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2/7/13 0:00:00 点击数: 2820
内容:

倓虚法师主讲
修无法师
郑锡宾居士
张氏
倓虚老法师开示节要
倓老佛七开示(一)
倓老佛七开示﹙二﹚
倓老佛七开示(三)
徐马蕴淑老居士往生见闻记
关于念佛得往生的,出家、在家,男、女、老、幼,临命终时种种瑞相,都已记载在《往生传》内。这种例子已不胜枚举。我出家后,已亲眼看到二十多位,其他听说的还不算。现在为了启发大家的信心,且就我所看到的,举出三位来作例子。
【修 无 法 师】
修无法师,他是营口人,做砖瓦匠出身。因生活环境不好,做工时又嫌辛苦,因感到这个世界上只有苦没有乐,屡思出苦之法。后听人说念佛好,遂发心长时念佛。出家后,正式闻佛法,念佛心益恳切,逢人亦必劝人念佛。
民国十八年,我在东北哈尔滨极乐寺,请谛闲老法师来传戒。有一天,外寮一位师父找我,说从营口来了一位修无师,预备发心在戒期里行苦行。之后,领来见我。我问他能做什么?他说:‘我愿发心侍候病人。’时定西法师在极乐寺任监院,给在外寮找一间房。住了十几天,又来找我,说要走!定西法师在旁说:‘你发心来侍候病人,为什么刚住十几天就要走?太无恒心了吧!’修无师说:‘我不是往别处走,是要往生!请监院师慈悲,给预备几百斤劈柴,死后焚化。’定西法师问他:‘你几时走?’修无师说:‘在十天以内吧!’说完这话之后,他便回自己屋里去了。
第二天又来找我和定西法师说:‘给法师告假,我今天就要走!请给找一间房,再找几个人念佛送送我。’定西法师给在公墓院内打扫出来一间房,找几块铺板,搭一个铺,又到外寮找几位师父去念佛送他。
在他临往生之前,送他的人说:‘修无师,你今天往生佛国了!临走也应该作几句诗或作几句偈子,给留个纪念。’修无师说:‘我做苦工出身,生来很笨,不会做诗也不会作偈子。不过我有一句经验的话可以告诉诸位,就是能说不能行,不是真智慧。’大家听他说这话,觉得很踏实,于是大家齐声念佛。修无师面西趺坐,也跟著一同念佛,念不到一刻钟的工夫,就往生了!常住临时给打了一口坐龛,到了晚上装龛。虽是天气很热的时候,其面目清秀异常,身上一点臭味,一只苍蝇都没有。谛闲老法师和一般信佛人都争相去看,叹为希有!之后用木柴架起,举火焚化。红火白烟,一点邪味也没有。
后潘对凫老居士听说这事,特别将修无师生平念佛事迹写一篇文,印出来分给大家看,认为是僧人中的好模范。
【郑 锡 宾 居 士】
郑锡宾居士,山东即墨人,业商。因看佛经知念佛好,遂发心念佛,终身不娶。二十二年在青岛,我给说皈依和念佛的好处,自是念佛心益诚恳。把家里的事情完全交给他弟弟料理,自己专心念佛。
以后,他练习得能讲《弥陀经》。每年必由即墨经青岛住一两天,到平度县给善友们讲几次经。二十四年时,郑居士还请我去平度讲过一次经。
二十八年春,郑居士又经青岛去平度县讲经。过了两个多礼拜,有从平度县来的人跟我说:‘老法师,你知道吧?郑锡宾居士已竟归西!(胶东人谓人死曰归)我听他说这话之后很愕然。我说:‘前十几天他在这里路过时还很好,为什么这样快就故去了?有什么病?他怎样故去的?’来的人说,郑锡宾居士在讲完《弥陀经》之后,听经的人都走了,只剩下五、六位办事人。因大家都是朋友,在一块吃饭。饭后郑居士请他的朋友给租一间房子,说要走!他朋友说:‘你要走,为什么还要租房子?’郑居士说:‘我要往生,因恐死在别人家里,犯忌讳。’他的朋友说:‘我们是多年知交,不要说你是往生佛国,就是卧病不起,死在我家里也应当,何必另找房子!现在这里有很多信佛念佛的人,如果你真有把握往生,也给这一方念佛的人看看,作一个榜样。’说完这话,他朋友就在自己家里收拾出两间屋,搭一个铺。
