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2/7/9 0:00:00 点击数: 2077
内容:

  中国传统文化带动企业走向成功的启示
胡小林老师主讲  (第三集)  2010/7/26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档名:56-068-0003
  各位法师,各位同学,大家请坐。下面我就接着向大家汇报,“中国传统文化带动企业走向成功的启示”。前两集向大家汇报了,就是我们公司本着中国传统文化的,感恩与改过这两条思路,如何展开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感恩,我们在公司提出的口号是“感别人的恩,改自己的过”。因为我是老板,可能是有钱人,大家会觉得你有钱,所以你成立爱心基金,你可为!像我们这种无能为力,还能落实中国传统文化吗?没有钱能够感恩吗?《了凡四训》上有这么一段话,张畏岩很傲慢,“积学工文,有声艺林”,很有名气,文章写得也很好。在咱们说今天在理论界,或者在文艺界很有名,他没考上,他就“大骂试官,以为眯目”,说你眼瞎了,我写这么好的文章,你判我不及格没有考取。旁有一道者在那笑,“张遽移怒道者”,张畏岩移怒这道者,他说你笑什么笑?然后这个道者就告诉他,给他讲一段故事,说“命不该中,文虽工,无益也”,你命没有,你虽然文章写得好,你也考不上。然后张就被道者就折伏,张很狂。
  所以佛菩萨一般接引众生采用两种方法,一个叫摄受,一个叫折伏。我查是清凉大师写的《华严经疏钞》,摄受是对弱者,可怜的人,就是走到绝境的人叫摄受;折伏就是那些狂傲的,自以为是的人叫折伏。“摄受弱者,折伏狂者”,张畏岩就是狂。云谷禅师对袁了凡属于摄受,因为袁了凡万念俱灰,被孔先生给算得一丝一毫都不差。到了南京栖霞山碰到了云谷,云谷给他讲命由我造,福自己求的道理,燃起了他那个万念俱灰的希望,让他放下,改变了自暴自弃的、破罐破摔的这种状态。你看《了凡四训》刚开始是什么?是摄受,以摄受开始。《了凡四训》结束,张畏岩这个故事是最后一个故事,以折伏结尾。所以我们在这里不能小看《了凡四训》,老人家从三十五岁碰到云谷,一直到六十九岁写出这篇文章,字字珠玑,至精至髓、至真至正之理,否则印光老和尚不会推荐这本书。这本书我现在看了快要一百遍,每天早上起来都读一遍,这是闲话,我们回到主题。张畏岩就提出这个问题,他说我没钱,我怎么修福?这时候道者,道长说了这么几个字,“善事阴功皆由心造,长存此心功德无量”,这么几句话。这个真是自己有钱才能做善事、才能积阴功吗?不是,它是由心里产生。我虽然做为老板,手上有这种资源,可以用钱来布施,来成立爱心基金解救员工的困苦,但是有些病、有些事是真的不能用钱解决,这爱心基金无能为力。但是老板这颗心很重要,你要有这颗心,有这颗心就完全可以修善事阴功。
  这有一个通报,我给大家分享一下。我们有一个司机姓崔,这是二0一0年一月二十号,就今年年初的一篇,我们内部全体员工的通讯。这个时候我们的行政部已经改成文化行政部,所以这个通报叫文化行政通报,致全体员工,主题“我们身边的事”,这是我写的。小崔的故事乍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太玄了,是不是有些迷信?我们观察小崔跟母亲的关系,他是个山东人,血管里流淌着山东人那种根深蒂固的,孝顺父母的热血。母亲重病期间,他心急如焚,吃不下,睡不着,暗地里不知流了多少痛苦的眼泪。他曾发愿,我宁肯自己得病,也不愿病魔总是缠绕着妈妈,这是他跟我说的话。他倾其所有的金钱为母亲看病,他跑遍了北京,几乎所有能看这类精神病症的医院,他绝望,他天天祈盼老天爷救救我的妈妈。人以善感,天以福应,就是小崔这颗爱母亲的深切爱心,感来了老天爷对他母亲的照顾,感应的现象发生了,母亲的病好了。
  真的有感应吗?日本江本胜博士做了十几年的水实验,发现水能够知道人的念头,人的念头善,水的结晶美丽;人的念头恶,水的结晶丑陋。水是物质,物质都知道念头的好坏,更何况大慈大悲、万德万能的佛菩萨,他们怎么会没有反应!佛门中有一句话听起来好像有点玄,我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公司学佛的人少,我想藉这个机会向大家说说佛菩萨真存在,感应真存在。佛门中有一句话听起来好像有点玄,“佛氏门中有求必应”,为什么我们有求时佛菩萨不应?这是我们公司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求,他们不应?我有困难我求他不应?问题不出在佛菩萨那边,问题出在我们这颗求的心是否真诚?是不是无私?《了凡四训》的故事告诉我们,向真心求,不为自己求,就一定应验。所以我们每个做儿女的,如果真想爸爸妈妈好;包括我们每个做弟子的,如果真想净空法师好;我们每个做父母的,如果真想儿女好。崔庆喜就是我们的榜样,拿出爱心、拿出真诚,向真心求,感无不通。下面就让我们一起分享小崔的故事,共同为他高兴吧!末学常惭愧胡小林敬呈,二0一0年,一月二十号。
  下面我们就听听小崔的故事,在公司的员工身上,佛菩萨示现救了他的妈妈,从此小崔彻底的学了佛,信了佛。而且在他的带动下,公司内曾一度认为佛是迷信,这种氛围大幅度缓解,很多员工转变了看法,认为真实不虚。这是小崔写他妈妈的故事,我的母亲李素兰今年六十五岁,五年前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在山东、北京各大医院求医四年没有结果。最后在全家几乎绝望的时候,多亏胡董在山东省庆云县海岛金山寺,给我母亲立了牌位,六百块钱(我跟齐居士的女儿小珣打了电话)。并让我母亲每天念佛,一年后我母亲的病痊愈,像五年前的身体一样,所有的家务活和地里活都能干了。想起我母亲得病的那天,想起求医四年的艰辛,以及得病后给我母亲、给全家人带来的痛苦,现在还让人心有余悸。五年前,也就是二00四年三月份的一天,我叔叔的岳父病故了,出殡的那天我母亲、我婶,还有崔家好多妇女一起去出殡,当时都蹲在我叔叔岳父的遗体前哭,哭着哭着,我母亲的腰带突然断了,因为当时有很多人,我母亲为了避免提着裤子出殡的尴尬,顺手把出殡时戴在头上的白色孝布,系在腰里。
  我母亲的病就是出殡当天晚上得的,出殡回家的当天夜里一点钟左右,我母亲突然醒来后对我父亲说,我想哭,不知为什么就是想哭。说完我母亲就大哭起来,我母亲不停的哭,还不停的去小便,在夜里一点一直哭到天亮,去厕所小便共十四次。我叔叔岳父病故前,就有小便特别勤的毛病,整天在腰里挂个瓶子,几分钟就要解一次小便(你看附体了吧)。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母亲就开始大哭大闹,情绪极度低落还容易生气发火,吃不下任何东西,肚子发胀,夜里睡不着觉。没办法去医院,先后在乡医院、镇医院、市医院看病,做了多次的心电图、脑电图、脑CT(脑断层扫描),都没能查出病来,医生说一切正常。从那以后我母亲就像着魔一样,疯了起来,每天又哭又闹好几次,不吃饭也不喝水,最长九天不吃不喝。亲戚朋友都给我们出主意想办法,请了好几位神婆给我母亲看,也去我叔叔岳父的坟前烧纸,都没有什么效果。
  我当时正在北京的部队工作,不知道家里母亲的情况,但一年过去了,母亲的病状没有好转的迹象。我父亲就和我哥哥、我姊姊他们商量说,告诉你弟弟吧,他在北京当兵,去北京大医院给你母亲看看去。这样我父亲才把我母亲得病的一些情况告诉我,很快我母亲就从山东来到北京,当天我们就去宣武医院,宣武医院是专门看神经方面病的医院。到医院挂了专家号,把我母亲得病的情况讲过大夫听,把以前医院看病时的,各种检查结果、化验报告也拿给大夫看。最终大夫的结论是母亲所有的检查都正常,不建议再做其它检查,目前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建议去看癔症(类似老家说的邪病)。第二天我们就又去了北六医院,北京大学神经病研究所(这个医院叫北医六院),同样挂了专家号。陈大荣医师诊断我母亲得的是焦虑症、抑郁症,以及更年期综合症,大夫说目前得这种病的人群很多,没有什么特效药,只能用药控制,大夫给我们开了很多谷维素、丹麦进口的抗焦虑、抗抑郁的罗拉药。服药一周后不见任何效果,晚上还是睡不着,心里烦、难受,肚子还是发胀,夜里睡不着,就到部队大院后面的山上去哭。(因为小崔当时是军人。)
  部队领导知道后,也积极的帮我想办法找大夫,部队有个队长姓邓给我介绍一位池医生,是三0九医院的主治医师。池医师给我母亲诊断后,开了两瓶三百多块钱的点滴,两瓶点滴打完后,我母亲说这么贵的药也没有任何效果,还是难受,肚子发胀、心烦。接着我们又去解放军总医院三0一医院,当时医生建议我们挂妇科。两天后取出化验结果,医生说一切正常,没什么病。没有办法,有病乱投医,我又四处打听,朋友说看看中医吧,空军指挥学院有个中医门诊,那里的医生很擅长看焦虑症、抑郁症。看后大夫说需要服半年的药,然后再来复查,大夫先给开了一个月的中成药,吃了两天也不见效果,这时我母亲已经连续六天没吃一点东西,没喝一口水。这天下午,我母亲对我说,“儿子,你别再给我看病,我的病看不好,赶紧送我回家吧,我不能死在这里。”我想在医学如此发达的今天,在这样一个大都市里,有那么多专家医生,难道就对我母亲的病束手无策吗?我说“不行,一定要看。”我又马上开车带着我母亲去了三0一挂急诊,急诊的大夫看完病例和各种检查结果,同样说没有什么病,你们回去吧,不接我们,也不让我们住院。这时我母亲已经七天没有吃东西,也没有喝水,我也觉得我母亲的病,可能真的看不好,我悲痛至极,打算近一、二天就送我母亲回老家了吧。
