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海儿 发布时间: 2016/4/12 13:28:15 点击数: 2246
内容:

一个逆天者的翻心忏悔历程

 

在接触王老善人的善法之前,只常听说,头上有青天,却不知道何谓真正意义上的“天”。不知道有天,就更不清楚怎样的行为是逆天、亏“天理”。初在善法班受益后,不会反观自省,查已改错,竟是期待与高僧大德或有道明师的奇遇点化中改变自己的现状和命运。听说哪位老师有道不管山高路远就会千里寻师。却从来没想过自己最起码“人”字的基础已经缺失了,伦常道尽失毫不知觉,却在自以为是,想着一夜间成圣贤神佛,说来真的无地自容。促使我改变的是善法班时授课恩师的亲身实例的讲述和家人们痛哭流涕的深入忏悔,最触动我的是在一次拜见一位很有德行和修为的老师时,千里迢迢,老师只给我两句话,“你亏天理太严重了”“错哪了都不知道说改谁信啊”

终于明白自己是怎么亏的天理的时候,我最深的感受就是我真的是罪人,我对不起列祖列宗,我对不起父母师长,我对不起这世上所有的人,我终于承认了自己的大逆不道,是老祖宗的德行救了我,是老祖宗的护佑点化,是老天爷的慈悲给我了重生的机会。在这里向恩人们无一保留地汇报以此警戒,愿从此后老天不再有我这样的逆子,愿人人仁德,家家合睦,世界和平,人心向善。

一、亏奶奶的大孝

我十五个月的时候,妹妹出生,我就由奶奶照顾。在接触善法之前,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奶奶对我的好。奶奶大约是在我十五六岁时去世的(具体时间竟然不知道),当时看到奶奶去世的瞬间哭了,但不是发自心底的悲伤和不舍,一点心痛的感觉都没有,只记得,当时姑姑说,给奶奶烧几张纸吧,也算奶奶没白养你一回,奶奶过世这么多年了,好像已经随着岁月淡忘了有奶奶这个人,也从来没想过奶奶。

在第一次参加善法班时,在祖先堂磕头时,是老祖宗点化,竟然第一次在我的脑海里想到了奶奶!!在听老师讲课时,讲到孝道时,我的肚子里就有气在向上涌,涌得很剧烈,堵得很难受,迫始我不得不问自己,难道我还能亏孝道吗,我可是满屯都公认的孝子,自己对自己一直的所作所为很是满意,给父母买吃的、穿的、用的,宁可自己不用,都让他们吃好穿好住好,从来不和父母顶嘴,,,,,但这股气就是无法平息,让自己要坐不住了,我就想到,老师讲到亏孝道,心想着,亏孝道是亏长辈啊,我就像开玩笑似地在自己的脑海里给自己回答,“亏太爷爷”“亏爷爷”都没啥感觉,等到一念“亏奶奶”时,肚中的这股气忽地涌上来,随着自己竟像被人牵着似的,一下由不得自己的“哇”一声在课堂放声大哭,控制不住,随着哭声,奶奶一幕幕的好都涌现在眼前,自己的良心同时也被拽了出来,才一下子明白这么多年奶奶真的是白养了我,真的是养了一个都不如狼崽子的我啊,我就哭啊就哭啊,心里全是奶奶怎么由一个多病的身体怎样地一点点把我养大,怎样的舍不得吃把好吃的留给我,怎样的护着我,怎样在她整夜咳嗽无法躺在床上,整夜佝偻着趴在床上时也顾着在被窝里搂着我,给我盖被子,而我,奶奶一手养大看大的最疼爱的孙女,几岁时总知道惦记她,有一角钱买回来糖也要给奶奶吃,但在奶奶越发病重甚至只能拄着拐杖吃力地扶墙走时,我竟然从来没有想过心疼奶奶,帮奶奶做点什么,给她一点点安慰,帮奶奶减轻痛苦度过难关,甚至还明显疏远了奶奶,不知道是嫌弃还是怨恨,我清楚地记着奶奶用那种哀怨孤独无助的眼光时不时地在一个角落里注视着我,甚至直到奶奶去世,我都没给奶奶哪怕洗过一次手、擦过一次脸,大逆不道啊,奶奶去世时,只有妹妹在她身边,奶奶摔倒是妹妹扶起来,帮奶奶擦身、穿衣,如今,当我一看到十几个月的孩子我就想奶奶,我就想到奶奶怎么不容易,怎么一点一点地照顾我不让我磕着碰着,一把屎一把尿地把我养大。我大逆不孝啊,我是罪人啊,我对不起一手把我养大的奶奶,我对不起老祖宗,我知道我错了,我亏了奶奶的大孝,我就是把头磕碎也报答不了奶奶对我的深恩啊!