郑居士和他朋友简单说几句告辞的话,抖擞了抖擞身上,在铺上面向西,盘腿坐好说:‘给诸位告假,我现在要走了!我们同是信佛一场,请诸位念佛送我一程吧!’他的朋友在旁说:‘你临终时还不说几句偈子,给我们作个纪念吗?’郑居士说:‘不用说偈子,就你们看到我这个样子,来去自如。你们就照我这样行,这就是个很好的纪念。’说完这话,大家念佛送他,不到一刻钟工夫,就含笑往生了。因此在平度县一带,人人都知道念佛好,也引起很多人信佛。
郑锡宾的弟弟,起初看到他哥哥抛家舍业,专门念佛,心里不高兴。后来经他哥哥一再劝说,也勉强信佛、念佛,但并不恳切。此次亲眼看见他哥哥念佛往生,预知时至,来去自如。知道念佛绝不是骗人的事,于是也一心一意的专门念佛。三年后也预知时至,念佛往生了!不过临终时稍微有点病,不如他哥哥那样痛快。
【张 氏】
女居士张氏,青岛人,生有一子一女。家境很贫寒,其夫在海港码头拉车为生。张氏住青岛市内湛山精舍附近,精舍内成立有佛学会。每到礼拜日,我由湛山寺到此讲经,居士们听完经后,再念一支香的佛。张氏藉此因缘,皈依三宝,得闻佛法,信佛很笃实。平素在家念佛,礼拜日即领其两个孩子去佛学会听经。听完经后,照例跟大家一起念佛。
二十六年冬,一日清早起来,张氏忽谓其夫曰:‘你好好领著孩子过吧!我今天要往生佛国了。’其夫因为生活奔走,对佛法少熏习,乃怒目斥之曰:‘得咧!我们家穷,还不够受吗?你还来扯这一套。’说完这话后不睬她,仍去码头拉车。
张氏又嘱其二子曰:‘我今天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去了!你们俩好好听父亲的话,不要淘气。’这时他两个孩子,大的不过十岁,小的五、六岁,听他母亲说这话,也不知是什么意思。仍旧门里门外的跑著玩。张氏把家里的事情略微收拾一下,便洗洗脸,梳梳头。因是穷家,也没新衣服换,便换了一套浆洗过的旧衣服,到床上面西趺坐,念著佛就往生了。
她两个孩子,因在外边玩的时间久,肚子饿了,回家吃饭。见其母在床上坐著,并未煮饭,趋前呼之不应,以手推之仍是不动。这时两个孩子才知道他母亲已经死了,于是哭著跑到邻居家去送信。邻人闻讯赶至,见张氏虽死很久,仍是面目如生,并赞叹其念佛功夫深。后其夫由码头回来,痛哭一场。
因家贫无以为殓,乃由佛学会诸居士给凑款,处理其身后事宜。
【倓虚老法师开示节要】
人生最要紧的事,就是念佛了生死!无论如何大家要按照自己的环境,忙里偷闲来静坐一会儿,念一个时间的佛。在工作时间也可以心里默念。不然,如果整天淫、杀、盗、妄,作奸犯科,造种种业,难免要堕落三途,轮回六道,将是受苦无尽了。佛在《楞严经》上说:‘汝负我命,我还汝债,以是因缘,经百千劫,常在生死;汝爱我心,我怜汝色,以是因缘,经百千劫,常在缠缚;惟杀、盗、淫,三为根本,以是因缘,业果相续。’大家请想想,造杀盗淫业,是多么苦!奉劝大家要快念佛,多念佛,所谓‘念佛一声,福增无量;礼佛一拜,罪灭河沙’。
以上,把念佛的好处,很散漫的说了个大概。至于详细处和究竟处,有《净土五经》与《净土十要》等可参考。现在我为了启发大家的信心,不过简单一说。希望大家既然知道念佛的好处,就要具足真信心,都摄六根,净念相继,踏踏实实,至至诚诚,老实念佛,将来同往西方极乐世界去聚会。
