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2/8/5 0:00:00 点击数: 1520
内容:

   我在东北老家时并不信佛,来上海的头一天,我二姐王恒梅让我念佛,我就开始念。大约五、六天后,天天梦见我父亲在受罪,而且没钱花。
   我父亲已去世十多年了,我在东北从来没梦见,怎么跑到上海这么远,反而天天梦见?我问二姐,二姐说:“你父亲在受苦,需要你给他功德,好救他。你以前不念佛,没有功德,找你也没用;现在你念佛了,就有功德了,所以他来找你,天天晚上托梦给你,这是感应,不分路程多远,不管你在哪里,都能找到的。”
   二姐让我以七天为期,一百零八粒的念珠每天念二十一圈,回向给父亲。我开始念的当晚,父亲就不再出现在梦中,直到现在都不再梦见父亲。
   因为我哥同时有烧纸钱给父亲,所以他认为是他烧纸钱起了作用,不一定是念佛的关系。可是如果烧纸钱能起作用,我们每年父亲的忌日及清明、冬至都有烧很多纸钱,烧了十多年,为什么父亲还来找呢?经我这么一说,我们哥俩都认为父亲确实是被佛救了,所以才不再来找我了。(秦艳权口述 释净宗记录 二○○四年十月三十日于上海)

念佛当晚 亡父脱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