二、亏爸爸的大孝

爸爸妈妈都特别勤劳,但爸爸性格急暴躁,脾气很大,一不顺心就会发脾气,每次发脾气都是摔盘摔碗砸东西,吓得我们和妈妈大气都不敢出,而且,爸爸的话从来不许我们辩驳一句,长这么大,我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敢说过,甚至是说话的时候都特别少,基本爸爸发脾气最后都是要以打我或打妈妈告结束,打骂时,给我的感觉就是爸爸巴不得我们马上从世界上消失他才高兴。有时把一桌子饭菜全扬到地上,人家发完脾气没事了,自己该吃饭吃饭,不管我们吃不吃,生不生气,做一点活都得有人陪着,还时不时得吼骂几句,本来正笑着呢,说不上哪个事不顺心了, 脸马上变了就开始摔东西,打人骂人,真的是三天不打仗两天早早的,就是我在上学,一到要放学时间,心里先在害怕,就在担心,不知道今天家里又有没有发生战争,害怕回家啊,但有一次,爸爸竟然对我说,老师都说你心思重,你不好好念书瞎想啥啊,没米用你管还是没面用你管啊,听着爸爸这样说,我真是恨啊,心想,不都是你造成的吗,你要不这样用我想啥啊,我想过无忧的好日子啊,每当看到爸爸疯狂一样地折磨家人还折磨自己,我就烦,我就怨,我就恨自己的命不好,怎么生了这样的家庭,怎么摊上这样一个爸爸,从来没有和言爱语地和我们说过话,只要有一点差错非打即骂,考试考不到爸爸心里理想的成绩,爸爸不但打骂还不让吃饭,在爸爸那里,从来没看到过对我们的笑脸,慢慢地,我就是从心底里抵触爸爸,嘴上不顶,心里顶了无数句,甚至从心里抵触达到了怨恨、仇恨,最后是心里只要爸爸一发脾气就诅咒爸爸。我最恨爸爸打妈妈,我还背后怂恿妈妈和爸爸离婚,而且,心里发誓,以后不管爸爸啥样我都不管他,只养妈妈。

我最恨爸爸的事,就是有一次,爸爸干活,让我给他送镐,爸爸嫌我慢了, 镐递过去,他竟用当时我看着特别恶毒恐怖的眼光狠狠地用镐比划我,说,我一镐劈死你,让我的心一下降到了冰点,极痛苦极痛苦,我就恨我自己,爸爸对我这样讨厌,我怎么不死去。

还有一次,冬天,应该是八九岁时我和妹妹在家,我家的一只猫不知在哪里吃了老鼠药,眼看不行了,爸爸没在家,我们当时没想过要买药救猫,当爸爸回来知道时,就冲我发脾气了,骂我,又摔东西又撵我,不要我了,让我滚。看着爸爸那种我一死而后快的行为和眼神,我又一次体会到了,我真的是生不如死,我就哭着走了,后来被大姑在路上拦住了,有一年年三十,有野狗跑到我家咬我家狗,爸爸无意中伤到了我家的狗,爸爸就说是我弄的,就又开始发脾气不要我了,年三十的就赶我走,不要我了,不许我辩驳,还把我们刚包好的饺子一连连地都端着倒在了狗身边给狗吃还眼看着我们用脚一个个地把饺子碾碎,我真的是恨啊,折磨完我们,我没走,爸爸不呆了,告诉我们,他不活了,怀里揣个小绳说去上吊去,我们就换班看着他,我真是恨啊。

最严重的一次,我九岁,爸爸骑自行车带我第一次进城,因为我推自行车碰了别人一下,爸就和人家发生了点口角,打起来了,后来,对方召来了一群人打爸爸,最后把爸爸逼到一个肉床附近他操起了一把刀,事情才算结束,这回爸爸又不要我了,退了那群人,就开始撵我,是彻底不要我了,我就堵气骑着自行车哭着走了,见道就走见道就走。快走到天黑了,碰到一个好心人把我送回家,我刚到家,爸爸走着走也到家了,回家就是大战,摔砸但是没打我,我给爸爸下跪也不行,说啥也是真不要我了,被迫到别人家住了两天,回来爸爸还是怒气未消,我就恨啊, 心里就想啊,我要是回不来可能你就乐了,我都走丢了你不知道吗,我头一次出远门还撵我,万一我死了你就高兴了,看我回来还照样发脾气,我就特别恨爸爸真是太绝情了,哪有一点父女的情义啊,还有后来,我第一次中考未中,爸爸整天用那种小话讥讽我,还编了调唱我污辱我,我就恨爸爸入骨,甚至心里咒他咋不早点死,一死这个家就都安宁了,直到后期,妈妈重病时,我还在心里恨爸爸咋不替妈妈死了。