倓老佛七开示(一)
我以前跟谛闲老法师学教,在他那里参学。听谛闲老法师说:‘自己有好处,给人家讲讲说说也有好处,不会用功的也会用功了,会用功的就更会用功了’。所以我也说说,也有听过的,也有没听过的。听过的随意,没听过的也应该听听。
谛闲老法师收了两个徒弟,有个大弟子。出家前他已经结婚,有个内人,还生了个小闺女。他也没向家人商量要出家,当然他妻子不愿意,以后也许是善缘就难说了。他发心坚决非出家不可,谛老法师就收了这徒弟。他喜欢参禅。参禅,到那里去参禅?咱们中国最有名的禅堂是镇江的金山寺,寺建立在长江里的小岛上。他自己发心出家,当然很诚心,家也不要了,太太也没商量好就先出家了。女儿才几岁,寄托在兄弟家,他太太想不开就投江死了。他也不管,反正要出家修行,吵死弄活的也不管,他去修行,参禅。谛老法师于是就送他到金山禅堂修行。
他修行很认真,修行有十多年了,修禅修得很有点名誉,还收了不少徒弟,当了首座。有徒弟,有人供养,吃的、穿的、住的那样也不缺,心里就生起贪心。有吃的,有住的,又有人恭敬,心里就有点自满。你看参禅的不容易,他就打妄想,洋洋得意。岂不知他一出家时,他内人的鬼魂就跟著他,有十几年了。他内人不同意,不愿意他出家,鬼魂就跟著他,想扰乱他。他参禅修行真有功夫,就有护法神保佑,鬼魂不能够靠近迷惑他。他一打妄想,一贪,一得意,道行就退失了。护法神走了,鬼魂就得手,一下就扑到他身上,迷著他要他投江。他因贪心、迷惑,不能作主。
金山寺四周都是水。晴天,山就像在天上似的,天照江里。他要投江,他被鬼魂附身,身不由主的投到江里。有人看见了,就把他救上来,说这怎么回事?他不知道怎么回事。过了几天他又投江了,又让人救上来了。金山方丈和尚说:‘这不好!首座著魔了。他不懂水性,可别淹死了!赶快给他师父谛老法师报信,请谛老接他回去。’
他师父谛老法师这时正在宁波修庙,塑佛像,庙倒塌了重修。金山寺给送信说:‘你那徒弟在我们这里投了两次江没死,问他他也不知怎么回事。迷迷糊糊。请你把他带走吧!’谛老法师想想他是自己的徒弟,别人去还不行,谛老法师只有亲身去一趟金山寺了。让他来他还不来,叫他走也不走。这都是听谛老法师说的,都是真事。其实他就是给鬼魂扑到身上了,糊涂了。平常他跟好人一样,说好话,他说到投江时全不知道呢!谛老说:‘走吧!你别搅和了,人家都是修行人,你这左投回江,右投回江,跟我走吧!’
那时候轮船是平底的,在江里走。在轮船里有两个睡铺,底下一个,上面一个。谛老法师就睡在下面,他在上面,人好好地,平安无事,坐船回到宁波观宗寺。因为他在金山寺十几年,是有身分的人,是首座,当然有一间寮房。就送到寮房去安住,就在那里修行吧!这也就没事了。有一天早晨吃饭时,他没去吃饭。谛老法师惦著他常迷糊,请佣人查房找他。他屋里没人,后面窗户开著。谛老法师说:‘坏了!不好!这房门都是关好的,他从窗户出去,这不好了!这可能去投江,投河了。’这时候叫寺里大众分头去找吧!寺庙附近有护城河,水也很深,帆船可以进来。先在寺内找,没人,大众就顺河边找来找去。河大,围著庙,通著城。大约找了半里路,发现他已经在河里淹死了。没办法,就捞上来,抬回寺里,给他念经超度,埋葬就算了。