  这时我的一个战友的母亲也住在部队,他劝我们说你们去求求菩萨,家里有病人不得不信神(这是一个顺口溜,家里有病人不得不信神)。我和母亲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了西单附近的菩萨像前祈祷。我母亲说“菩萨,您快让我把病看好吧,您快让我的病好吧,您让我的病好了,以后我就相信您了,我天天给您烧香。”(这时候小崔还没来我们公司),拜完菩萨的第二天早上,母亲对我说心里没有那么堵了,想吃点东西。我马上去买早点,母亲喝了一碗粥,吃了一个鸡蛋,接下来的几天母亲的病一天比一天好,能吃饭了,晚上也能睡着觉,精神也比以前好得太多。后来我还陪着母亲一起到天安门、长城等景点去玩,我和母亲聊天说,“您看还是菩萨保佑了咱们,你说您的病好了以后,您就信菩萨,你还信吗?”我母亲想都没想的说,“我现在好了,我就不信了。”很快母亲来京看病两个多月,病也好了,就回老家了。可是回到老家不到三天,病又复发了,比以前还要严重得多,看起病来大哭大闹,手还开始抽筋,几个人都按不住,只好又住进乡医院。住院期间如果走路摔倒,没有人,自己连站都站不起来,衣服也不会自己脱了再自己穿上。每天打点滴,大把大把的吃药,多的时候一顿吃十二粒药,吃得口干舌燥,就这样又维持了一年。
  二00八年十二月,我从部队转业,来到汇通公司上班(就到了我这来),胡董得知我母亲的情况后,就自己花钱在山东庆云海岛金山寺,给我母亲立了牌位。半年过去了,并没有看到什么效果,母亲依旧是大把大把的吃药来维持。后来胡董告诉我,应该让我母亲把她自己的钱,寄到海岛金山寺去,注明是牌位钱。当时为了给母亲看病,家里已经没有什么积蓄,只寄了一百块钱。没想到三个月过去了,我母亲的病真的开始好转,逐渐减少药量,一天服三次的药改成服两次,又减到服一次、两天服一次、五天服一次。到了二00九年八月,母亲彻底停药,病彻底的好了。一直到现在,母亲的身体、精神完全正常,体力和生病以前一样好。从前医生都说焦虑症、抑郁症只能治标,不治本,一旦得了这种病,必须长期用药物来控制。(我就是焦虑症患者,医生这么说是对的,他们都这么说。)母亲的病却完全好了,真是不可思议。另外我也请教过精神科专家,专家说我母亲生病期间,服用精神类药物非常多,服用时间长,一般来讲,长期服用精神类药物,是不可能完全断药的。(我也是这样,从一九九七年一直吃到二00六年。)而我母亲真的连一颗药都不用吃了,连专家都不相信。
  中间还有一段插曲和大家讲一讲,就是在二00九年一月,母亲已经在康复的阶段,那些异常的症状都没有了,身体已经比从前好了许多,却在大年三十的夜里,又莫名其妙的犯了病。因为我和他们不住在同一个房间,第二天我父亲给我讲夜里的事情,我才知道。父亲说母亲半夜突然又难受起来,像鬼附身一样,老俩口都不知道如何是好。当时家里挂了阿弥陀佛的佛像(是我给他的卷轴那种),母亲一下子就跪到佛前磕头作揖、磕头作揖。第二天早晨,我完全看不出母亲有一点异常,一切恢复正常。五年来母亲看病走过的路,给了我们全家很多重要的启示,从母亲莫名其妙得上怪病,求医看病四年没有效果,到中间求过一次菩萨好了一段时间,后又复发,再到立牌位、念佛,最终病好,这五年的经历,改变了我们以前一些错误的想法、看法和做法。谢谢菩萨,谢谢胡董。崔庆喜,二0一0年一月五号。
  小崔转业费一共六万,部队转业,这些钱全花在妈妈看所谓癔症这个病上。这是我的员工,我跟他说立牌位,自己每天念佛,求佛菩萨就真有了感应。所以这个故事对我们的启示是,不一定非得有钱才能做善事,不一定非得有钱才能帮助别人,不一定非得有钱才能弘法利生。这些就按《了凡四训》上,那个道长说“善事阴功皆由心造,长存此心功德无量”。所以这件事情,也解开了长期困扰着我脑子里的一个问题,一个疙瘩,就是我们总是求,求什么?说净空老法师,(含着眼泪)咱们这些弟子们,说求师父长久住世、法体安康、六时吉祥。在老人家面前下跪,求他老人家悲悯我们这些苦难众生,多留在世上教化我们,好像就能救我们。我们得救不得救,就靠老和尚住不住在这个世界上?这里边有两个问题,我觉得要讨论,老和尚身体健康,光寿无量,寿命长久,这是什么?这是福。他能长久住世吗?他能身体健康吗?那咱们就得问问,老和尚有福吗?
  婆罗门女念佛,是妈妈下地狱这个因,成就了她成为圣者,她妈妈修了福生了天,不仅如此,那一池子罪人都跟她妈沾光走了。我们是老和尚的学生,如果在老和尚的教育下,我们个个断恶修善,个个成为圣者,那老和尚还得了吗?老和尚教育我们是因,我们成为圣人是果,老和尚种了多大的福!老和尚有福,他能寿命不长吗?他能不健康吗?所以与其跪在老和尚面前,跟着痛哭流涕,撅着屁股跟着求。不如回家断恶修善,按照师父教的去做,你成为圣者,你提高境界,你造福于一方,你上报四重恩。你就在替老和尚修福,老和尚就自然而然的长寿,就自然而然的健康。命由我造,福自己求,我们真的心疼老和尚,我们真的想让他长久住世没有别的,把他教育我们的善因,真正结出善果,而造福于人类、造福于国家、造福于社会,那老和尚就有福了,老和尚就是婆罗门女的母亲。下地狱这个因成就了婆罗门女,老和尚教育这个因,成就了我们这些圣者,自度才能度他,我们自己得度,我们才能把老和尚度了。
  所以我们不必在老和尚面前怎么求,“徒向外驰求,内外双失,无益也”。你向外求,求老和尚,老和尚何尝不想久住?这老和尚做得了主吗?你天天造业,你天天折损老和尚的福报,你回头又求他长久住世,哪有这种道理?所以我们真心疼老人家,真为老人家好,就把他教育的善因结出善果,那老人家的福报大了,他就培养出一个圣人,那还得了吗?我们那么多老和尚的弟子,真要发这个心。我们都知道老和尚对这个世界至关重要,那我们应该怎么办?舍旧图新,发愤图强,按《了凡四训》上说,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断恶修善,老和尚提中应有之意,一定会长寿。当然大家这种善心,这种愿望是好的,但是用错了地方。反躬内省,向内心求,内外双得,是求有益于得也,向自心求。所以真要为师父好,我们应该在哪下力气这就清楚。所以小崔这个故事,表明一个道理,老板、员工只要长存此心,就一定能够做到善事阴功,不要在外面讲条件。
  成立爱心基金,全公司的员工都参与,这个爱心基金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弘法!不学佛能拿出那么多钱来,回馈公司的员工吗?道场在哪里?慈悲喜舍是,哪里有慈悲喜舍哪里就是道场。“胡小林,你要出家吗?”“我不用出家,我现在就出家。”“你道场在哪里?”“公司就是道场。”“为什么?”“能搞慈悲喜舍,全公司的人得到利益,而且包括他们的朋友跟亲属。”“谁的利益?”“佛光的利益。”《了凡四训》上说了,圣贤、佛菩萨他的目的,就是“爱人敬人之心”、“吾合爱合敬”,我们跟圣贤人同样的心、同样的意来爱一世之人,这就是代圣贤、佛菩萨来安一世之人。我们今天成立这爱心基金,就是弘法利生,为什么?接引众生第一布施,多请客、多送礼。我每次出差,包括外面讲学,到机场买很多东西,什么钥匙链、小钱包、书包,师父说你多买点。原来烦!谁愿意到机场买这个?都为自己买东西,给家里人买点东西都很少。
  现在不了,到澳大利亚、到新加坡跟着老和尚出国,回来后到机场免税店就花了一大堆东西,二十个包、三十个口红、十盒巧克力,这就提了上飞机。到了办公室,咱们各个部门经理来了,“刚回来,跟着老和尚去到新加坡,去到澳大利亚,师父让我给你们买点东西,你看这是这次会议的资料,拿回去看看。”没人打送礼的,谁打送礼的?常生欢喜心!你看胡董一出差还老想着我们,员工什么感受?这是用心要细。老和尚上飞机,他知道他不能把座位往后靠,为什么?后边有人,我靠后去,后边人的空间就小了,所以他给我比后面太小,别放椅子背。善事阴功,皆由心造,老和尚人家非得是弘法利生才能做善事阴功吗?不用,长存此心,功德无量。福由哪来的?福由心来的,不由钱来。
  第二个成立爱心基金,按照佛说的四摄法,这就利行,你有困难,我来帮助你达到你行为的目的,促成你的善事,成人之美,代人之劳。你看崔庆喜不就代人之劳吗?我帮他立牌位,我给他出主意。我可以不可以不管?可以,那您就不是菩萨,您不是学佛。为什么崔庆喜这件事情我这么认真?随缘。
  不是说大街上我找一个人,我就给你立牌位,那叫攀缘。来到公司变成我的员工,总在遇缘不同,这个必须照顾,花多少钱都要帮忙;那大街上,大街上不管,没缘,不认识。
  敦伦尽分,伦是什么?有关系,伦是关系,我跟小崔有关系,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尽分,我什么分?我作之君,作之亲,作之师。我跟别人没有这三个关系,我怎么帮人家?