这只是主要的片断,一幕幕细小的就不用提了,本来,我一直以为我是对的,包括那时家穷,爸爸肩周炎没钱看,我挣钱给他买药,他因为怀疑我不做好事,把药都撕碎了也不吃。当时我是很怨恨,心里想着那么贵的药我自己都舍不得,我给你买了你还撕扔了。直到接触善法,也是老祖宗点化,也像我当时明白亏奶奶大孝一样的场景,我一下明白了我对爸爸的大不孝!!老师一句话,说,父爱是伟大的,不像母爱那么细腻,你要细细地品才能体会到,我才知道我亏了爸爸的太多了,爸爸生养了我,整天贪黑起早地忙活干活挣钱,让我长大成人成材,而我,从来没有想过父亲有多难多苦,一家七口人上有老下有小、外债累累,他是怎样的心境,从来没想过怎样才能为父亲分忧,从来没有想过要感父亲的恩,反倒是怨恨了父亲三十多年。一幕一幕,我记着的都是父亲的错,从来不知道为人子应该怎样当,自己的忤逆是发自骨子里的,从来没有一件事是从自己的身上找到原因的,都是一味地外怨父亲不慈,

当我在善法班因为爸爸旁若无人地嚎啕大哭时,我一下体会到了父亲的苦,从来不知道父亲的好处的我,心里想到的都是父亲的好处,爸爸不受我的东西,是怕我走歪路啊,爸爸骂我打我是他恨铁不成钢啊,当年妈妈告诉我,在我生病时,她和爸爸经常对着哭,父母的恐怖父母的焦虑父母的担心,岂是作儿女能体会到的啊,我知道我错了,我太对不起爸爸了,这些年,从来都是用挑剔的眼光在看爸爸,从来没有想过他的痛苦,每次发脾气,爸爸气得要疯掉一样的,他愿意吗,如果我会当女儿,当时如果有一丝孝念,不问事情对于错,但凡有一丝对父亲的亲情,就能诚心诚意在跪在爸爸面前,心疼爸爸劝劝爸爸保重身体,只要他能消气,就是打我也好,爸爸怎么会发那么大的脾气啊,怎么会有一次次的不良循环啊。自己哪有一点孝心啊,爸爸一生气,我先想到自己受伤了,自己痛苦了,自己没有错,爸爸应该心疼儿女啊,这哪是为人子的心啊,其实就是真的是太自私了,就是面对父子亲情还是想到自己,这种心理不是禽兽不如吗。顺着自己这个悔恨,我在对着每件事情,我发现真的都能对上了,自己从来没有体会到爸爸的心意,他是盼子成龙心切,爸爸那么发脾气,他是想用他的方法能改变我的倔强,只是方法不得当,他没有错啊,儿女是他自己生的,哪有狠心爹娘啊,不都是做儿女的不会当儿女吗,还和爸爸别劲,怨恨结仇,就像一群人打爸爸的那次,翻过良心时,我真的是悔恨不已啊,我只记得自己的痛苦,只记得不能接受爸爸的言行,我就从来没有想过,爸爸遭受那么大的屈辱不是因为我造成的吗,如果那群人不散,爸爸的刀就会伤人啊,那有啥样的后果啊,轻则监狱重则能家破人亡啊,都是自己惹的祸,不知道改悔向爸爸磕头认错,爸爸一生气撵自己走就走了,这让爸爸多担心啊,他是怎么熬过来的啊,如今自己已为人母,如果自己赶自己的孩子走,那是气的,是真的希望孩子走吗,如果他就此真的走了,自己得伤透心啊,为人父母不需要别的,只要心的理解,只要真诚的悔过,哪有父母不愿儿女好的倒和儿女为敌的呢。是自己愚痴,都是自己的刚硬,其实就是不孝,没有孝念,才会伤了老人同时也伤了自己,给爸爸磕头忏悔,给老祖宗磕头忏悔,发自心底的,我知道自己错了,大错特错了,爸爸妈妈有他们的因缘,他们总是用自己的方式了缘,感恩上天垂怜,爸爸还健在,还给了我补偿的机会。