就在这时候,他出家时的小女儿长大成人,也出嫁了。往年他父亲出家,母亲死了,就在亲戚家住,姥娘家住。今天他女儿来了,谛老正打发人给他女儿送信,就在城里城外不远的地方。见他女儿哭著来了,告诉谛老,说我晚上做了个梦,父母今天上任。谛老问上什么任?她说她父亲在土地庙当土地爷,她母亲当土地奶奶。于是谛老忽然大悟,明了其中原因。正好寺外不远处最近新建一个土地庙,这时候同修大伙给他念念经,他女儿哭哭啼啼。谛老说:‘你今天当上土地公,我们来超度你,你也得显显灵给我们看看吧!’这时来了一阵旋风,大得很,转了半天,谛老说这必是他显灵了。谛老法师说这些,是譬喻参禅人一念之差,就落得这个样子。
倓老佛七开示﹙二﹚
说起念佛,他又想起一个徒弟。这都是谛老法师亲口说的。
谛老法师说:早先我还有个徒弟,这人是个手艺人,俗语讲锅漏匠,也就是盘、碟、碗、瓷器摔坏了可以拿锯子补好再使用,这时候没有了。古时碗摔三片、四片还能锯上,还一样使用。外国人看中国锯上碗盆不知是什么?这个锯上还能用,早先人们都俭省。那时谛老在金山参禅。早年讲过经,讲了好几年,人们都说他没参过禅,他说法不得力。谛老觉得参禅还算个什么呢?谛老在金山住了好些年,在那儿参回禅,以后讲经才有人信,才有人听。
他在金山住时当知客。有一天,从家乡来了一位老乡,是他小时候的玩伴。谛老法师原是买卖人,跟他舅舅学医。这时候在金山当知客,所以老乡来找他。这锯碗的手艺人,找他说要出家,要认他做师父。谛老法师说:‘你不行!你要出家,都这么大岁数了!四十多了,没念过书,学经教自然是学不了;苦行你又受不了。你出家不是找麻烦吗?’劝他多次,他坚持非出家不可。这从小就认识,又是老乡。谛老不得已说:‘你一定要出家,就得听我的话,我就收你做徒弟。’他说:‘那当然!我认你做师父,你怎么说,我一定听。’谛老说:‘你若听我话,你这么大岁数了,现学经教也来不及,你就直接修行,就听我说。’他说:‘你说什么,我都听!只要让我出家。’谛老说:‘早先有个手艺人,出家修行成道了!你就跟他学一学。’他说:‘你只要收我做徒弟,你怎么说,我怎么听。’于是谛老接著说:‘你出家以后也不要受戒,我给你找个小庙,你不要出庙门,就老实念佛。我给你找几个功德主护持你,供你吃饭。’
当时南方宁波信佛的人很多,差不多每个乡村都有小庙,都有人信佛,拜佛。我去过,在那住过三年整。我给你找个小庙,在里面什么都不需要,你只须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念累了,你就休息。休息好了就再念。黑夜、白天不间断的念,什么事也别管,到时候吃两顿饭,我给你找好功德主。
谛老法师那时很有名望,信徒很多,就托人办妥这事。教他修行方法,就是闭关,也叫方便关。一个小庙一个人住著,每天有老太婆到时候来给煮两顿饭,他就不做买卖(手艺)了。听谛老法师告诉他这个修法,准是好道;这道一修,准能得好处。他也不知道将来会得什么好处!谛老就回金山了。
以后他念了三、四年的工夫,那也不去。他那时正是初发心的时候,勇猛精进。俗话说,‘出家一年,佛在眼前;出家过了三年,佛就到灵山,离远了。’人在初发心时,就告诉这个法门,他就心诚,一修到底。时间长了就懈怠,不当回事。
他听谛老的话,只要睡醒,就念佛。他从前做手艺,挑东西,双腿有劲,就绕著佛念;累了就坐著念。谛老法师也不知他念得怎么样。就这样念了三、四年。有一天,他告诉煮饭的老太太:‘明天你不用给我煮饭了,我不吃午饭了。’老太太以为明天必是有人请他。这三、四年也没看他去那儿,他说,在当地有两个亲戚朋友。他出去看看回来后,就对老太太说:‘你明天早晨不用来煮饭了。’老太太以为他出去一趟,明天必是有人请他吃饭。