  所以我不同意很多老板,放着自己的员工不爱,放着自己的同事不照顾,一捐捐好几个亿给外面新疆、西藏,好不好?好,攀缘,你不能说不好,你说不好,大家肯定不能接受。这怎么不好?放着爸爸妈妈不孝敬,放着员工不爱护,放着身边的人。您知道员工来到这公司,无债不来,敦伦尽分就是消业障,你看这四个字好像跟佛法没什么关系,实际上它是有关系的。敦伦尽分,你是人家的儿子,你为什么给人家当儿子?所以孔子的《论语》说,不是跟你有伦理关系的你孝敬他,这是错的。
  跟你有伦有分的这些人,前生前世结下的缘,不是他欠你的,就是你欠他的,你先不把这些债主给打发了,你跟那八竿子打不着的,你去敦伦尽分,你跟他没伦,你跟他没分。所以我们提出来活在当下,我们提出来从身边的人做起,这里边是有大道理的。
  所以印光老和尚说的,“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第一个就敦伦尽分,告诉我们的着力点在什么地方。所以我们每一位同学,都要从身边自己有缘的人做起,随缘妙用,没有说随便妙用。随缘妙用,要珍惜这个缘,要重视这个缘。
  之所以小崔来到公司,来到我的身边,出现这个问题,咱们学佛的人知道,他叔叔的岳父,他如果是鬼魂,他有五通,他除了漏尽通没有,他在鬼道里头,那他有宿命通、有天眼通、天耳通,他可能就知道崔庆喜在二00八年五月份,会来到汇通公司。那时候我已经开始学佛了,我二00七年一月份学的。谁能说他叔叔的岳父附在他妈妈身上,折腾他妈妈,就是为了让我引起注意?这回得度了。
  所以每个众生的呼唤,每个员工的疾苦,实际上就在向我们发信号,包括我们身体的病痛,不是坏事,是你欠人家的,是你应该做的,是你必须做的,不能讨厌,不能不高兴,不能嫌烦。这是你生命的内容,你必须把它化解,你必须把它摆平,你必须把这个单给买了,你走的时候才能走。否则的话,你放着这么多伦你不尽,你放了这么多的伦你不敦,这么多的分你不尽,你最后想走不可能。
  所以我们提出敦伦尽分,实际上就是在消业障,你把累生累世的这些亲情、债主都给安抚好,最大的安抚,当然是让他们念佛。
  我这次来香港之前,我母亲跟我吃饭,因为北京现在这个车子,它是按车号来走。有一天尾数是几,几星期几就不能开,控制车流量,我母亲车有一天不能开,就是这个小崔,他是司机,公司就派他盯老太太一天。
  中午母亲特别兴奋跟我说,她说“儿子,你原来学佛,我觉得我不敢说你,因为你老说别谤佛、谤法的,这不是小崔她妈妈身上发生这事,我真不相信有佛菩萨存在。”因为她是老共产党员,革命一辈子,十四岁参加革命,拿着双枪跟日本鬼子干。她说“要不是小崔跟我说,真的我觉得,别人要跟我说,我绝对不相信,绝对是迷信。”他跟我说,因为他一边开车一边跟我妈说,“阿姨,真有,您别不信,胡董干的是好事,佛菩萨真灵。”他就把他这故事跟我妈一说。你看我学佛三年,我就没想到用这个教材跟我妈妈沟通过,我不在身边,出差,这个司机就把我妈给度了。
  我妈就问我,她说“儿子,这什么道理?”因为小崔一跟她说,这些医院都是北京最有名的医院和大夫专家,几万块钱的药都吃进去了不灵,就是立个牌位念念佛、拜拜佛就好了。这种对老太太一辈子的认知,那差距太大了,所以我妈妈在饭桌上,就详细的问我佛的存在,佛的作用这些道理。我这一听我高兴死了,我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人做好事,他真是有好报。这老太太能转,你想我妈今年八十了,我急得心急如焚,这以后怎么办?一天一天的临近这个日子。
  《饬终津梁》我看了,我给我妹妹也看了,我跟我妈说,我妈妈就一笑“享受今生吧!”她就这,我都急死了。我跟我妈一说,“儿子,这太有道理了,你跟我说说念佛怎么回事。”我就跟她讲自性,就是印光老和尚说的那两句话,佛门三藏十二部,世尊一代时教,其实就四个字,理不离性相,事不离因果,就这四个字“性相因果”,我这能白唬吗?我妈妈问了,问了怎么着?不能失言失人,为什么?失言,不该说的说了叫失言,该说的时候你不说叫失人,这人就丢掉了。
  我那天下午两点钟还送我老大回美国,他读研究生,一直说到不得不走,从中午饭,那天下午四点钟飞机。我就跟我妈妈讲,老太太说“那我走的时候,你可得帮我念,我可没那种功夫。”我说“妈,你放心吧,你只要听儿子的,咱们这事就好办,就有出路。”
  所以我这次来香港我特别喜悦,我们老太太你想想这能过来,那了不得。人以善感,天以福应,这是发生在身边的事,妈妈转变了。我回到办公室,送完儿子,我咕噔就跟菩萨磕一头,磕响头我上了香,我说谢谢佛菩萨,我天天求救救我的爸爸妈妈,让他们信佛吧。都是儿子没德行,缺德,爸爸妈妈不信,没福气。什么人的儿子有福气?爸爸妈妈学佛的儿子有福气。救救我吧,我就这么一个爹、一个娘,不信,回去还不敢说,说他还不高兴,老跟我说他那一套,得了,就随顺,机缘不到吧,没想到小崔把我妈妈给度了。
  我妈老说我痴迷,说我执着,我这在前面的讲席当中也给大家汇报过,我这刚学佛,刚学《弟子规》那种做法,妈妈都心有余悸。为什么?一回家,她就跟着阿姨说,“日本鬼子要来了,宪兵来了,赶快把家里的肉、家里的酒都收起来,可了不得了,鬼子进村了。”
  学佛学错了,到家就数落妈妈,就刺痛爸爸,“你们还吃,地球都快到末日了,吃吃吃吧,就那三寸舌头,你不给孩子留点吗?”这么讲。所以爸爸妈妈对我,我那当时在学佛的误区当中,学佛没学别的,原来没学佛的时候,你还说不出来这么头头道道,学了佛以后,到处都是什么业障、没善根、一阐提,什么佛不度无缘之人。你看你看弄得我爸我妈烦,“儿子,你以后别来家了,你爱到哪到哪去,你到了家我们就气得哆嗦,你是来看我们,你是来气我们来了?你来之前两个小时,我们家就得收拾东西,你看池子里泡着衣服,你就数落我要节约用水;我们擦个嘴用个餐巾纸,你就说要节约,地球快到末日;我们吃点鱼,你就说给孙子留点,别吃光用尽。”哪有你这么学佛的?