三、亏妈妈的大孝

从记事时候起,妈妈就像老黄牛一样地整天劳动,没有时闲的时候,屋里屋外的所有活都少不了她,甚至爸爸就是在炕上躺着没事干也不会帮妈妈伸手干一点活。小时家里穷,长辈有爷爷奶奶还有爷爷、太爷(爷爷的叔叔),再就是我们三个孩子,爸爸因为抬钱买大汽车后来赔掉了,整天家里都是要钱的。妈妈特别善良,又特别勤劳能干,每年都要养几头猪还有鸡鸭鹅,那时的猪要养到近一年才长大,当猪生小猪有时妈妈都不睡觉地看着,妈妈从来不让这些小动物们受罪,最大限度地给它们提供最好的条件,她宁可自己不吃饭也要让这些小东西吃饭,吃得暖,我看着特别感动。每当看着要帐的人把妈妈辛辛苦苦喂大的猪赶走,我的心就特别为妈妈悲凉。家里养的张嘴物多,用水量大,家里人吃的东西都没有了,妈妈就每天都要钻到地里去挖菜,每天都要走很远地路弄一些菜回来,给它们吃。那时家里用水还是用井一下一下压出水的,妈妈每天都要用她那弱小的身躯提满一大缸水,那时我们小,最多帮妈妈压压水,妈妈还有 给猪啊狗啊的剁菜、熬菜,还要给一大家人做饭涮碗扫地,所有的活都是她包了,吃要吃到最后,穿也是捡最破的,那时家里穷,我们都是捡亲戚不穿的衣服穿,从来没有看见过妈妈买过新衣服。。。。。爸爸在家时,家里的活一手不干,有几年为了谋生还到大兴安岭干活,把家里里里外外的活都扔给了妈妈,妈妈要干活还要侍侯老人,妈妈承担了所有的重体力活,遇到怎样难的事,我也从来没有看到过妈妈哭过,就是看到妈妈一支支地抽烟。妈妈还从来不多说话,从来不说长道短,和邻里乡亲的关系都特别好,从来不参于闲话从来不传闲话,在家里任劳任怨,从来不多嘴多舌,不埋怨不报怨,即使这样,还是召来爸爸的非打即骂,每次爸爸发火都是要以打妈妈为结束,家里所有的人都能给妈妈受气,每次爸爸都不是因为妈妈的错而打骂,妈妈都无声地挨着,自己就算吓得手在颤抖也要安慰我们,从来没看到妈妈因为爸爸打她而伤心流泪、包屈过。爸爸一发脾气就是摔东西掀桌子,满桌的饭菜他都不管,等他发泄完后,该吃饭吃饭,不管我们吃不吃,妈妈每次都是默默地收拾着一片狼藉的场面,看上去没有一丝痛苦和怨言,也没有语言上的反驳也没有行动上的反抗,每次都是事情过后该干活干所有的活,还会安慰照顾我们吃饭,我每次都在为妈妈鸣不平,甚至我都感觉到忍无可忍,终于有一次,我问妈妈你怎么不和他对打,把他惯的,能不能不和他过了,而且说的时候,心里对妈妈有怨恨还有鄙视,我恨妈妈怎么那么软弱,怎么那么受爸的欺负,大不了不过呗怕他啥啊,和他对打几次可能就不会这样了,三天不挨打两天早早的,当看到妈妈给她东西也舍不得吃,还是一如既往地把好的都留给爸爸时,我就特别看不起妈妈,觉得怎么那么贱啊,这么对你还对他这样,你没享用,人家还看不起你,慢慢地真的把好的都留给自己,就没有人想着妈妈了,甚至有好的东西不给妈妈吃不给她留是正常的,有时连想都想不到她了,我就怨妈妈怎么那么窝囊啊,在我考上学以前,我还在怂恿妈妈和爸爸离婚不和爸爸过了,还告诉妈妈,等我考上学,我就管你,我爸爱啥样啥样,我不会管他的,