第二天老太太惦记师父,到吃饭的时候,就去小庙看他回来没有。小庙贫穷,不怕偷盗,虽有门也没关。老太太想想就说:‘师父吃饭回来了?’里面没人答应。走进屋,看见他在床铺下边站著,脸朝窗外,手上拿著数珠。老太太一看,问他话他也不答。仔细一看,师父已经死了!站著死的,念佛站著死的。老太太吓一跳,她就向邻近人说:‘师父站著死了!’这就来了好些人来看。看师父一手拿著数珠,另一手握著灰,扳开手一看,他手里有八、九块现大洋(银圆)。那时南方人吐痰的痰盂不是洋磁的,有点水在里面。它都是灰盒子,是一个四方的托盘,盒子里放有小灰。人吐痰在灰里,隔日倒了再换新灰。
一看那吐痰的灰盒子,里里外外都是小灰,他手上捏了一把灰,手里握著八、九块现大洋。人们明白了,他一定是做手艺时,做买卖时,存了的几块钱。当时大洋钱是很高贵的,存了也没有柜子放,也没有锁,他就埋在痰灰盒里。谁偷东西也不会想到痰灰盒子里去偷。他是恐怕死后别人不知道,他把钱抓在手里,站著念佛往生。他是预备拿著这些钱,让人们看看,好办理后事。应该是这个道理,这是谛老法师说的。
后来,他的几位护法给谛老法师送信说:‘你的徒弟站著死了!’谛老坐船第二天就来了。一看他那样站著都两、三天,就这样直直的站著。谛老师父这才给他办后事。谛老说:‘不错呀!你这出家没白出,比那当大法师,当方丈住持高明得很了,像你这样的成就不多呀!’很赞叹他的。
我说这谛老法师两个徒弟,一个参禅的,一个念佛的。你们诸位比一比,那个参禅的很有几年苦功夫,做了个土地爷。这个耍手艺的锅漏匠,人家念三、四年佛,立著就走了,总算是真有功夫。我听谛老法师说过两回,这是真事,很能警诫人。今天我说这话,大家要知道,念佛这法比参禅,比修止观,比修密宗,实在是超出,超近得多了!念佛法门,人人都能行,也不用把教理弄明白。只要肯念,不怀疑,不夹杂,不间断,准能往生佛国。
倓老佛七开示(三)
谛老法师自己说的:他在头陀寺做方丈和尚,常住作息的规矩早立了。每天早饭、晚饭之后,大众都一起念佛,绕佛三匝,然后回寮房休息。那时候寺里没有钟表,只有大公鸡报晓,到时候大公鸡一叫,大众就都起来了。去上殿,吃饭时过斋堂,那大公鸡一定要去。人们掉在地上的饭粒它都吃了。吃完了,在座上念完佛,该走了,那大公鸡就走在众人最后面,人们念‘南无阿弥陀佛’,一直念,这大公鸡在后头嘎叭嘎叭的叫著,仿佛也跟著念佛。你看希奇不希奇?这是谛闲老法师说的。它还跟著大众绕佛,人们绕出大殿,它也出来了。
有一天,人们绕念都出来了,大公鸡它不肯走。香灯师说:‘你怎么还不走!念完佛要锁门了。’大殿锁上怕有人来给弄乱了。鸡站在那不动,就站在佛桌前面,仰著脖子,嘎叭嘎叭高叫三声,死了!站著死的。你看看!它念的什么?‘南无阿弥陀佛’它说不上来,人们一念佛它就随著念,随著转。你看多通灵性!这是谛闲老法师在温州头陀寺当方丈时的事。我说这话,是给畜生念佛往生做个证明,做个证据。
你们诸位师父、居士,不管在家、出家,要知道念佛法门的真实利益,有工夫就得念。不管有效用没效用,到时候准能得好处,准有好结果。我没有工夫说这个,我自己亲眼看到的就有几个,亲耳听到的也有几个。不是古时候或多少年前的事情,都是现在的事情。好,多说不如多念!别耽误大家念佛。
【徐马蕴淑老居士往生见闻记】
净空法师俗家慈母马太夫人,于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九日下午四点三刻,在上海寓所安祥往生弥陀净土。详细经过情形,请见法师弟弟徐业华居士报告:
各位领导,各位大德,各位同修,各位亲朋、好友︰
大家好!阿弥陀佛!