  那就慢慢转变,行有不得,反求诸己,学会不批评、不对立。老太太跟我儿子说,因为我儿子从加拿大回来,就说“你爸爸学佛,你觉得怎么样?”我儿子中文不太好,他说“他这一命全变了。”我妈说“这什么叫一命?”我说“妈,他的中文不好,“命”英文叫life,他的生活全变了。”她说“你觉得你爸爸变得怎么样?”他说“我爸特好,变得特别的nice。”就是特别的可爱,特别的亲切。
  奶奶说“看来儿子学佛了,孙子认可。”她说“那你爸爸要出家呢?”他说“我举双手赞成,我爸爸出家我举双手赞成,我爸爸愿意做的事情肯定是正确的事情,特别是学了这个。”
  我也跟他商量过,我说“儿子,我万一有一天出家你会怎么看?他说“爸爸,我觉得the thing is right,这件事情是正确。”所以我特别欣慰。我没敢跟我妈说,我看也差不多了,这老太太一转过来,我再给她讲讲道理。
  我爸比我妈固执,今年也转变了,学佛三年力行,为什么?因为爸爸眼睛不好。中国传统文化带动企业走向成功,首先老板的家要成功,你老板学佛学了半天,家里不成功,爸爸妈妈不好,那能带动企业吗?企业是由人组成的。所以我爸爸这个转变也特别奇怪,老人家眼睛不好,文化大革命受冲击,造反派打他,为什么造反派打他?当时我特恨,我对我爸爸的行为,我不理解。
  那个时候我爸爸在工厂当党委书记,在公安部的一个消防器材厂里头。每个月三百块钱的贫困救助,这个员工家里特别困难,我爸爸说就给你二百二十块钱这个月,全厂上千职工就三百块钱,都给了你,别人要有点难怎么办?他就不高兴,他说我们家这么困难,可能是真困难。我爸说得留八十给其它员工。
  结果就这么一个过节,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你想消防器材厂,那是机械厂,除了钢棍就是这些家伙,可是那个工人是个钳工,钳工那手特别有劲,斗我爸爸挨整,走资派,一棒子下去打在腰上,就把腰椎好像是五、六、七这三节就打烂,就起不来了。然后一起不来就又是一大巴掌,他铁砂掌打在我爸的眼睛上,就打出了血。
  当时那动乱的年代,也不可能找一个好医院给造反派看病,就送到了医院。私人医院一看,这大夫吓一跳,怎么能打成这样?当时处理是处理,也没有怎么说,因为他当时不招待见,造反派,谁跟你认真,医院都军代表接管了,后来眼睛就这么留下了积血。留下积血之后,我汇报当中经常提到父亲的眼睛,我特别着急,看不见了。
  我每次想到,我就经常跟孩子在一起,我说我们闭上眼睛走到卫生间,看看爷爷是什么感受,没有一次孩子不掉泪。我们闭上眼睛,我们拿起毛衣穿上,看看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能把扣子对上吗?我们到了卫生间,我们闭上眼睛能找到手纸吗?我们闭上眼睛,我们餐桌上这顿饭的菜我们能夹住吗?我说今天的爷爷就在这种状态当中。这问题是在爷爷这边吗?不,在我,有福的胡小林怎么会有瞎眼的爸爸?天性相关。
  当年印光老和尚,这个居士给他写为什么我妈妈得病,我们念观世音,我妈病就能好?老和尚回信特别简单,就一句话,只因天性相关。我当时看到这我不太理解,怎么叫天性相关?就是你跟你爸爸这种自然安排的关系,悔也是你悔爸爸悔得快,帮也是你帮你爸爸力度大。所以儿女跟爸爸这关系,要想帮、要想悔非常容易,总在遇缘不同。
  你说我要想害我爸爸,那还不容易吗?他喝水,我放点药下去,他就走了;我要想帮我爸爸,我给他泡杯蜂蜜水,那他就大便通畅了,这就缘分。所以我就一直也是求佛菩萨,你说我学佛了每年放生拿出一百万,该做都做了。每个月八万,一年一百万放生,回向全体公司的员工以及家人,以及我的爸爸妈妈。每年拿出一千万印老和尚的法宝,这三年挣的钱就没留什么,怎么爸爸眼睛老是不好?
  咱们现在明白了,行有不得,反求诸己,肯定是我德薄,肯定是我福薄,肯定是我的至诚感通不够至诚,所以不能感通。我哪还有问题?我发露,发露忏悔,爸爸的眼睛就是发露的缘。
  所以胡妮妮居士老问我,如何发露忏悔?爸爸的眼睛你看见了,就得发你的,为什么在你眼前出现这个病?那发您的露!你不把它当发露的工具你错了。我就天天求求到两个月前,我跟我爸说,“我找了北京最好的,给毛主席看病的眼科专家,中医。”一月二十五号就去了,一开开两个月的药,吃到三月二十五,三月二十五又去,又治到五月二十五,五月二十五我们又去,又开两个月,吃到六月份。
  我说“爸爸,眼睛怎么样?”“反正好点。”他为了安慰我,我知道不好,因为家里有保姆阿姨我经常问。我说这真是怎么就不行?“佛说无稽矣”,这《了凡四训》上说的,佛说的没有根据,你学佛了,做这么多好事,爸爸眼睛不好,所以我挺沮丧。我就求着佛菩萨,我说您可不能让我爸眼睛不好,我都学佛了,大家众人皆知,如果我学佛,我爸眼睛不好,让人看了像什么样子?这学佛有什么用?我说咱不为胡小林的父亲,咱就为众生这信心,佛菩萨你也得帮帮我。因为我这个人不太会太多的祈祷词什么,就说大实话。我说您救救我爸爸,救完我爸爸让众生说,你看胡小林学佛了,你看多有信心!
  到了六月份老爷子发烧,属牛的今年八十五,虚岁就八十六,比老和尚大两岁,一九二五年出生的。这一烧三十八度五,我一看这眼睛没好,前列腺又发炎,我说这玩意怎么弄?我特别的沮丧,就觉得你看屋漏偏逢连天雨,雪上加霜。那怎么办?父亲前列腺肥大增生,这是一个老病,一九七几年就得,三十年,小便特别不畅通,小便是个特别困难的事情。每天夜里起来小便,得坐在马桶上一个多小时,有时候睡着就摔倒了,他憋,他尿不出来,他难受,所以小便对他来讲是一个非常痛苦的事情。也做过电切,也做过什么的,岁数大了尿动力不够,按大夫的学术语来讲,尿动力不够,那滴的时间长。那就住院了,就是因为三十八度五,不能在家待着,这么大岁数了,就医院住进去。
  医院住进去以后一查前列腺发炎,说吃消炎药,吃完以后大夫说,前列腺要彻底的治。既然来了咱们就检查,检查了半个多钟头,特别详细,因为现在医学的手段和设备也特别先进。查出来以后,我父亲还特别紧张,有一天我正在上班,突然我妹妹给我来电话,她说“哥,爸爸一定要我给你打个电话,说他检查结果出来了。”我爸爸一直以为前列腺病变,发烧肥大,说没有,还是三十年前的老结论,增生。爸爸特别高兴,因为当时我父亲住院,前列腺出现问题,尿不出尿来发炎,我的感觉跟我父亲一样,我说这肯定是癌症,前列腺癌。我说老爷子去年属牛,今年属虎,去年没走,今年看来够呛了。说不是,老人家特别高兴,他想肯定有事,那地方特别脏,前列腺癌亚洲人得的很多。
  然后我母亲就也特高兴,就拿着我父亲的病例,找到三十年前的专家,全中国NO.1最好的泌尿科专家,世界上也有一号,说老胡三十年前在您这看过,当时您建议他怎么怎么着,他现在又住在别的医院,您看应该怎么办?他看了看,他说不错,三十年没有癌变,这很不容易了,从一九七七年一直到现在,三十五年没有癌变,这很不错了,老胡是怎么治的?
  我妈妈就说他每天坐盆子泡,您看那现在该怎么办?他说算了,现在尿不出尿来就已经不错了,三十年,就做一个尿漏。尿动力不够自己排不出尿来,直接做一个尿漏。我妈说这手术怎么样?他说这手术特别简单,四十分钟就完,给膀胱冲上水,扎一针下去,造一个漏,就从那个漏里面出来,以后就不按照正常渠道出来。特别不可思议,我父亲肚子特别大,脚就和馒头似的,连踝骨的骨节都看不见,手都肿肿的、胖胖的。我到今天我才意识到,那是父亲身体的水分出不来,全憋在身体里头,肚子特别大。
  本来腰就被造反派打坏,他肚子又大,行动不便,眼睛再瞎,您说他得多难!就容易着急,一着急就容易生气,愈气这眼睛愈不好就恶性循环。做完尿漏之后,就不是受它控制了,身体有多少水分就出来。我再一去看我爸爸,瘦了,肚子都没了,而且人有轮廓,不是圆不愣登的。原来我认为我父亲不错,脸色挺好,憋得红红的,胖胖的,我觉得父亲脸色这么红润很胖,我跟他吃饭,他不吃什么东西,怎么那么胖?今天看来全是水分。
  我一去我父亲就拉着我的手,他说“儿子,我眼睛愈来愈好了。歪打正着,今天早上我一醒,我就看我住医院单间的窗帘没拉好,有一条缝。”诸位同修,我当时眼泪就下来,看见窗帘,窗帘离那床挺远的,对面沙发的轮廓都看见。
  他说,“儿子,你这么坐着,我都能看清楚了,床底下的拖鞋我也见着。”
  咱们懂这道理,当时发烧那是三宝加持,真正的病不在眼睛,是小便出不去,火往上走,代谢不正常。这一代谢正常父亲这腰也细了,脚也细了,就真像一个正常的。你看八十多岁的人哪有胳膊绷得跟萝卜似的,皮也耷拉下来,脸也有轮廓,脸也没这么多潮红,特别是眼睛说我一天比一天好。我说闹了半天是小便的问题。
  当时发这个烧,北京那个泌尿专家就说不可能,八十六岁的人还发什么烧?问题为什么会得癌症?就是因为他有症状它不反应,没有体征反应,他八十六岁他没这个火力再发烧,所以才危险,有癌症不能暴露。他说“你父亲八十多了,还能发三十八度五的烧?”我妈说“是。”“这太不可思议,老胡身体真棒。”
  咱们说那哪是他发烧,那是佛菩萨加持,你不发烧你不去医院,你没有症状你去医院干什么去?咱们认为眼睛就得治眼睛,看中医。佛菩萨万德万能,他知道把底下治好,上面自然就好了。
  我不能失言失人,北京堵车,我一般都是晚上七点到病房去看他,他九点钟入睡,我陪他两个钟头,就我们爷俩。我说“爸,这高兴吧?”“高兴,真高兴。”我说“你得好好活着,你多活一天多给儿子一天机会。儿子现在有钱也做好事,你应该好,这是其中应有之意。
  修了那么大的福,为您老人家放生,你说你不好,那谁还学佛?”他说“是。”我说“爸,你承认不承认,这都是儿子念佛念的?”“完全承认”,捂着我的手,“儿子,就是你念佛,我这明白了,好好念,你愈念佛,你看我的病治得愈快,你这有德行。”
  不过理论上还是要弄清楚,这不能瞎念,我说“爸,你放心,理论上《华严经》全讲得特别明白,为什么念佛您就能好。爸,你现在信了吗?”“我信了,我这病好了我就信了,那就是因为你念佛,你好,佛菩萨保佑。”
  你看我父亲是一个非常不容易服从的人,折伏了,眼睛好了。他说“你去吧,跟着净空老人家好好学习,到香港。”还没出院我来之前。你说做为老板我学佛、学传统文化,如果我的家里一塌糊涂,如果我的父母没有健康的身体,你说我拿什么成绩、拿什么报告来向大家展示?我连父母都照顾不了,身边最亲的人都照顾不了,你说我还侈谈什么佛氏门中有求必应?
