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2/7/15 0:00:00 点击数: 2158
内容:

[第一世]     
  在恐龙灭绝之后不久,她爱着他,他不知道。她把最甜美的果子喂到他嘴里的时候,他不知道。她把最精美的兽骨项链挂在他脖子上的时候,他不知道。甚至当她温柔地依偎在他怀里,带着笑容睡去的时候,他还是不知道。
  他穿着这个族里最漂亮的兽皮衣服,戴着这个族里最漂亮的兽骨项链,身边还跟着这个族里最漂亮的女人,但他好像习以为常。习以为常通常不是一件好事,在习以为常的掩盖下错过了好多该发现的东西,好多不寻常的事。那时候,和外族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胜利者得到奴隶以及生存的权利,失败者注定失去一切。这是自然的规律。    
  在无数次氏族战争中的某一次,他们战败了。有的人失去了自由,有的人失去了生命。失去生命的多是男人,失去自由的多是女人。长久如此已成习惯,没有人觉得这不公平,技不如人应该认输。被俘虏的男人等着被杀,女人则等着被某个异族男人领回他的洞穴。她和他都将成为异族的奴隶,他们在一起的曰子也将成为过去。但她没想到他可能被杀。当她看着他在异族人的刀下倒下去的时候,她哭了。那一刻,她的心真正地碎了。她曾经为他哭了无数次,他看到了最后的这一次。直到那一刻,他才明白原来一切都非比寻常。他在心里说,我欠你一滴泪。
  他的世界完结。不久异族的首领得知有个女俘虏死了,据说是因为心碎了。 
  [第二世]     
  他是一只飞鸟,她是一条游鱼。他们维系前世的爱情,却无法见面。他去找神——飞鸟总是最接近神的动物。神对他说:你们的姻缘是三生三世的,这是第二生,既然这辈子没指望了,还是等下辈子吧。鸟的心在哭,但没有眼泪。神轻轻叹了口气:我看见你的心在流泪。我可以用法力让你能够流泪,但是你要记住,只有一滴。过了一会儿,神又说:我再告诉你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吧。据以前的神说,只要大海干枯了,水里的游鱼就会变成飞鸟……     
  他飞走了,当神自我忏悔时已没了他的身影:“哎,我又说谎了。” 
  此后的曰曰夜夜,他抑制着自己思念的眼泪,不停地衔着石头投到海里。在心里,他无数次地看见海干枯了,她变成了鸟,然后他对着她流下那一滴珍贵的眼泪,对她说“我爱你”。  
  有人说他是布谷鸟,提醒大家及时播种;有人说他是精卫鸟,为了复仇才要填平大海。他们都错了。因为他们不知道这是三生三世的爱情。    
  直到有一天,他要倒下了,虽然他相信大海终有一天会干涸,但是他确实精疲力尽了。他想哭,但他拼命地抑制自己,声嘶力竭地喊“不哭!不哭!”他挣扎着最后一次飞向大海——他要倒在海里。他渐渐地沉向海底。在生命最后的一刻,他看见了她的身影。她也看见了他。但是他们看不见彼此的眼泪,因为他们都在水里。 
  [第三世]     
  当她还是鱼的时候,她发誓要变成飞鸟。于是第三世她成了一只飞鸟。这一世他是一只小飞虫。
  她拜访了神。神对她说:这是你们最后一世的姻缘,是最后的机会了。过了这一世,你们彼此将相忘于江湖。神又一次看见鸟的心里在流泪,于是对她说:在他的第三世,你会遇到危难,到时候他会穿着金甲圣衣救你于水火之中,然后还你一滴眼泪。风,把她和神的对话送到他的耳朵里。他笑了。他知道他终于可以在这第三世见到她了。这样,那些话,那滴泪,可以找到自己的归属了。        
  这一世,他们互相寻找。向左,向右,不断地选择。不止一次,他们在同一条路上飞过,不同时间却让他们错过。不止一次,他们在即将相遇的时候,选择了相反的方向,各奔天涯。他们彼此追逐,他们无数次重复着对方的路线。他们无数次地错过。        
  冬天的某一天,风告诉他,她在朝着他飞来,他可以在这等。他欣喜若狂,偎在一棵松树上四处张望。他发现阳光竟是那样的灿烂。这两世,他是第一次有时间注意到阳光。在阳光中,他却猛然感到了自己的死亡。他恨,他恨飞虫的寿命太短暂;他恨前世的飞鸟不能游泳;他恨自己那么晚才明白她爱着他。那金甲圣衣呢?那一滴泪呢?难道神又一次说谎了?    
  她飞来了。但他等不及了。他依偎的那株松树哭了。松脂的眼泪把他包围起来,紧紧地,裹住他最后的一点生命力。他付出了自由行动的代价。这是最后一世了。谁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再次错过。    
  她飞来了。他喊,声音在四围的松脂里消失。她看见有个金黄的东西,是那样耀眼。但是她错过了,因为在她心里,多耀眼的东西也没有他重要。
  最后一世,他们还是错过了。在她精疲力尽倒下去的时候,太阳哭了,因此天阴了;风哭了,因此下雨了。        
  [其后]         
  时光依旧向前飞奔,轮回照样进行。千年的轮回,使松脂变成了琥珀。而他,凭着那一点点生命力活在他的第三世,守望着那段姻缘。无数次轮回之后,她变成了女人,忘记了那段三生三世的姻缘,找到一个心爱的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她的男友一天看见了这只琥珀,买下来作成项链送给了她。她把它挂在脖子上。这是第一次,他们又能这样如此亲近地待在一起。但他已不能言语,她也早已忘记。看着她和男友幸福地生活,他有时候嫉妒,有时候开心,但更多的是悔恨——如果自己早一点明白,现在生活在一起的将是他和她。他无数次地哭泣,但他已无泪。        
  公司失火的时候,她在顶楼。火势很大,她拼命地跑。火神咆哮:我还要吞噬一条生命!她听不到,因为她是文明的人。他听到了,他还活在他的第三世。那一刻,他蓦然记起千年之前神的话语:“在他的第三世,你会遇到危难,到时候他会穿着金甲圣衣救你于水火之中,然后还你一滴眼泪。”     
  奔跑中,她感到脖子上的项链蓦然脱落。但是她无暇顾及。她要跑出去,她的男友还在等着她。在她身后的火海里,那只琥珀融化了,从琥珀中冒出一个气泡——那是他在松脂凝固之前为她流下的一滴眼泪。火神吞噬了最后一条生命,在她的背后止步。        
  她逃出了火海。人们都说她能从大火里逃生是个奇迹。她的男友抱着她,大声地哭者说“我爱你。”周围的人见证了他们的爱情,但是没有一个人听到火海里那只千年之前小虫的临终话语,那也是一句“我爱你!”         
  神在天空中望着一切。“在他的第三世,你会遇到危难,到时候他会穿着金甲圣衣救你于水火之中,然后还你一滴眼泪。”神哭了。      
  [最后]     
  轮回继续,生命继续。唯一不再继续的,是那段被遗忘的三生三世的姻缘。 

前世欠你一滴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