记得最深的是一次妈妈的下巴下面长了一排疙瘩,最后发展成为整个下颌都是,像长了疮一样,爸爸说是红斑狼疮,从来都没想过给妈妈治过,我竟也不知道疼妈妈,甚至还和爸爸一样,对妈妈的样子起了厌烦的心,看着妈妈,从来没有想过她承受的是怎样的痛苦,从来没有想过她的身心是怎样的承受不住,明显地显出对她的嫌弃,自己记得特别清楚。一点良心都没有,从小不是妈妈带大的,总感觉这颗心和妈妈贴不到一起,更多时烦妈妈,恨妈妈软弱没有了自己,唯一的就是,当爸爸发脾气时,妈妈是我们的依靠,当我八九岁时,发现右侧乳腺有一个硬结总是一跳跳地痛,妈妈不识几个字,妈妈没进过城,那时家里穷,但妈妈为了我,带着我到城里的亲戚家借钱,一个人带我到城里去求医看病,在我没考上学的第一年,爸爸整天唱着不管我了,家里没钱读书,我还想读书,妈妈就鼓励我说,你好好念,我借钱也供你,那时我就把妈妈当成了生命的唯一,但心总像和妈妈有隔,只会用买吃的给她看病买药买衣服对妈妈,从来没有和妈妈心贴心地说过话,甚至有时看到妈妈在那样的情境里生活,无法改变现状,心里特别为妈妈愁苦。妈妈那样疼我那样对我也没有激起我的良知,就是从心底里做妈妈的贴心棉袄,只会吃穿上惦记妈妈对妈妈好,有时一想到妈妈,心就揪得痛,心里还有怨言,觉得妈妈太窝囊,就该是这样的命,谁让她不反抗了,不反抗怎么能改变。

后来,妈妈忽然查出了卵巢癌,从发现到手术到最后去世只有一年的时间,我不知道怎么办,就是自私的心里,一直想着我可怎么活,除了妈妈在我身边我变样地给她做好吃的,啥也没帮过她,甚至,在她最痛苦的岁月,妈妈怕影响我休息,竟不让我和她在一个屋住,每天看着妈妈,我就揪心,就痛苦,后期就有了怨言,就觉得这日子可怎么过,于其妈妈痛苦还不如早点走了,心里没有了最初撕心裂肺地不认可,没有要哪怕牺牲自己性命也要留住妈妈的念头,反倒盼着妈妈,迟早也要走的,早走就少遭罪了,看上去像是为妈妈着想,其实是自私自利到泯灭了良知,丧尽了天良,不想方设法留下妈妈的性命,反倒是盼妈妈早走了好,大逆不道啊,直到今天,我才发现自己是一个打着孝子旗号的逆子,我眼睁睁地看着妈妈自生自灭,在妈妈最后的日子,大便便不下来时,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帮妈妈,帮妈妈做点什么能减轻她的痛苦,在妈妈的腿都肿着一个大疙瘩无法坚持走路时,走走就要停下来时,我只记得自己的痛苦,当时一点同情心和怜悯心都没有,心里添满了痛苦,整天记得我可怎么活,我可怎么办,一点温情的举动都没有,一滴眼泪都没有,逆子啊,妈妈看着是让我接到了城里享福,但她是孤独地,她的身边除了我一个木头一样的逆子,谁也没有,没有亲人,没有欢乐,我也从来没体会过妈妈的痛苦和孤独,在妈妈有一次因为疼都全身发抖的时候,我就像一个局外人一样,好像看着的是别人的故事和我无关一样,就连不疼妈妈的爸爸当时都哭 了,我却没有眼泪,平静得现在想起来都心碎。

妈妈回到弟家里半个月就走了,是在我毫无思想准备时突然走的,周日从家里回来,周一的下午就不行了,当我返回家里时,妈妈已经永远走了,那时,我不知道是怎样的心境,好像为妈妈解脱,好像是解脱了大家,妈妈在世时从来都没有宁可要妈妈不要自己命的挽留的心,反倒是当时查出来病时,第一反应就是无法接受无法改变无能为力,再一反应就是这病是没法治了,早晚是必走的了,当看到侯维真老师讲他用那份至孝感动天地救活自己也是身患绝症的母亲时,我的内心真是无法形容,我是大逆不道啊,我对不起妈妈,在我的意念中就没有过至诚一定留住妈妈,一定能救活妈妈的念头,反倒心里的意念除了不相信妈妈能过世,就是已经无法挽救了,放任自生自灭,老人是如何地万念俱灰啊,人在临终前是不愿走的,总有一线希望是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但是,妈妈没有人帮她撑着,除了她自己的坚强没有一句鼓励,她没有看到一个舍命求她活下来的人,妈妈孤零零地走了,本以为没有妈妈日子都过不下去的家,反倒没有一个人竟那么正常,事实上,我的心里还是在怨妈妈的亲人,虽然我自己就是如此不孝,在亏妈妈大孝这一块,我的良心还要经过近一步的洗礼和冲刷,我对不起妈妈,我还是没有彻底撕碎自己的面孔去面对妈妈,面对自己心底的痛楚,我还是在逃避,求老祖宗加持,求诸位老天加持。