  所以父亲六月份发烧感染这个过程,使我深深的对佛菩萨就愈来愈感恩,真觉得没他们给老人家的加持,不可能崔庆喜怎么就那天给我妈开了车?公司十几辆车,怎么就他去给我母亲开车?你说你开车,你给老太太开车就开车,你干嘛谈佛这事?而且他跟我母亲不在一起,不是很熟,阴差阳错。因为我母亲的车子不开,是我妹妹她们单位的司机来帮一下忙,那天就换成我这小崔了。所以六月份是个丰收的月,没有赶到秋天,爸爸妈妈这一个月就起码不能说反感对佛,觉得孩子学佛是好事。佛菩萨太伟大了!
  我跟我爸说,因为我爸爸特别爱看书,脑子特别清楚,我说“王力教授您认识吧?北京大学的语言学专家。”他说“我认识王力教授,《中国古汉语词典》就他出的字典,那文学大家。”我说“是,文字学大家、训诂学大家。王力老教授的老师您知道是谁吗?”他说“谁?”我说“赵元任老先生。”赵元任,王力是他的研究生,王力当年写研究生论文,曾经下了一个结论,说字至此已经(字的字体,他研究文字的)就全都查出来了,不会再有了。
  赵元任老先生就在他的论文上写了六个字,“说有易,说无难”,大家可以上网查一查。因为我父亲,你要说佛菩萨三千年,什么戴个毗卢遮那帽,什么拿个金刚杵,他实在是接受不了,因为距离他的生活太远。你要说赵元任,你要说王力教授,你说赵元任说的“说有易,说无难”。
  我说“爸,没有的东西,您可不能下结论说这没有,你没看见,这是科学,赵元任老先生,人家那是非常严谨的学术态度。”
  我爸就说了,“那是肯定。”我说人的认识,那是没有尽头的。
  绝对真理跟相对真理的关系,绝对真理是由相对真理组合的,是一步一步的靠近绝对真理。我说对,这就是修行,绝对真理,爸爸,就是自性;相对真理,相对真理就是我们的世智辩聪。是随着我们修学境界提高,通过一个一个的相对真理,就好像毛主席说的,逐步的走向矛盾论说的绝对真理。当你达到绝对真理了,我说,爸爸,就是佛说的大圆满,就是我们净土宗所说的常寂光土,绝对真理。什么是绝对的?古文叫绝待,等待的待,绝待,自性是绝待,没有条件。什么东西产生自性?没有因,法尔如是,这不就绝对吗?相对,相对于因而产生果这叫相对,绝对就是没有因就叫绝对。一念无明怎么来的?那是绝对,没有因,你不能问因,所以一念无明是绝对。
  我父亲的转变、我母亲的转变,是我二0一0年最大收获,终于二位老人对佛法有新认识。一个是崔庆喜我的司机,公司的司机师傅,再一个就是我父亲的疾病,所以我们深深体会到,人人是好人,事事是好事。
  老和尚曾经在讲经的时候,《修华严奥旨》第二遍的时候讲过,如果因好,就是恶缘,结出的果都是善果。你看父亲这得病发烧这是恶缘,你因好,因好遇到恶缘都结善果。
  所以我们通过家庭父母的变化,对佛法就更感恩,更觉得佛菩萨没离开我。通过三年的修学,通过这一个一个的示现,和一个一个的事件,坚定了我的信心。一切法从心想生,相由心生,境随心转,依报随着正报转。妈妈爸爸是我依报,我正报好了,他们一定要好,一定应该好,而是必须好,不好都不行,因为那是一体的。
  很多人说你怎么老是在汇报当中,不提提母亲和父亲?讲得很少,老是讲企业。我就利用这机会讲讲我爸爸做的好事,要不为什么会有这种儿子?这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咱们接着老人家在文化大革命中挨斗,后来打倒四人帮,小平同志出来主持工作,就开始整三种人,造反派。这个钳工不用说了,他不是打了我爸一个人,罪恶累累,打最重的就是我父亲,致残。调查组从他原来省市的单位来到北京,找到我父亲,说“老胡同志,我们向你核实一下,我们这个口供,抓起来了,不能留造反派残渣余孽,必须得清理三种人。”那时候中国有这么一个阶段。说“老胡同志,我们给你核实这个情节,你只要看了认为对,属实,你就签上字,回去就是判刑了。”
  我父亲说整个党都在犯错,就是《了凡四训》上说的,“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哀矜勿喜,喜且不可,而况怒乎,宰为之霁颜”,县太爷听到杨自惩跪在那,求县太爷说这个犯人你别再打了。“偶挞一囚,血流满前”,说这个人“越法悖理,不由人不怒”。然后杨自惩就跪下来求他,说“上失其道,民散久矣”,上面不管乱了,老百姓都乱了,乱了以后这种情况很正常。“如得其情”,您已经把这个案情都审出来了。“哀矜勿喜”,您得可怜他,不能高兴,高兴都不行,你还发怒吗?这更不应该了。这县长,咱们今天讲是县长,这人是听劝,“为之霁颜”,要不然就打死他。杨自惩最后果报很殊胜,最后孩子、孙子考上状元,当了宰相,你看《了凡四训》讲那一段,子孙发了,都沾着老祖宗的光,救人一命。
  那我父亲不就跟杨自惩是一样的吗?说“我不能签这个字,我要签这个字,这家就家破人亡了,我了解这个工人,他是一个非常质朴的人,他是受了蒙蔽,他是一时糊涂。全党、全国都在犯错误,你怎么能让一个工人不犯错误?我的意见教育教育就行了,下次不这样做。党都在犯错误,能把这个责任推给人家工人吗?”
  我说爸爸,这就是“行有不得,反求诸己”,能埋怨人民吗?能埋怨群众吗?爸爸,你暗合道妙,你不知不觉就符合传统文化了,多做自我批评,这就是传统文化。父亲,你这积了大德,爸,我才明白为什么胡小林能做点买卖,能挣点钱,能学佛,不是您老人家积这个德,我怎么可能今天有这么殊胜的因缘,认识老和尚!
  你看“扬人善,即是善,人知之,愈思勉”,爸爸做这好事,宣扬、鼓励他、感恩,感别人之恩,改自己之过。父亲的恩得感,给了你这个肉身,给你这生命,同时又帮你修了这么大的福。你想我父亲,“人之无过咎而横被恶名者,子孙往往骤发”,这《了凡四训》上说的。我父亲是人吗?是人;无辜吗?无辜;被恶名,挨打,何止是恶名?那个钢棍一棍下去腰椎五、六、七粉碎。他到今天到骨科那复查,骨科大夫说,老胡,你还能站起来走路真是不可思议。一巴掌上去就把两个眼睛都打瞎了,我到医院给老人家检查,眼底充血根本就排不出来,没办法。大夫说(他是个浙江人”一塌糊涂。
  你看遭了这么大的罪,人无辜被恶名者,子孙往往骤发,我今天能坐在这向大家汇报,能够学佛这是多大的福气。能够今世出世,能够脱尘离缚,能够参赞天地,弘扬正法,那是一般人能干的吗?那都是老人家的德行。那父亲有问题吗?有,因为身体不好他发脾气,老跟那阿姨发脾气。
  《了凡四训》上怎么说?“远思扬祖宗之德,近思盖父母之愆”,你不能说这事,其实咱们更深的理解,了凡“近思盖父母之愆”,愆就是过错,盖就是掩盖,这是字面上的意思,实际上有父母的过错吗?没有。父母最大的过错是什么?就是你胡小林你不学好,你不积德,你父亲跟母亲把你带到世界上来,你给世界造恶,这就是父母最大的愆。你要想把这个愆给盖住,没别的,断恶修善,父母就没愆了。远思扬祖宗之德,近思盖父母之愆,父母最大的愆是什么?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父母有过错,你替人家掩盖?错矣!父母哪有错。父母在你眼前表现的错,是你有错,境外无心,父母是境,教育你。所以本着这个理念,就不再埋怨爸爸,不再挑妈妈毛病,挑什么挑?
