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2/7/15 0:00:00 点击数: 2290
内容:

净德 述 净宗 记 
  前 言
  7月3日一早,净德法师去“善导堂”(经书结缘处)取念佛机,直到中午才回来,说了他一上午的奇遇。我听后,同觉颇为奇特,虽以佛理来说本属平常,但现见现闻,确能令人深信:六道轮回之真实不虚,念佛往生之指手可得。任何众生,只要愿生净土,称佛名号,彼佛立即来现,个个都能往生。感应之速,犹如电光。信哉!
  彼此相谈之后,深惜当时未能摄像,不然摄下来很是精彩。净德法师说,一上午的事太多了,自己记得转述的有限,已请当事人笔记。余因当事人联系不便,不知何日送来,又恐日久忘记,遂据净德法师转述,先记如下,供养诸莲友,增长念佛心,念念称佛名,同生极乐国。
  净德法师到善导堂之前不一会,先已来女孩,叫裴颖,二十四岁,看上去很老实腼腆的样子。
  小裴:“师父,我今天一早就想到寺院,但不知怎么还是来到这里。我有点事想问。”
  法师:“何事,你说吧。”
  小裴:“我苦啊。心很苦,很累,想哭都哭不出来。”
  法师:“究竟是什么事呢?”(心想,这么点小女孩,正值青春,有什么事让她觉得这么苦。)
  小裴:“我家里供有仙堂。”(编注:仙堂,即家中供奉灵鬼灵畜的场所。)
  法师:“噢!”(原来如此。)
  小裴:“我不想再供,前几天一把火把它烧了。我这么做对吗?”
  法师:“对!这些不是正确的信仰,会让我们走入歧途,应该远离。不过,你知道念佛吗?”
  小裴:“知道。我看过一些书。”
  法师:“你自己念佛,也要教它们念佛啊。”
  说话期间,看得出来小裴在极力支撑,此时已支撑不住,忽然之间,变了脸色,声调、神态都变了。
  (一)
  “我是鬼。住在山里,生活环境太苦了,互相惨杀。我很小的时候就被父母抛弃了,我那么小,他们就不要我了,太狠心了,我到现在还恨他们。小裴还这么点高的时候(用手比,五、六岁样高),有一天我看见她,招呼她过来。她来了,我就附上了,一直到现在。有时我看人不好,就让这个小裴去佐索(害)他。其实小裴人挺好,挺善良的,我也不好意思太害她。”
  (点评:遇到小孩烦躁哭泣等异常现象,有的父母不解,就采取打骂等高压手段。若以此例来看,说不定是被外邪附体所致,不过小孩子说不出来,此时父母应当想到,可念佛回向给他,就会化解。)
  法师:“是啊!你这么做,知道什么后果吗?不要这样。你很苦,想离苦吗?那就和我念佛吧。念佛能够离苦,跟阿弥陀佛到极乐世界,什么苦都没有了。”
  鬼:“我也能去?”
  法师:“能!你念佛,见到阿弥陀佛来了,你就跟着去。我们一起念佛吧,多念几句。”
  鬼合掌跟着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约三、四分钟,小裴双手向上一托,作了一个如同鸽子放飞的动作,醒来了,说:“走了,走了。”长叹了一口气,好象很累的样子。
  (二)
  但没说几句话,瞬间又变了,架起二朗腿,翻脸鼓眼的。(一个文静腼腆的女孩,转眼变了样子,作出种种古怪难看的动作,比演员还逼真。)
  “我是蛇。你不怕我吗?你敢摸我吗?你看我身上的纹。我的纹漂亮,不过说实在的,我自己都不愿看。我的须子长啊,牙也长,你看(随手做一个捋牙的动作),喜欢喝血。你不怕吗?”
  法师:“我不怕,我想和你交朋友。”
  蛇:“你愿意和我交朋友?为什么?”
  法师:“为你好。你愿意,我的血也可以给你喝。”
  蛇:“我神通广大,我当年威风啊!杀人无数。我经常回忆以前威风的样子。”
  法师:“噢,你姓什么,是谁?”
  蛇:“我姓什么?我姓林,不对。我怎么想不起来我姓什么了呢?”
  法师:“你神通广大,怎么这点小事都不知道。”
  蛇:“想起来了,我是查尔多,是山海关总督,清,光绪年间。我真不服,我老婆和我一起,她怎么就投胎成人,我怎么就变成蛇了呢?”
