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7/10/19 14:53:37 点击数: 1801
内容:
【我】的心【得】
               ---迟发的东华感悟

        本想写一篇文章叫【我与东华情缘】或【我与万行上师的情缘】,奉献给一切求道者,但苦于压力和影响面未敢提笔。

        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我,在数月前结束的东华禅修班中,那个最差劲又捣乱的人,我叫清流居士高福军。我去东华非为禅修,是为降服傲慢而去的。

         五年前,骄狂傲慢的我,应东华之请参加万行上师图书流通会议,我断然拒绝了当的法务流通负责人妙莲尼师的邀请。告之:不感兴趣。但我可以代表清流佛教网专访万行法师,被妙莲尼师拒绝。妙莲师说:我们上师今年破例接受香港《文汇报》 的专访,是因某种特殊原因,才不得不同意的。

        轻狂傲慢的我在堵气与自尊中,带着几个学生出发了,由千里迢迢的东北抚顺去了东华。与东华高层和妙莲尼师几度接触后,万行法师终于接受了我的专访。

         自认为极有修学,很有名气修为的我,在我的专横自负中与万行上师见面了。当时我还不会叫上师,告诉妙莲尼师,万行是你们的上师,不是我的。

         细雨绵绵的翁源,变的晴空万里!采访极其成功。在僧众给我打的遮阳伞中,我的虚荣心在膨胀;万行上师在主动与我合影中,我的轻狂傲慢彰显到了极至。甚至我的学生指责万行上师为何不请我--著名的清流居士高福军讲法时,万行上师在向我道歉。

          清流居士高福军专访万行上师的视频网上存在了五年了,点击律数万次。虽然我正义正直,采访也在某种程度上确实促进了正法的弘扬。但因轻狂傲慢而自障解脱之路的我,在痛苦中挣扎。

         再回东华就是要降服自己轻狂傲慢的心,捣乱是为求打,以降服慢心。而板子落在背上,第一个念就是你敢打我,老子是著名的大德清流居士高福军,老子弄死你。

         当我的部下、学生问我这是为何时?我说我是来找打的,是为降服其心而来。心都降服不了,何谈弘扬正法!

        我没有主动见上师,上师却在禅修中见我!谆谆教诲刻骨铭心!七天的禅修只能进行五天,不是逃跑,而是弘法工作真的难以分身!讲不完的课,校不完的稿,接待不完的来访者。

         当我们清流团队离别时,看到崖壁上【东华复兴八百载,菩萨过百罗汉千】的万行上师提字时,我泪流满面。万行上师的博大胸怀,不就是我追求的人格吗?

        清流团队向主法僧众告别,虔诚的跪拜、真诚的顶礼是抚顺市国学协会清流人的真诚,是对正法的渴望!是对三宝的恭敬!是对释迦正法的忠诚!依依不舍是清流人的情怀!我的东华,我们永远的东华!愿正法久住,愿正气长存!
        
【我】的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