,和善恶因果报应之说,则后世之人,能够享尽其天年然后才死亡者,恐怕便很稀有了。此三世因果乃至是佛法中至为浅近之法,而其功效尚且能够如此。更何况是自心体性这种极为幽微之理,与断除迷惑证得真性之究竟佛道呢?
  而我佛如来随顺于众生之根机,循序渐进善于诱导。最初以五戒十善之人天乘,接引劣根机的众生,以作为超越凡情进入圣位,了生脱死的前方便。若是根机稍微深厚者,则为其说四谛十二因缘,令其断除见思二惑,证得声闻缘觉之二乘果位。
  若是大乘之根性,则令其发起广大菩提心,普遍修习六度万行,向上追求于佛道,向下度化众生。兴发无缘之慈心,生起同体的大悲。不住于色声香味触法而行布施,以及种种六度万行之事。度脱一切的众生,令其证入无余涅槃。不见有能度众生之我,与所度化之他人以及众生,而且连他们所证得之无余涅槃的寿者相也不可得。由于其能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等四相不执著,能施、所施和布施之事,三轮体空,是故能令尘沙惑、无明惑,也因此而消灭。随著其功德修行,以次第证得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之菩萨果。以及全体彰显自性,彻底悟明唯心之旨,福德和智慧圆满,智德和断德究竟之佛果也。
  又因为末世的众生,根机极为低陋下劣,如果不是仰仗诸佛如来洪大誓愿之力,决定很难在现生即得出离于生死轮回。由此之故释迦牟尼佛以大慈悲心,特别开启了一个仰仗阿弥陀佛的慈力以了生脱死之净土法门。只要具有真实信心恳切期愿,并且能够执持阿弥陀佛之名号,求生于西方极乐世界,其所修行的一丝一毫的世间善法,以及六度万行种种之功德,悉皆可以回向往生极乐世界。此则是以自己的信心愿力,感得阿弥陀佛的慈悲加持,众生与佛彼此感应道交,必定承蒙阿弥陀佛之摄受。等到了临终之时,蒙受阿弥陀佛之接引,而往生于西方极乐世界。
  既得往生极乐世界之后,则圆满脱离一切众苦,但受种种诸般之快乐,亲近就学于阿弥陀佛,参学跟随于清净大海众之菩萨,其证得无生而成就无上正觉之道,就如同操持左券而领取我们寄放之旧物。相校于彼倚仗自力以了脱生死者,其困难和容易就如同苍天和深渊之高低悬殊也。此外倚仗自力而修行者,百千万人当中难得有一个两个即生便能了脱生死。以其必须要定慧全部具足,痴惑业力清净究竟,才可以如愿以偿。假使痴惑业力有一丝一毫尚未除尽,则生死轮回决定难以出离也。
  若是仰仗阿弥陀佛慈悲广大之力,则只要信心愿力真实恳切,则一万人中也不漏失一人而皆得往生。其净土念佛法门乃是三根普被,利根钝根全部收摄。上根机者则能迅速证得法身,下根机者则可带业往生。释迦如来度化众生之心怀,唯有西方极乐净土法门,才能究竟舒展通畅也。由于其有如上种种的利益,是故古今以来的圣君贤相,杰出人士和英伟之人,莫不是自我修行亦度化他人,努力护持佛法而使其流通。以其能够暗中辅翼世间圣人之治理世间,明显地帮助改善世间的民情,消除祸乱于尚未发生之前,证得本自具有之佛性也。
  近来的世道人心,每日每日趋于低下。人人各怀私我之见,彼此互相对立竞争。以致于刀兵战乱连绵不绝,无有一时的安定静谧。而在上有好争之执政者,在下者必定有更甚于此者。于是便有一班顽劣之民,尽去作土匪盗贼,放肆地去造作抢劫之事,惨毒伤害一般之生民。人们由于以恶业所感,上天便以灾害来相应,于是水灾旱灾疾病瘟疫,台风地震,种种惨烈之灾害,便频频地于各地出现,国运于是危难而岌岌可危,使得人人民不聊生,一般人即使想要从事拯救,可是却苦于力有不及。
  唯有恳求当权执政的诸公,以及一切的同胞,悉皆能够本于忠恕之心,以实行慈悲之道。视一切的人民,皆如同胞兄弟,彼此互相扶助护持,勿要造作残杀伤害之事。仔细思惟善恶的前因与后果,必定要努力修德而实行仁义。利益他人者实在就是利益自己,不论是此生和他世,其获得的福报皆是绵延无穷。残害他人者实在是更甚于伤害自己,不论是现在或未来世,其痛苦的果报也是无穷无尽。与其逞意权势于一时,以致自己的神识受苦于长久时劫;何如用修习德行来毕于一生,以期望身心享受安乐于多生多世呢?
  然而在凡夫地之人,尚未断除痴惑恶业,纵使能够生于人天道之中,终究不是究竟安隐之处。假使能够人人随分随力,执持阿弥陀佛的名号,求生于西方极乐世界,以期受尽此一生的报身之后,高登于西方极乐世界,如此方为最上的脱离痛苦之道。而身为堂堂的一个大丈夫,怎么能够忍受本自具有的佛性,常常被痴惑恶业所束缚,而受到生老病死之苦所毒害呢?
  张季鸾先生,特别刊行中华新报,每日专门开辟一个专栏,以提倡佛学。举凡释迦如来应化之事迹,佛法正道之流通,信受佛法与毁坏三宝之罪福果报,修持佛法的广大利益。以及戒杀放生,吃素念佛之言论和事迹,随其方便而登载于报纸之上。冀望阅读此报的诸君,能够一同悟得心佛众生、三无差别之道理。以便实行断恶修善,恢复本源心地之胜事。
  我认为此乃是护国救民、正本清源之大道。因此将我们人类的天职,天地之化导育成,古圣先贤之心法,佛教的大纲要领,以及世间灾乱之所以开始,天下治平之所由来,撮取其简略者而言之,以贡献于当世具有智慧眼之高人。我所惭愧的是我的用词文字拙劣粗朴,不能够通畅地显发其蕴藏之奥义。然而其中的意义,绝对不是狂妄之谈或任意杜撰,实在是有可以取法之处也。
  此外人生在于世间之中,其所资藉可以成就德行,通达才能,建功立业,以及一才一艺以养活自身家庭者,皆是由于文字住持道术义理之力,才可能得以成就。因此文字乃是世间的至宝,能够使平凡之人成圣,愚痴之人生起智慧。贫贱者变得富贵,疾病者得到健康安宁。圣贤的道眼法脉,流传而得之于千古之后。乃至于自身家庭所经营之业,可以遗之于后代子孙。如此种种之事,莫不是仰仗文字之力。假使世间没有文字,则一切的事理,皆不能够成立,而人类与禽兽便没有什么差异也。
  文字既然有如是之功德,是故便应当珍重而爱惜之。我私自观见如今之人任意地亵慢污秽文字,简直就是以世间至宝而等同于粪土也。如此之人难道不会现生折损福德和寿命,来生变成愚痴而无知无识吗?此外不但是有形的文字,不可以亵慢污秽而任意遗弃。而无形的文字,更是不可任意亵污遗弃。孝悌忠信礼义廉耻,若是不能接受而亲自躬行,则便成为亡八字也,无形之此八字既亡,则在生为衣冠禽兽,死后便堕落于三途恶道也,如此可不哀哉!
  印光大师论文集终

印光大师论文集白话浅译—挽回劫运护国救民正本清源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