  法师:“你成蛇还是便宜你了,杀人无数,该下地狱。地狱你知道吗,你不是神通广大吗。地狱刀山、剑树,刮肚、扒皮……”
  蛇很惊恐地:“哎,哎,别说扒皮。我每年扒一次皮,太苦了。”
  法师:“你死了下地狱,可比那还苦。”
  蛇:“我还会死?我神通广大,还会死?”它不知道自己会死。
  法师:“谁都得死,你不过寿命长些,也要死,神通不管用。”
  蛇:“我做总督的时候,也上寺院,也捐钱。”
  法师:“还不错,还有点善根。”
  蛇轻声凑过来说:“我有善根?告诉你吧,我捐钱,就是为了升官发财。”
  法师:“是。你就为了升官发财,也没白捐,也种了善根,不然你早下地狱了。”
  说话间,进来一个胖妇女。
  蛇眼睛开始乱转,斜着眼说:“我告诉你,她的血好。”
  法师:“你别老想着谁的血好,这样下去会更苦。”
  蛇:“我就喜欢喝血,要吃肉。小裴她还吃素,我也捞不着吃。有一天我让她杀鸡,她不杀,我硬让她杀。她还是杀了,也吃了,我也趁机好吃了一顿。”
  (点评:可知嗜吃血肉的人,会被邪气精灵看中,附他的体。因为这些邪气精灵,自身福报浅,往往靠附人身,人吃肉的时候,他也可以趁机饮血吃肉,所以还是吃素安全。小裴应该是没有吃素之前就被附上的,如果一开始吃素念佛,绝不会被附体的。可参阅本博客“现代女鬼,真实故事”。以此而推,有的人好血肉,想断也不易断,会不会也是被精灵附体,自己做不了主呢?若如此,那就更要严断了。)
  法师:“不要这样。这是造业,你知不知道,将来要下地狱。我是出家人,不会骗你。”
  蛇:“对,出家人不打诳语。”
  法师:“你也知道这个?”
  蛇:“小裴说的。”
  法师:“念佛吧!我教你念佛,就能离苦,你不是不想蛇身吗?”
  蛇:“念佛有什么用?念佛就能好?”它不太明白念佛是怎么回事。
  法师:“是啊!念佛管用,念佛就能好。”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念了一会儿。
  蛇:“后面还有那么多在等着,我就不耽误更多时间了。那我回去念佛了。”
  (三)
  说着小裴深叹一口气,又醒过来,但还没来得及多讲话,又变了脸,细声细气,扭扭捏捏的。
  “我是小观音啊。有许多人供我,我有他心通,他们想什么、求什么我都知道。”
  法师:“噢,你也知道他心通?”
  小观音:“小裴说的,知道人家心里的想法,叫他心通。我可喜欢知道人家想法了。他们供我,我很高兴,但怎么有时候我也很苦呢?”
  法师:“你知道为什么吗?你不是观音,你冒充观世音菩萨,那是很有罪过的。再说你接受人家的供奉,不能替人消灾,你不折福吗?又怎么不苦呢?只怕将来苦更大。”
  法师想知道她是哪一类众生,便问:“你现在住哪里?”
  小观音:“我原来住小裴那,她前几天一把火烧了,我没地方住,到处飘荡,是游魂。”
  噢,原来也是野鬼呀!“随我念佛吧!可以永远离苦,可以往生极乐。”
  小观音:“我就不明白,前面那个鬼,他怎么就可以走呢?”意思是她自己比那个鬼强,福报比他好,心里不服那个鬼也能走。
  法师:“你看见了?”
  小观音:“是啊,一片金光,走了。”
  法师:“他能走,你也能走,我们念佛,你见佛来了,就跟着走。”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过约四五分钟,只见小裴又做了一个鸽子放飞的动作,人醒过来,说“走了。”
  法师:“你看见啥了?”
  小裴:“一片金光。”
  (四)
  接下来没说几句,脸又变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
  法师:“你是谁?”
  “我姓黄。知道了吧。”
  法师:“噢,知道了。”
  黄鼠狼:“我们也可以念佛吗?我们念佛也能走吗?”
  法师:“可以。谁都可以念。谁念了都能走。”
  黄鼠狼:“法师,你能不能等一等,我去把我的弟兄们都叫来。时间不会长。”
  法师:“好吧。”
  大约过了三、四分钟。
  “法师,我们都来了。给我们皈依吧。上次净宗法师在开发区,小裴有去皈依,我们没有去。我们都有神通,还皈什么依?但现在想皈依,没皈依,就好象在外面走路,身上没有带钱一样。”
  (点评:孤身在外,身上没钱,就没有依靠,心里没底,胆气不壮。漂泊六道中,皈依三宝,即有功德法财,受三宝保护,有依有靠,胆气就壮;不皈三宝,就没有功德,自然贫穷困乏,无依无凭。这个黄鼠狼倒是说得很形象、很贴切,因为他有感受,它知道皈依的必要和好处;而有人即使去皈依了,也不知道皈依三宝的好处,这么一比,人还远不如这只黄鼠狼。)
  法师:“好!你们跟我念佛就皈依了,佛就来接你们。我们念佛。大家一起念。”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不几分钟,小裴站起来,对着佛就开始礼拜,神情很感动、喜悦,边拜边念,然后又是做着鸽子放飞的动作,说:“走了,走了,全走了!” 面部很喜悦,脸都泛红。
  法师:“你都看到了?”