今天我代表家兄净空法师以及全家,衷心感谢大家前来祝贺家母念佛往生极乐。
慈母马蕴淑生于一九零五年,出身清寒,心地善良,为人贤淑,勤劳持家。家父早年(一九四七年)病逝,家中一无所有。慈母做工维持全家生活。家兄失学,自找工作。
家乡解放后,得到政府的关怀,慈母能进工厂工作,我也能继续读书升学。一九五七年复旦大学毕业,留上海工作。慈母于一九六一年退职来沪,操理家务,勤劳节俭,助人为乐,邻里和睦。
一九八一年得到家兄信息。慈母看到家兄照片,知道家兄出家,心中有些难过。
一九八四年净空法师应邀赴香港弘法时,慈母在政府的关怀下,八十岁高龄,首次获准前往香港与家兄相会。慈母见到法师,心情平静,没有流泪,只对法师说:‘我天天想你!’法师对慈母说:‘要天天想阿弥陀佛,以后往生极乐,大家都能在一起。’
在港短短十天,初步闻到佛法。返沪后,从此吃长斋。每天念佛、礼佛,求生净土。慈母虽不识字,但听了法师弘法录音带,看了弘法录影带,知道念佛法门的好处,确信西方极乐世界的美好。开始发大愿,坚持一句佛号念到底。但初期每天念佛,有时夹杂,挂念日常琐事,以后能逐渐一切放下。尤其近两年,能一向专念,身心清净。有时海内外居士、亲友,包括法师来家看望,都很平静。说话不多,劝人吃素、念佛、同归极乐。
一九九二年曾患病住院,在病房中坚持念佛,广结法缘,和医务人员及病友关系很好。在院期间,还曾见到观音菩萨金色庄严,欢喜无量。住院一个多月,病愈回家。
一九九四年春又患病住院。有一天告诉桂芳(重侄孙女):‘我看到阿弥陀佛!’还说要走了。并关照:‘不要哭,这是喜事。帮我诚心念佛就好。’二十天后,痊愈出院。回家后又告诉桂芳:‘明春我要走。’
今年四月份,身无痛苦。有一天对桂芳说:‘我要走了!’桂芳问:‘到何处去?’老太太回答:‘去西方极乐世界!我带你去好吗?’桂芳说:‘我现在不去。你去过极乐世界吗?’老太太回答:‘我去过。极乐世界好得很!以后大家都去。’桂芳说,老太太是预知时至。
近来真正做到万缘放下,一心念佛。行、住、坐、卧都在念,吃饭也在念佛。有时跟念佛机默念,有时放声念。半夜醒时也在念,专诚精进。
五月二十五日美国赖桂英居士来家看望。慈母精神很好,劝大家念阿弥陀佛,求生净土。
五月二十七日略有感冒,用些口服药。二十八日有些热度,请医务人员来家治疗,静脉注射抗生素。二十九日开始退热,量血压、测血糖都正常。桂芳说,老太太这次又好了。
下午我扶她起来坐床。桂芳喂稀饭。我们一边念佛,一边喂饭。此时念佛机在枕旁是昼夜不断开著。突然念佛机发出重奏佛号。桂芳说,是否念佛机出毛病?但几声后又恢复正常了。慈母吃了半碗稀饭后,睁眼看著西面阿弥陀佛像,又回过头看我。于是仰望空中,念了两声阿弥陀佛,第三声阿…未完,就走了。我们给慈母助念。
慈母于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九日下午四点三刻(农历乙亥年五月初一)往生。身无痛苦(慈母有糖尿病,左脚跟有溃烂约两个月,一般不易愈合。但在一周前却痊愈而无疤痕。另外腿肿也消失了。不可思议),正念分明,在念佛声中瞑目,安祥而逝。走得潇洒,走得欢喜,享年九十岁。终于到达她日夜思念的净土。念佛往生极乐!
就在往生一个月前,法师从美国快件寄来《饬终须知》一书。可能有预感。这书对我非常重要。看完后,知道在往生前后应注意的事项。
慈母往生的当天,请几位居士来家,念佛不断。时至半夜,出现种种瑞相。居士们见到慈母头部放光,有见彩色;有见金黄色;有的见头顶有蒸气。室内常有阵阵异香。慈母面色如生,安祥如睡眠。
第二天(五月三十日),居士们轮流继续昼夜念佛、绕佛。下午六时许(往生二十四小时后),居士们开始给慈母沐浴、更衣。身无污秽,面色红润光泽,体软如棉(颈部、手足、肢体比生前还要柔软)。居士们见到欢喜无量,无不赞叹!