  我第一集给大家汇报,七个儿子跟一根拐棍的故事,那个老婆罗门要饭,七个儿子都不养他,把他轰出来。佛陀碰到他说你就感恩这拐杖吧,你别老埋怨儿子了,你别老要想教育儿子回头养你,你就踏踏实实止住。止就是只想着拐杖,只想着走路,拿好这拐杖,止。
  观,拐杖帮你走路,不摔跟头;第二恶狗来,赶走恶狗,保护你生命安全;第三过河的时候知道深浅,这是观。止,止在拐棍上,止在走路上,活在当下,什么都别再做了,别再埋怨儿子。观是观这三点,拐棍对你的恩情,你感恩,感恩就能转化儿子。
  最后七个儿子全都争着要孝敬他,这是真实的故事,七个儿子跟一根拐杖的故事,佛陀利用拐杖,把七个儿子最后全都度了。老人家最大的缺点是什么?不知道感恩。叫花子都有要感恩的地方,这个故事很深刻,就是贫贱到了极处,贫是穷,贱是没有地位,贫贱到极处那就是叫花子,你手里还有一个拐棍,你都要感恩。你的感恩心只要一出来,什么人最有福?感恩的人最有福,七个儿子争先恐后的养他,哭、忏悔、惭愧在佛的面前,我们要养我爸。我第一集给大家汇报这个故事。
  你胡小林着什么急?爸爸的眼睛不好,妈妈不学佛,你得好好的练,“徒向外驰求,无益也,内外双失”。你说你要爸爸,说爸,你不能老跟人发脾气,您那个小阿姨比咱们孙子都年轻。你说这有什么用?佛让那个老人家老婆罗门乞丐,去到法院跟七个儿子打官司吗?说你们有赡养的义务?没有。佛是把这七个儿子叫来训他们一顿吗?以佛之明者,何不能以一言而教之哉?佛这么聪明的人,教育教育他们不就完了吗?没有,福自己求。老人家你福薄,七个儿子这么圆满的家庭没人养你,七天,星期一到星期天,一个儿子养一天,您都不至于出来要饭。您今天沦落到街头来要饭,命苦不能怨政府,点背不能怨社会,您埋怨谁?埋怨你自己没福。福从哪来?福自己求。求,怎么求?怎么才能求来?什么人最有福?佛当然说感恩的人最有福。
  我成立爱心基金帮助崔庆喜,这是感恩,感恩的具体落实,感恩、感恩、感恩、感恩,你看从去年九月份成立爱心基金,到今天十三个家庭得到利益,花了大概不到二十万块钱。父亲的眼睛,你说曲径通幽吧,说歪打正着吧,把前列腺治了眼睛好了。真正的病根在哪?咱们认为是眼睛,佛菩萨不这么认为,万德万能,他认为是底下出了事,所以他让你发烧住院。
  你不发烧,人家医院根本不要你,没事,你没有症状住什么院?你尿尿尿不出来,三十年了你尿不出来,你不住院。
  发烧不行,老年人发烧受不了,必须得住院,这一住院,大夫说索性把泌尿科上,教授一检查说,算了,这么大岁数了,你就弄个漏吧。好多人就劝我爸爸,很多老同志都是你的老战友,都做了尿漏,挂一个塑胶袋在腰上挺好的,从此以后再也不为它费神。我爸说好,那我就挂吧!没想到挂了把眼睛给挂好,把视力给恢复了,一天比一天好。
  所以我们要想解决问题,我们要想过幸福的生活,我们希望有健康的身体、圆满的家庭一定要感恩,一定要改过就全办了。不在外边,外边没有,哪有自性以外的境界?没有。牛乳、牛乳,牛奶在哪里?牛奶在水里;水在哪?水在牛奶里。佛举了很多这种例子,境外无心,心外无境。所以这讲讲我父亲,这文化大革命。
  再讲讲我母亲,我现在也心静了,原来老觉得自己的运气不错,自以为是,我这学佛、做好事,跟爸爸妈妈没什么关系。我母亲是八十年代初,北京对外友好协会的副会长,一个偶然的因缘,得知每天北京火车站有六个弃婴,抛弃的儿童,刚生下来,治病治不好的就扔到北京站,没人管。这个弃婴都什么弃婴?都是残疾儿童,兔唇的、先天心脏病的、佝偻、缺胳膊少腿。老太太说光北京站每天就六个,那全北京市一天这种弃婴得多少个?因为都到北京来看,你看不好就扔了,而且这里边女婴居多。
  老太太是管对外友好的,是成天跟国外人交流,她不是搞妇女儿童工作。老太太就发这个心,我这得救,太可怜了。然后老太太就求市领导,你给块地吧,我们盖个幼儿园,就是残疾儿童幼儿园。“老太太,您那么大岁数了,您算了,您享享福吧,您弄这干什么?”“不行,我看这孩子,我吃不下,我,睡不着,你一定给我一块地。”老太太说着说着,就给当时的市委书记就跪下了,“给块地吧,书记。”
  就这么着看着老太太这关系,因为她老革命有影响,为了孩子是好事,市政府一上公文,行,那给老太太来块地,北京昌平区。二十年前的昌平区很荒的,不像现在,那都成了城市,就盖了这么一个幼儿园。
  盖了幼儿园得有老师,老师谁愿意照顾残疾儿童?没有编制,这国家干部编制谈何容易?挣钱容易,要编制难,就跟户口似的。老太太又跑市政府各个部门,不知疲、不知倦,拿这个文去批指标。找老师,薪水少了,人家谁干这个?人家幼师毕业的这些老师,人家在社会上,私立幼儿园那时有了,那高薪。老太太给他们争待遇,那就盖宿舍吧!我给你们分房子,那时候还没商品房的概念。
  这又穷没钱,平地抠大饼,吐沫沾家雀,空手套白狼,老太太就求施工队,她有关系,因为她哥哥在北京是管了一辈子的城市建设,不给钱能干吗?“老太太,那您写个报告吧,咱们这个单位是国企。”
  为什么党和国家好?这个时候,哪个民营企业家要干这种赔本赚吆喝的事?不能忘了国家的恩,不能忘了党的恩,关键时候是这些人不掉链子。这老太太就是生让人家施工队在一分钱没有,人家施工单位自己拿钱给盖宿舍、盖幼儿园。
  老太太又当了北京儿童福利基金会的主席,全是残疾儿童,每天全北京市各个地方只要残疾儿童,老太太没搞过妇幼工作,她哪来的智慧?爱心起作用。老太太在友协,这友协不是接待外国人吗?日本人、美国人、欧洲人来中国参观,参观社会主义祖国,看看社会主义制度,歌颂党,歌颂四项原则。老太太怎么着?北京友协对外接待,老太太负责,最后一站就到这儿童福利院,看看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你们国家有吗?你们国家有,我们中国也有;你们国家没有,我们中国已经有了。
  这些人,国外这些大菩萨们那受得了吗?一看那些孩子,残疾孩子流着哈喇在地上爬,什么东西都留在幼儿园,掏钱吧,老太太多有智慧。然后就为此在北京有些成立了旅游公司,干嘛?在全世界招揽这些善男子善女人,帮助他们修福,到北京参观儿童福利院,最后把自己的美元、日元、欧元、法郎,意大利的里拉就全都捐出来,没有一个不掉泪,没有一个不把金银首饰,那都情到极致了,手表摘下来的,项链摘下来的。
  快回国了,最后一站参观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你看这件事办得多圆满,既宣传了社会主义祖国的优越性和伟大,又解决了幼儿园的财政问题。
  咱们是学佛的知道,老太太不明白,又帮了国外来的这些人修了福,“斗粟可种无涯之福,一文可消千劫之罪”。这些人来到中国玩一圈,参观以后,搞友好工作,临走的时候还在中国这块福田上种了福。
  老太太这个有二十多年,几次提出说我不能再干,让年轻的同志干,我免费干这个这么多年,身体也不行了,八十多岁。
  他说“万云同志,您只要活着,残疾儿童福利基金会的主席,我们谁都不找,就是您,我们知道您真爱我们,您真为我们着急。”
  为什么?一到冬天我母亲就跟我说,“儿子,给点供暖费吧!”我们老太太求我,求的就是儿童福利院锅炉要烧煤,“妈妈代他们给你磕个头。”“不不不不,老太太,您不是折我寿吗?您要多少钱,您拿吧!”