  小裴:“是啊!但我没看到佛,只看到一片金光大道,他们顺着金光都走了。我今天真是太高兴了,太轻松了,好象卸了千斤的担子,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谢谢师父。我念佛更有信心了。师父,我对你说这些你不怕嘛,我说给工友们听,他们都怕。”小裴一直感恩得笑得合不拢嘴。
  法师:“我不怕,这些都很正常。你是什么文化,今天的事,你都记得吗,能写下来吗?”
  小裴:“我是初中,我都记得很清楚,能写下来。”
  附 记
  裴颖,普兰店市人,在大连开发区做工,离金州善导堂有几十里。净德法师是第一次碰到此类附体之事。
  法师说:这些鬼畜道的众生,如果按人来说,素质都不高,佛法善根也浅,特别查尔多,好象五马六混的地痞无赖一样;但他们有比人好的地方,他听着听着,能入心,就愿意跟着念佛。一般一开始都不太会念,要教,一个字一个字地教,不过因为小裴常念佛,所以它们也知道有这回事,但就是没往心里去。听我说念佛可以跟阿弥陀佛到极乐世界,什么苦也没有了,他们也不问“什么是极乐、什么是往生”,好象都懂了,愿意念佛,这是他们的长处。不像人疑问多,有人听了不信,反而自以为是地诽谤。
  头一个鬼占的时间最长,后来的时间越来越短,因为都快中午了,他们大概也知道我要走了,所以都很有秩序,很自觉地加快了。现在想来,我一去的时候,就已经来了好多在那里,小裴讲话时,他们都急了,所以一个个接着上来。每走一个之后,小裴就恢复常态,但没说几句话,下一个又附上来。最后一批,走了不知多少,总之很多。下次可问一下小裴有多少,她看见的。
  结 评
  这些鬼畜类众生,业报所感,生活困苦,对佛法向来陌生,念佛还要从头一个字、个字地教,但都只念三、四分钟,就被佛光接引往生净土。
  由此例可知:
  一、弥陀救度非仅人道,而是遍于畜、鬼,当然也及于地狱道。
  二、以弥陀之慈悲愿力,往生非常容易,想往生当下就得往生。
  三、这些鬼畜类众生, 虽说念了三、四分钟的佛,其实也不必三、四分钟,以经典来说,一声当下即得往生。所以用了三、四分钟,当是因为他们对往生净土太陌生,还在犹豫之中。
  四、这些鬼畜类众生,没有任何修行,对佛法也没有深解,当然也谈不上任何信心体验,一切都谈不上。听说念佛可生极乐,他们连极乐世界也不问,并不是他们明确知道极乐状况,而是说明他们不关心极乐,他们关心的是离苦,之于离苦到了哪里、怎么样?并非它们关心,也就是说它们愿念佛是为了离苦,并非明确为了往生。
  听说念佛可离苦,愿意念佛;正念佛时,佛光即现;佛光来现,业障消除;业障消除,身心安乐;身心安乐,愿心开发;愿心开发,当下光摄往生。
  五、这些鬼畜类众生,神识来附体,神识的存在方式,很容易看见念佛光明,又没有肉体的障碍,所以佛光照摄时,愿往生的当下即蒙光摄往生。人道众生临终神识离体,他人助念时往生状况当与此类似。
  六、名号即是无量光,称名之时,佛光即现,佛身迎临,人而不见,是因为我们身心的障碍所致,有神通的人,通灵的人,神识界的众生都当下可感知的。但念佛人虽不见佛,佛却常见念佛人,所以善导大师说:众生拜佛,佛即见之;众生念佛,佛即闻之;众生想佛,佛即知之。佛常见、常闻、常知我们在念佛拜佛,愿求往生,虽然我们肉眼没见到佛,但佛的光明一刻也没有离开我们,所谓“烦恼障眼虽不能见,大悲无倦常照我身”。如此一生念佛,一生在佛光明中,临终之时,神识自然见佛显现,受佛加佑,身心无苦,正念分明,如入禅定一般,命终神识离体,再也没有肉体的限碍,自自然然随佛光明,乘佛宝莲,往生佛国。就好象几根网线,兜住了一只水果,网线一断,水果立即落地一般自然。水果代表我们的心,大地代表极乐净土,网线代表色身四大。念佛人,心向极乐,如水果被大地吸引,重力向下;念佛人暂时还未到极乐,不过四大色身所限,色身一断毁坏,自然被佛光愿力吸往极乐,如水果暂未落地,只是几根网线拦住,网线一断,立即落地一般。
  七、念佛人,现在就连身、连心包在弥陀的光明袋子当中了,等到我们粗劣四大之身毁坏时,弥陀即刻提起袋子,把我们提往净土,立即成为“虚无之身,无极之体”。 

灵鬼灵畜往生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