第三天(五月三十一日),上午九时多在佛号声中殡仪馆来人接迎。在搬动时,体软如常。工人均说从未见过。居士们告之,这是念佛修行结果。当时给工人送些佛书、佛卡。阿弥陀佛!他们也欢喜无量!
慈母虽不识字,自听法师开示,闻到佛法。笃信净土法门,发大愿,一心一意专诚念佛。预知时至,终于在一片念佛声中往生极乐。走得欢喜!这给我们家人树立榜样。亲眼见慈母念佛往生,鼓励我们今后更好地学佛。要断恶修善─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佛教是至善圆满的教育,可以使家庭圆满,国家安定,世界和平。学佛要在今后多做些济世利人、造福社会等,有利于祖国社会主义的建设事业。
净空法师现因在新加坡弘法,不能回国,但他来电,非常感谢大家。法师虽在海外,但心系中华,热爱祖国,拥护祖国和平统一,并为建设祖国和繁荣祖国的文化教育事业,尽自己一点棉薄之力。谢谢大家。
最后祝愿同修们,发菩提心,一向专念。一定能万人修万人去,皆可往生,同登极乐。谢谢。
法师来电:
现有美国净宗学会、美国达拉斯佛教会、华藏净宗学会、华藏佛教图书馆、财团法人佛陀教育基金会、高雄净宗学会、新加坡净宗学会、澳大利亚净宗学会、加拿大净宗学会等,均在诵经念佛,给慈母回向。我们全家非常感激。
慈母荼毗大典简介
(一九九五年六月五日下午一时至四时)
大厅正中横幅是‘南无阿弥陀佛’、‘花开见佛’。二旁对联为‘有子弘般若法界众生归净土;万人讽经咒修善积功念慈母’。大厅二侧另有横幅‘信愿行念佛’、‘决定生净土’。对联为‘持戒念佛修净业;临终正念见弥陀’、‘忆佛念佛为因;往生成佛为果’。
大厅正中供奉慈母大幅照片,下面有法师率家人叩敬花篮。二侧有韩大姐率领的华藏净宗学会、华藏图书馆、美国净宗学会、美国达拉斯佛教会等全体同仁叩敬的花篮。二旁还有财团法人佛陀教育基金会、新加坡净宗学会、加拿大净宗学会、澳大利亚净宗学会、高雄净宗学会等敬挽花篮。还有上海医科大学、复旦大学、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理研究所、上海居士林、街道居委会等送来花篮。此外还有海内外同修、亲朋好友送来的花篮花圈。大厅庄严。
当慈母灵柩推至大厅正中花篮丛中,慈母面色如生,安祥如睡眠。参加大典有上海医科大学、复旦大学、生理所、街道居委会等领导,以及佛教大德、同修、亲朋好友二百多人,还有一位比丘、一位比丘尼也来参加。四众弟子见到慈母面色红润,神色如常,皆欢喜赞叹。大厅还不时有阵阵异香,大厅一片佛号声。
一点半,大典在唱赞发愿中开始。由我致悼词,以后唱赞佛偈。由陈妙丽女士带领绕念,忏悔发愿、往生咒七遍、祝愿词,再绕念,最后回向。在一片佛号声中慈母灵柩推进一号火化炉。大典非常圆满(据了解这是此地殡仪馆首次照顾如此圆满)。同修们和亲朋好友前往龙华素菜馆,与大家广结法缘。
经二小时荼毗后,在遗骨中捡得大小各色舍利子、舍利花、坚固子、指骨等数百件。现供养于家中,见者均赞叹。
慈母遗骨已于六月十五日,由上海市青浦县重固镇法会庵住持了悟老师太,亲自专车来家接去。按佛教仪式送入塔中存放,也非常圆满。以后(或今年冬至前)请回送至家乡与先父合葬。

[念佛感应] 近代往生的实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