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2/8/5 0:00:00 点击数: 1549
内容:

   十九年前,我买了一头小牛拉木头,一、两岁,很可爱。我很爱惜它,从不愿意借给别人使。它干活有劲儿,肯卖力,一般再大的牛只能拉七、八十公分的木头,我这头牛个头儿不大,却能拉一、二米的木头。套车的时候,只要一掀开,它自己就进去。每年冬天能为我挣好几千元。
   我和它慢慢有了感情,就像兄弟一样,相互能感通。它即使不在眼前,我也知道它在哪个山沟、有多远,一去,果然在那儿。
   一晃十多年了,牛老了,不能干活儿了,走路都没精神,我便把它卖给了杀牛的,当晚就梦见它掉眼泪。第二天我去看它,心里挺不好受,喂它一些吃的,它一口都没吃,知道晚上就要被杀了。
   从那以后,我经常梦到这头牛。它有时在梦中追我、顶我,有时警告我。一梦到它,第二天准不顺,多年都形成规律了。所以,后来一梦到它,第二天我就不出去干活儿了。想来这头牛还一直跟著我,可能对我又爱又恨吧。
   我来上海还梦见几次,二姐王恒梅让我念佛七天,每天一百零八粒的佛珠二十一圈,念完回向给它。从此,它就再也没来到我梦里—— 应该是乘佛功德超生了吧。(秦艳权口述 释净宗记录 二○○四年十月三十日于上海)

亡牛超生 不再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