四、亏婆婆的大孝

在和丈夫相识三个月左右,在婆婆的一再要求下,我们就准备结婚了,当时是婆婆翻的日历定的日子,我当时就很反感,还有这样的老太太,当时的念头就是她愚痴霸道,人家的大喜事怎么那么随便呢,想哪天就哪天结呢,当时我还是性格极强的,不怕天不畏地的,就跑去算了卦,没想到,算的卦里还真有婆婆选的“黄道吉日”,我便不说啥了。结婚时,当时我家不在本地,但在本地上班,传统的婚礼就是要有上车的“家”,那时自己极度愚痴啊,想租个宾馆当娘家,婆婆当时有楼,提议说,就把她的房子当娘家上车算了,我竟是想都没想,话也没提前说清,就这样做了,没想到,结婚当日,爸爸带着两台车从农村老家已经到我们的城市了,婆婆家的人还没起床,没人接引,害得爸爸带两车的娘家亲人在路边等了两个多小时,总算到婆家住的房子了,婆家的人还是没有撤离的意思,实际上,是婆家、娘家的人在一起接的“新娘”,在一些穿鞋啊、送花啊、吃上车饺子啊等等的环节,婆家的大姑小姑还有婆婆一直在和掺和着,当时因为婆家的人没把房子给我空出来当娘家用,让我的心就特别疙瘩了,在新郎需要抱新娘的环节,娘家人都开玩笑要求丈夫抱几层时,婆婆在房边竟然下命令说,楼层太高,让她自己直接走下去,我那个恨啊那个气啊,就在心里怨婆婆骂婆婆,这是哪门的婆婆啊,结一回婚,抱几步能把你儿子累坏啊,瞎掺和啥啊,我就一堵气一甩身就走了,当时就觉得这婚结这个窝囊啊,怎么这么堵啊,咋那么没脑子不自己租房子用人家的房子啊,我就后悔啊,看这大姑小姑婆婆的只要能掺和的都掺和里来啊,当时更后悔啊,咋嫁了这样子损人家啊,没一个懂礼说人话的啊,大喜的日子,怎么一点喜庆的劲都没有啊,这不行那不中的哪个像人啊,我就把所有婆家的人都怨上了,特别怨恨的是婆婆,就算心疼儿子也没在这个时候心疼的啊,这不是和我作对吗,我这辈子就想结这一回婚啊,当天婆婆还因为和爸爸也弄得很不高兴,对我冷着脸,和我说话都是拉着长脸,冷冷地,让我更增加了怨恨,甚至在心里咒她,以至结婚后,我一看到婆家的人心就堵,就想逃开那种感觉,怎么这个心也容不下去,一辈子都不想见他们了,特别是一看到婆婆一听她说话,心里就觉得是那种小农意识还自私自利只占便宜不吃亏的主,我就烦恨得不得了,直到在学习了善人道才知道了自己的不孝,才知道一切的不顺不都是自己的小心眼还自以为是的心造的吗,如果自己明智点不做那种愚痴的决定,怎么能那么近距离地和婆家的人接触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是非出来啊,想到当日,庆典的人散尽后,面对我时,丈夫竟然哭了,说他的妈妈太苦了,不能对不起他的妈妈,我才知道是自己错了,是自己没处理明白事情,让人家双方老人都担忧了,陷入了一个因果阵里了,夫家娘家没一处圆满的,婆婆生了丈夫,即使有错,也不是我应该怨恨的啊,没有有不是的老人啊,就算糊涂老人也大齐天啊,都是自己不明理,才这样子搅来搅去不圆满,怨谁啊,恨谁啊,老人冷我怎么不对啊,都是自己太强势 了,太要尖了,不懂得长幼有序啊,本来就是逆子的因,对谁都敢恨都敢怨啊,亏天理大逆不道啊,现在终于知道错了,我对不起婆婆,我不理解一个母亲的艰辛,我不体谅一个妈妈的爱孩子的心理。