  到我们家就开那个大立柜,“儿子,这棉被不要了吧?这棉被不要了拿来,这枕头巾你看都破成这样了,你也不缺这个,买点新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到我们家天天哗啦,不穿的背心,不用的枕巾、军大衣、破棉被,那棉被都不破,现在哪还有破东西?哗啦哗啦就拿到儿童福利院去了。
  我姨在北京铁路局工作,求我姨,她说“妹妹,软卧卧车不都有棉被吗?你们不是有淘汰了吗?你们淘汰不用的,我拿回去洗洗给孩子当尿布,现在这尿布湿太贵了没钱买,你行不行?”我妈妈天天(我给她配辆车子),就每天到各个单位搜集这些东西,什么棉被,怎么都行,你给钱也行,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到人家钓鱼台国宾馆,说你们剩的豆包,早餐不吃的东西别倒了,我拿个大塑胶盆你装着。咱们开了车就去,油钱是我掏的,车子是我配的,司机是我给找的,你说老太太发的心,多远,从钓鱼台国宾馆到昌平县。然后叫北京市找卫生局金局长,那大菩萨,孩子要体检,残疾儿童得治病,您知道缝一个兔唇多少钱吗?美容手术,得让孩子活出尊严来。“老金,你帮帮大姊。”
  老金掉眼泪,说“大姊,要凭您这身价、凭您这地位,要凭您干革命这一辈子的功绩,您现在还能这,现在谁还管这?”“不行,先天心脏病,动一个手术三十二万块钱。”我不明白,反正是左心室、右心室那个瓣什么的修复。阜外医院,老太太到那去一掉眼泪,就说四个孩子没做,您还要钱吗?“不要了,大姊,冲着您,我们免费给做。”天天围绕着这些孩子,就没见过老太太干过别的。我就想咱们学佛,现在联想“孝”字,上面是一个老字的上半部,下面是个儿子的子,老祖宗有德,儿孙享福。
  老太太多有智慧,那孩子大了怎么办?他没劳动能力,十三岁大小伙子、大姑娘,还住在幼儿园吗?不能了是不是?不能,好,老太太就苦思冥想,照顾孩子三昧现前。她多有智慧,她把这些十三岁的大儿、大女们,她送到北京的什么延庆、怀柔这老少边穷的地区,送到农民家里,山民一家接受一个孩子,一个月给五百人民币养起来。而且什么?老太太还弄个抽查组,买几辆车子抽查,每天在山上转,哪家有孩子就突击的,不告诉你。到那去看有没有吃的、吃什么,带着医生体检,你要对这孩子不好,我立刻把这孩子请走,不放在你这。
  不放在你们家,你们这一个年意味着少一万块钱收入。好家伙,这些农民不得了,山民种山里红、种核桃、种栗子,这一年能挣多少钱?这一财神供着,不能让这财神走。就这么了,孩子到了十三岁,你想一九八几年建的幼儿园到今天二十多年了,这孩子都二十多岁,就跟这些老农民有感情,当成一家人。因为他们都是弃婴,没有家,跟着农民一块过年,就变成自己家里孩子。老太太不含糊,到那去看看有没有褥疮、挨没挨打、洗干净没有,脖子上有油没有。老太太跟我说,我说你怎么查?她说我这有办法。还定期体检,接到市里来,六一儿童节还领他们一块过。
  咱们学了佛明白,这老太太可不得了干这事,为什么?愈是需要帮助的人你愈帮助。所以我老原来觉得傲慢,我胡小林聪明、能干,我机伶,我做买卖我辛苦、我勤劳,抓事情认真,我关注细节,细节决定成败。细节决定成败,那你现在胡小林怎么不抓了?不抓你不是每年还来合同吗?而且一来每年百分之十、二十的提高,那细节决定成败吗?知识就是力量吗?学习改造命运吗?似是而非,祖宗有德。
  所以我今天能学佛,今天能在这跟着老和尚,有这么好的因缘,那不是简单,这老太太修来的。所以在这我就得感谢我的父母,我原来老自以为是,我觉得我就是能干,我就是运气好,我就是聪明。我没觉得我爸妈,我觉得我爸妈他们特愚痴,没什么,这一辈子也没什么光辉的业绩,也没有什么突出的成绩,也不是什么文学,也没什么学问,很早就出来闹革命,跟着共产党毛主席。
  今天咱们冷静的看,那了得吗?你胡小林能比出这种境界来吗?你干得了吗?你学佛学四年了,你怎么跟爸爸妈妈比?惭愧吧!“扬人善,即是善,人知之,愈思勉”,所以我现在找到跟爸爸妈妈沟通,到家咱就赞叹,称赞如来,这不是如来吗?如来在哪里?如来在家中。谁不是如来?你眼睛有分别,你认为有些人不是如来,个个都是如来,魔和佛是一不是二。你心里有魔,你就招来魔来教育你;你心里是觉悟,那招来着佛帮助你,惟人自召!
  所以现在跟爸爸妈妈沟通,这愈沟通有的时候说到感情处掉眼泪,妈妈也掉眼泪,因为帮他们回忆。三年自然灾害,你们是怎么对待工人?一个月就一斤黄豆,因为我妈妈是处级干部,两斤动物饼干的票,从工厂没走到家就给了工人。这事我知道,我还特别埋怨我妈妈,我当时几岁?我一九五五年出生,一九六0年我才五岁。你一个月两斤动物饼干,老太太你送给别人,为什么?那个工人没有这个待遇,儿子爬在树上槐花,大家不知道知不知道槐花?槐树叶子结槐花,槐花香,搁那大把大把的吃槐花,饿,吃完槐花就不大便,老太太顺手就把黄豆和两斤动物饼干给了这个工人。我印象特别深,回家我爸和我妈还闹得不高兴,因为孩子在幼儿园都吃不饱,好不容易回家就等这两斤动物饼干,你还给了别人。我妈说咱们再难也比他们强,咱们还有办法,工人太困难。
  这我从小的记忆。那时候涨工资,国家是计划性,调薪的幅度百分之二,不是说现在老板有钱想涨多少,国家是计划的,你一百个员工的工厂涨两个。我记得我爸爸六次涨工资全让,说人家工资太低,我那工资比较高,让给那些需要涨的人。你看老太太亦复如是,从来就没为自己考虑过。
  所以我现在岁数也大了,回想起来跟爸爸妈妈这个成长过程,真是觉得我有今天还有点善根,还能做出这些事情,那都是跟二位老人的教育分不开。他们把传统文化给我演出来,他们做到了,他们积了德,他们修了福,所以我今天才能这么好。
  所以我要继承他们这个优良的传统,发大心,因为他们总在遇缘不同,没有碰到佛法,尽虚空遍法界是我们服务对象,他们没有这种认识。那我得长江后浪推前浪,我得在他们的肩膀上,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就是巨人,我得要干,“远思扬祖宗之德”,那不就扬他们的德行吗?“上思报国之恩,下思造家之福,外思济人之急,内思闲己之邪”,这了凡先生说这六思,那就是座右铭,天天要做到。
  天天“心常谛住度世之道”,这就是度世,度自己就度世。自己修来的福,净空老和尚就能长久住世,你求老人家在这住,他没福他能住下来吗?福从哪来?咱们得有福。弟子有福哪有得病的师父,弟子有福师父怎么可能不长久住世,那怎么叫弟子有福?有福的胡小林,爸爸妈妈怎么可能住医院?婆罗门女念佛成了圣者,妈妈修了大福就出来,是一不是二。
  我们真要孝敬老和尚,真要报师恩,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从身边的人做起,要做好样子,要给众生做好样子,我们是学佛的,我们要把佛法演出来。你看我这兜里,这都餐巾纸,这是长春的办论坛桌上放的纸,拿着不舍得扔,你说我差这张纸吗?我不差。为什么不舍得,没用完,上卫生间洗完手,不用再扯一张新的,就用这餐巾纸,早晨没用完,擦擦手就扔了。报佛恩,家里人看到,同事看到不对吗?做好样子,给孩子们留点。所以事情不在大小,长存此心功德无量。
  公司成立爱心基金,是一个报恩的具体措施,公司从今年开始,就是每年拿出一百万放生,回向给公司全体员工以及他们的家人。我们文化部有一个女同志、女同胞,就这个月体检,我们公司集体体检,非常喜悦的跟我说,她是一个病很重的人,胸椎弯斜三十度,很难受。这人三十度这个角度很厉害,同时胆囊还有息肉零点五,超过零点五厘米就得做手术。后来她那天特别喜悦的,就是检查完身体到我这来,她说“胡董,我跟您这么说,真是好事,第一我减了十斤,第二大家都说我有脖子。”
  她原来的背有问题,看不出脖子,好像脖子杵在胸腔里似的,因为它歪。“大家都说我变漂亮,有脖子了,您还知道什么吗?我这个胆囊息肉从零点五变成零点三了。我特别高兴,我体重减轻,全正常,而且息肉减小。”大夫说这挺奇怪的,就说胆囊息肉没有听说还能往小的去,不大就已经很不错了,这东西只是一个方向,往大的长,大到一定程度就把胆给摘了。
  因为她也学佛的,我就说依报随着正报转,当时咱们放生,很多人还有看法,说拿出一百万来放生,公司员工这么多,需要用钱的地方,您一百万分给员工多好!我说这不学佛,他不懂这个道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众生的命跟我们的命是一样的。