婆婆家的一些用具过去留下的旧的很多,婆婆家的锅都是以前老式的大铝锅,现在都找不到了,婆婆穿的都是净挑以前旧的衣服,不管过时不过时有个别的都坏了,她还穿着,让我最初最不能忍受的是婆婆吃点东西都要记算着,用过的水都留在洗手间,用了一遍又一遍还舍不得扔还要用冲厕所,我看着这个生气啊,因为婆婆和公公结婚时啥也没有,后来公公自己在工厂做销售再后来就是还没有个体时,公公看中了一个行业,就以极少的投资买了简单的设备,当时在万元户都很少的时候,公公婆婆开工厂就挣了很多很多钱,两个人还有老保,学善法前,看到他们这样生活,就从心里鄙视,觉得活得窝囊,小农意识,除了肯一个又一个的买房子,别的一概舍不得,谁也看不出公婆是有身价的人,我就气啊,恨自己咋找了这样一家子木头疙瘩,生活不会生活过得卑卑贱贱的,烦得我不得了。因为就冲丈夫钱来的,看到他们又那么在乎钱就一下像掉进了怪圈,根本不是我想要过的那种气派荣华的日子,大失所望就恨丈夫怎么有这样小农意识没素质的父母、恨婆婆怎么生那样一个不懂礼仪不解风情的暴发户的儿子,学了善法才知道,我真是大逆不道啊,正是公婆的优良传统和艰苦朴素的作风给我们这些后代儿孙攒了无量无边的德行啊,丈夫家老祖宗德行厚啊,听婆婆说我的奶奶婆婆也是这样子勤俭持家的,在挨饿的那些年,一大家子在奶奶的精打细算下都没有一个饿着的,如果不是公婆和祖上给我们积下了这厚德,我哪有福报来听善法改过忏悔的课啊,我还左个看不上右个看不起的,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我有罪啊,我终于知道了我有罪,一直高傲得像个公主,那是一种业力和自侍的清高啊,我有哪个好品行啊,如果不是婆娘两家的老祖宗阴德蔽佑,我犯下的滔天大罪哪有机缘知错改悔啊,给婆娘两家的老祖宗磕头。我错了,我对不起婆婆,我对不起两家的老祖宗的厚德和厚爱。

五、亏夫妻道

本来就没有把丈夫放在眼里,在结婚当天还发生了那么多我当时无法原谅和容忍的事情,心里窝着气和火,特别是和丈夫的相处过程中,发现丈夫越来越多的缺点,心里就不再平静,因为丈夫不上班,有时看着他在家里心里气都不顺,不是看到他衣服没整理好了,就是碗没刷净了,再就是买的东西不顺我意了,每当这个时候总是以命令的口气斥责他,加之怒吼,总是想按自己心里的形象塑造一个我理想的丈夫,没想到,看到的丈夫不但是活干不好,性格也强势得很,自己就包屈怨恨,这个丈夫啥也不干,一说话都能撞南墙上去,就后悔啊,咋嫁这样个东西呢,每天看着他出事就生气, 刚开始,丈夫每天在家会把饭做好,把屋子会整理得干净,还洗家里所有的衣服,家里所有的家务活他都包了,但我看他就是 生气,买菜慢了,做得不合口味了我就直接会挑出来,他做的每件事我都能挑出毛病来,家就成了无烟的战场,听得更多的是我的怒吼,丈夫语迟,我遇事总是要论个理非,说不清或者不说是不可以睡觉的,我会追着他质问述说和吼叫,因为丈夫是遗传的原因吧,很节俭,从来不乱花一分钱,有时还会在吃穿上算计又算计,我就恨啊,怨啊,特别是瞧不起啊,我就瞧不起他不是个男人,没有男人样,没有气魄,只要是省钱,咋的都行,在我生儿子时,本来说好要请月嫂,在我的印象中,他就是为了省钱,才说找不到,拖久了,我也被磨得没那么多闲心了,就认了丈夫在家给我做饭,在我的心里,每天他都做着那几样有数的饭菜,一点我认为有营养的差样的饭菜都不肯给我做,更厉害的是,有一次,晚上,他给我做包米面汤,吃时,在灯下我在面里发现有黑点,一挑出来发现是虫子,本以为是菜没洗净弄的,没想到,吃时,在黄色包米面里发现了好几个黑点竟然都是虫子,气得我饭也不吃了,那个恨啊,恨他愚啊,原来包米面里已经长虫子了,一团一团的他难道没看到吗,怎么还会给我做里呢,我又恨又怨,就是觉得他吝啬,为了省钱把带虫子的面也会给我做汤,那种恨怨加无奈,其实今天想来,还没满月,我没感觉咋样,但已经给孩子种下病根了。

现在我的儿子不时地就要流鼻血,我知道是我给孩子种的毒,我总是因为丈夫不“大方”而和他计较、较劲,最严重的一次,是因为在结婚前丈夫答应爸爸借给他三万块钱,后来我也不知道为啥,丈夫就不想借了,爸爸一问时,他就推三阻四的,爸爸性格也犟,就不依不饶地打电话,后来他就不接爸的电话了,有一次爸爸就给他发短信,很气愤地又训又有点文雅地骂了他,他就借这个机会说不借钱了,我就搅上了,因为觉得他对我爸爸说出的话不做到,太让人没面子了,我就怎么也过不去这个关,觉得不管怎么样,你当时答应了的,说到就要做到,找个理由反悔了,我在爸爸那也交待不下去啊,找个对像,说借两个钱帮买车,村里全知道了,说不借就不借了,我爸的脸往哪搁啊,我还是忍到了自己怀孕六七个月的时候,凭我怎么说,丈夫竟然宁可离婚,钱也不借了,我一下受不了,悲从心来,既怨恨丈夫的无情无义,又怨自己的亲人不要志气,就趴在床上哭啊哭啊,哭得有两个小时,丈夫也没管我,哭够了,还是不觉悟,还是要在这个事上弄个高低,怎么也要把钱借出来话复前言,我就直接到了他以前住的镇上去,去找我认识的他的两个哥们必须论个明白,没想到,自己的执着和不依不饶,伤了孩子,伤了老祖宗的根了,那时恨丈夫恨得咬牙切齿,从来没有想过要反省自己,错在了哪里,为什么会找这样的一个丈夫,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父母,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命运,如今,总算明白了,都是自己不会当人,感召的,因果报应私毫不爽,人家不欠你的,要是一再地还索取,那就是旧帐不还又欠新债啊,想想自己有今天,真的都是自己造的,想当初,在初识丈夫的时候,对他根本谈不到感情,就是因为自己是大龄了,想结婚成家稳定,选择了丈夫就是为了他条件好,能不再受穷,父母兄妹都能跟着沾光,真的就是奔人家钱去的,就是没安好心,结婚时的存心不正,没种好因,怎么会有好果子呢,没达到目的时,不反省自己错在哪里,哪里出了问题,而是一味地争贪搅扰,向外找对方的不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像能主宰一切、地球都搁不下了的了不得的人,一切都是别人的错,就我是好人,这样的心态怎么会有好日子过,种啥因结啥果,这是一点不错的,对丈夫,从来没想过尽一个媳妇的本分,从来没想过关心他,他需要什么,甚至他的衣食冷暖都因为恨他而毫不过问,就像两个住店的陌路人,多余的话没有,一点关心和疼爱也没有,真是对不起丈夫,对不起婆婆,对不起婆娘两家的老祖宗啊,是自己不会当人,我错了,这个对丈夫的良心还有待再彻底翻转,求老天加持。

六、亏悌道、慈道

由于天生的倔强刚强的性格,对弟弟妹妹们的爱多是以情悖理,只用自己的想法爱,看不得他们受半点委屈,自己感觉就像大树,哪个弟妹自己都要一厢情愿地紧紧地搂在树下,想为他们遮挡风雨,但因为不明理,对弟妹的爱是霸道又强势,只要自己觉得是为他们好,不管他们愿意不愿意,就都得听我的,我是长姊,我就是老大,弟弟妹妹们就是成家了,我还在插手人家的事,不是这个不对了,就是那个不好了,再就是这个事不应该这么做了,让他们有时郁闷都没处说,他们都习惯了我的性格就都啥也不说,依着我,直到我学了善人道,才知道自己错了,错在了哪里,不设身处地地为他们想,就是主观意断,对他们真的是要比自己的孩子都牵挂,几家的事全包了,成了穆桂英了,万一遇到一个不好的眼神或者一个生硬的口气时就受不了了,就伤心得不得了,怨啊包屈啊,真是不会当人啊,还怨对方,对弟妹们从来不是那种温言细语地关怀,就是强势地代劳,还不尽人意,惹对方不满意了,还不知错在哪里,还想着,我都为你们好啊,咋这么对我呢。阴木性人啊,自谓好心,总是办错事啊,不知道自己错,一味按自己的性格自己的知见去做事,没有仁德心,对孩子也是,只要是惹我不高兴了,马上怒气来了,不行被违逆的,禀性上来,咬牙切齿地掐孩子,一点心疼的感觉也没有。真不是人了,愧对老祖宗啊,就是孩子也要以我的意愿为主,稍不顺我心就怒吼怨恨。

 

以上种种终于意识到自己错了,错得天理难容啊,是老祖宗的德行救了我,是老祖宗的德行一直蔽护着我,让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良知和良心。众人是天,简单地叙述出来,一方面是向老天忏悔,向老祖宗忏悔,向老善人忏悔,我誓不再造!另一方面,我渴望我的错误能引以为戒,唯愿天下父母健康、夫妻和睦、子孝孙贤、每个人都能明理化性,讲道论德、人心向善、世界合平。

有些地方还翻得不彻底,还要继续改正自己修理自己,感恩恩人们的批评指正!求老天加持,求老祖宗加持,求老善人加持。

愿以此功德回向尽虚空遍法界一切众生得遇正法!离苦得乐!早生净土!

 

一个逆天者的翻心忏悔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