  她说“您给我讲讲为什么放生,我们的身体就好?为什么放生有这么大的功德?”我说我回答可能不正确,但是这是我的体会,我们放的这些众生,如果是正报,那我们是它们的什么?我们是它们的依报,依报随着正报转,你救了它的命,你说它的心里多感激你。它的正报处在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下?感激、爱、报恩。这样的正报,我们做为它的依报,我们能不好吗?不可能不好,依报随着正报转。
  第二它这一生是鱼、是虾、是蛇、是鳖,过去呢?过去无始,未来无终。它的父母,你知道曾经当过它们父母的人,你怎么知道他们就没有在这当部长?它们的兄弟姊妹,你怎么知道就没有当银行的行长?过去无始,未来无终,肯定每一个众生曾经都跟它们有过缘,否则就不是无始,无限减一就是有限。
  所以每一个人包括我们,都曾经给它们当过爸爸、当过妈妈、当过兄弟姊妹。你要说不是,不是就是有限,减一就是有限,有一个不在无限里面,那就不能称之为无限。之所以是无限,就无所不包,你只要说出一个人来,他就在他的父亲里边;你只要说出一个人来,这个人就曾经当过他的妈妈,这叫无限。只要你举不出来就算完了,举出来就是。
  你今天救这些人的命,那这些人曾经跟他有过这些缘的,爸爸妈妈们、爷爷奶奶们都跟我们生活在一起,你能不得好报吗?不可能。救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您这好,八万块钱的这个蛇、这个鳖,那还了得吗?所以我说你的息肉,能从零点五降到零点三,绝对就是我的正报好,依报就好,我改了你就改了。
  我们天天在做淑化人心的工作,天天断恶修善,我们不是通过改自己的过,修正老板的正报,就是感员工的恩,修复员工的正报,互为主伴。我们今天有这种果报是肯定的,否则的话,佛法就不灵了。
  她说“我跟您在一起这段时间,我是愈来愈信佛,我原来觉得我也学佛跟着我姑姑,但是我觉得,我到今天我才体会到什么叫信佛。”
  我说佛在《华严经》上讲过,“信为宝藏第一财”,我说这可了不得这句话,为什么说佛经上的一句话,你明白了你就得度?信为宝藏第一财,宝藏里边无所不包,藏是藏,第一个宝藏是什么?信,最重要的第一,所以信佛很重要。为什么要信解行证?为什么把信放在第一位?就是要把宝藏第一财给它挖出来,要获得。
  所以这个员工没有申请爱心基金,她有这个病,就她这个病我跟公司文化行政部,我们的张坤经理就讨论怎么办?而且大夫说了岁数愈大肌肉愈无力,肌肉愈无力这种胸椎导致最后就是瘫痪。我吓坏了,一九八0年生的,我女儿这样的辈,我儿子辈的,这到四十就要瘫痪了。我说有什么办法吗?她说只有按摩缓解,恢复肌肉的疲劳。那我就跟这姑娘说,我说姑娘,你得按摩。我说昨天给大家汇报的葛大夫,给张毅的婆婆按摩那个,那是咱们认识的人,按摩技术高。你去看吧,赶快找他看病。看病完了以后回来,两个礼拜不去,特别疼她的腰,你想办公室坐着接电话歪的。我说“你怎么不去?”她说“平常上班,周末我休息,大夫也休息;我上班,大夫也上班。而且咱们公司,哪能说治病,就放着班不上,利用上班时间治病。”我们文化行政部经理说,“胡董,这事不能开这口子,要都开这口子,所有的员工都像她这样上班治病,那公司还能管吗?”你看说胡小林你学佛了,忙什么?你还有问题要处理?有,这就是问题,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我说,首先我们认为员工,会利用这个姑娘上班看病来占便宜,就不符合《十善业道经》,“菩萨有一法,能断一切诸恶道苦,何等为一,谓于昼夜常念思惟观察善法,令诸善法念念增长,不容毫分不善间杂”。
  你这么想员工,他会利用这个姑娘上班看病,来占公司便宜、来威胁公司,来挑战公司的制度,“人之初,性本善”,你做为人事经理,你对员工没有一个基本的认可这很危险。
  我说人心都是肉长的,他们都是员工,他们站在同一个阶层上面对劳资双方。如果老板能够因为这个员工有病,而利用上班时间允许她治病,人同此心,情同此理,要你,你你会怎么想?“那我很感激这个公司。”我说“是,你有良心,谁没良心?人之初,性本善,大家都有自性,自性本善,这是性德。你怎么还有这种怕?”
  “反正我就觉得公司办了十几年,从来没有利用上班时间去看病的。”
  “公司办了十几年了,不就刚学传统文化这三年。”“那倒是。”“公司干了十几年,学传统文化这三年,三年之前那不就愚痴吗?没人教,不懂,过不在久近,唯以改为贵,这《了凡四训》上说的,咱们都学了。过去那叫贪嗔痴慢,叫自私自利,今天咱们明白了,明白就得改过来,今天咱们就定了。”
  她说“我们再商量商量。”我说“不能商量。”胡小林你学了佛,怎么那么不柔和?“柔和质直摄生德”,今天的果断就是柔和。我说着说着掉眼泪了,我说“她跟我儿子一样大,她就是我的女儿,我在想如果是我的孩子有这种病,还要挤公共汽车,还要坐地铁,歪着个身子每天来上班,我真忍不下去。”
  她说“胡董,您都学佛了,怎么还那么激动?”我说“佛也掉眼泪。”她说“佛也掉眼泪吗?也有情执吗?”当然有了,波旬魔王跟释迦牟尼佛对话,让他示现灭度,说末法时期我就毁你的正法。释迦牟尼佛说“你毁不了我,我这是正法。”
  “我让我的魔子魔孙穿上袈裟出家,破坏你的佛法。”这个时候释迦牟尼佛就掉眼泪,哭了,为谁哭?为苦难众生哭。我说我这个哭也是为她哭,这是觉悟的眼泪,你不能说是因为我有喜怒哀乐爱恶欲,我没有,我知道我自己的发心,都是掉眼泪,佛不论事论心,我这心是觉悟的心。我说从今天开始必须公司得给她开这个口子,一个礼拜保证两个半天去按摩,就是她破天荒,利用上班时间去看病。
  最后这员工跟了我两年,实际上我不知道她一直对我有看法,她最近给我发了条短信,我给大家读一读。“干爹”,她管我叫干爹,这不是我让她叫的,我能让人家姑娘叫我干爹吗?现在八0后的孩子谁愿意叫谁干爹?自己亲爸爸都不叫,他管我叫干爹?
  “上午好,会感恩的心一定是没有对立的心。青海的美,一定蕴藏在它的宁静与和谐之中吧!”
  因为我带着大儿子,两个礼拜以前去青海,人家从国外回来,想看看祖国的山河大地,这么多年我就没陪过他,我不是做买卖就是念经,错了,这个佛学的,儿子得度。这一路下来,从杭州到青海,从大连到长春参加论坛,陪着孩子。临走的时候跟我说,“爸,你给我一本《弟子规》和蔡老师的光盘,我回去我就学中文,就从这学起。”你看看,参加论坛,他知道这是好东西。
  她说“干爹上午好,会感恩的心,一定是没有对立的心。青海的美,一定蕴藏在它的宁静与和谐之中吧!”她是一个编辑,搞文字工作,文章写得特别好。
  “我在去铁路医院的路上”,这个按摩大夫在铁路医院上班,“忆起两年的过往,泪水一下盈满眼眶。我从小被教育成一个爱憎分明的人,我出身工人阶级,大学学的又是农业,所以和劳动人民的感情是深厚,心理其里面唯独和老板没有什么感情。”不是说我了吗?
  “老板是资本家,花的是劳动人民的血汗钱,这是从小就被框死在脑子里面的概念。”对立,“即便我来到汇通公司,即便我看到一位乐善好施的老板,我认为那都是应该的。当老板的挣大钱,拿点小钱回馈社会,只能说明还有点良心。”这是我的员工。
  “大部份的老板都是没良心,这种强烈的对立情绪,是被您的真心慢慢的化解。您像心疼自己的女儿一样,心疼我的身体,又像亲人一样,给我家提供帮助。”因为他爸爸住院,我们启动爱心基金给了一万人民币,家里太困难。
  “您的布施用的不是钱,而是真心,这个真心是爱、是光、是热,拯救了我顽固不化、对立的心。女儿。”落款是女儿,感化!不能用对立,不能用行政手段,不能用批评。
  从让她看病、给她找大夫,到她爸爸住院我联系,父亲住院我给钱,那太多了。她跟我在一个办公室,给她讲《了凡》,她不明白什么叫“尸罗不清净,三昧不现前”,等等等等这些东西,一次一次的感化。转化,昨天说的张坤经理转过来了,女儿转过来了,你说当这种老板,君子乐得作君子。今天时间到了,谢谢大家。

胡小林: 我父亲拉着我说:我眼睛愈来愈好了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