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2/7/9 0:00:00 点击数: 1961
内容:

  畜生道
  畜生分为许多种,有卵生的、湿生的及胎生的出生方式。有些畜生散居于天上、地面、地底及水中,有的住在我们能见到的地方,有的则住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它们的寿命,有短至一日夜者,亦有长至经劫者。大的畜生可以大至如山峰一般,小的则小至肉眼不可能看得。它们的出生方式亦不一致,胎生的、卵生的、湿生及化生的都有。 
  我们平时提及畜生,便马上会联想到牛、马等人间陆上可见的生物。其实陆上可见之畜生数目,远不及水中的生物为多。在海底、日月光不可及之黑暗深处,才是畜生道有情密集地聚居的地方。畜生道的众生,并不止于我们所知道的品种,还包括了许多许多目前我们的科学未知的及我们从未见过的种类。 畜生的特点是愚痴。刚才衲也说及,饿鬼痛苦虽比畜生为重,但它们却能明白佛法。畜生中虽也有某几种略有较高智力,但普遍来说它们愚痴及无太精密的思考能力。所以,它们几乎不可能作任何善业。 
  此外,畜生还要承受野外或其它居处的寒热、长期不够食物及在大自然中互相噉杀等等。不单大的畜生会捕吃小的生物,有些小的动物也会穿透大型生物的身躯,钻入它们体内,令其受苦不堪。在大自然中的生物,要逃避其它生物的威胁,连少许的安全感也不易得到,长期活在恐慌之中。被人类畜养的动物,则被穿鼻、烙印、鞭打及劳役,同时也会被宰杀为食。 我们虽然无法思量畜生道众生的数目,但佛经中有云,如果把人类数目比作指甲上的灰尘,畜生的总数则好比大地土;如果把畜生总数比作指甲上之尘,则饿鬼数量多如大地土;如果把饿鬼众多的数量比作指上尘,地狱中的众生又好比大地土。所以,我们由此可知要生为三善道中的生命,是极为稀有的。一旦堕入三恶道之中,不知何年何月方能再度为人。 
  如果我们多对畜生之苦作观察,便易于在心中发展出对众生的慈心及悲心。有些佛经中教导我们不要吃畜生的血肉,有些经则开许我们吃三净肉,这其间似有矛盾但却并非真有矛盾,这只是佛陀对不同根器的人所作之不同开示。吃素的目的,是为了让我们易于培养出悲心。有些佛教徒,自以为食素便是断绝了任何形式的杀生,其实不然。在种田的时候,农夫即使不使用杀虫药,也免不了在翻土时害及无数的小虫。所以,即使是食素的人,也并非就完全断绝了间接的杀生。我们日常生活中之衣、食、住、行,都依靠别的生命来成就,所以我们欠有情众生实在太多了。作为佛教徒,我们应常常念及畜生及其它有情,对众生生起真正的慈悲,这才是佛法的精神。否则单单食素,对众生的帮助不大,所以其意义亦不大。

  饿鬼道
  生于饿鬼道中的业因,包括了悭吝不肯布施助人、偷盗三宝财物取来私用及见人有难而不肯施助等等不善。曾作此类业因的人,不单会生为饿鬼,且在业力尽后再次生为人时,亦会遇上贫困、被盗等倒霉的遭遇。
  饿鬼的寿量不定,有些甚至可以长达几万人间年。 如果以痛苦的角度来说,饿鬼所受的苦比畜生道众生为大。以愚痴的角度来说,则畜生远比饿鬼的智力为低下。饿鬼道的众生,智力足以了解佛法,不似畜生般愚痴。 
  前述之地狱及地狱道众生,除了佛陀等圣众可以见到外,我们凡夫若非身堕其道中便不会看到。但饿鬼道的有情众生,则偶尔也会在人间世界走动,凡夫的眼睛也可能见到它们。它们并不像地狱道众生般聚居,而是分散各地而住的。有时候,我们或会听到人说在田野中遇到口喷火光的鬼物,这些便是偶尔在人间走动觅食的饿鬼。 
  饿鬼道的众生是胎生的,而且每胎便会生下几百个小鬼婴。我们佛教僧人有一条戒,要在每次吃饭时留下一口食物、诵咒及作手印加持,再把它布施给饿鬼,这传统是有历史典故的:在佛陀住世时,有一个饿鬼母神通很大,它为了养活几百个子女,便在人间为患,专杀害人间的婴孩。佛陀把它的鬼子全部以神通带走了,藏在佛的食砵中。饿鬼母发现孩子不见了,便以神通上天下地的找,都无法找到自己孩子的踪影,最后只好来向佛陀求救。佛陀向它说:“你的孩子都被我以神通藏了在砵中!现在你也感到了天下母亲对孩子的关切。你天天杀害人间的婴孩,难道你不知道受害小孩的母亲之痛苦吗?如果你发誓永不再杀害人间的婴孩,我便把你的小孩放出来!”鬼子母答:“我是以杀害婴孩为食的。如果我不杀害他们,我的孩子吃甚么活命呢?”佛陀答:“好!只要你发誓永不加害婴孩,我的僧众便从此每天施食予你们!”自此,佛陀的僧团便有了每次用餐时施食予饿鬼的传统。由此典故可知,饿鬼道中的众生不单自己难得饮食,而且每胎便有几百个小孩出生,令生活更见困难痛苦。 
  饿鬼虽然有不同种类,但它们大多却都承受着同样的冷、热、饥、渴、疲累不堪及被同类中较有威力者欺压等苦楚。在饿鬼道中,其中一些饿鬼颇有福德,累积不少财富,而且有神通力量可以帮助他人。也有一些有财有势的鬼王,喜欢欺压别的同类,甚至加害人类,就如我们人间的地方恶霸一般。其它普通的饿鬼,除了受饥渴所逼外,还要被这些同类中凶恶的鬼王欺侮,所以生活十分痛苦。 
  除了以上的共通痛苦外,各类饿鬼亦各有其类之痛苦。外障饿鬼因其业力终日寻不得食,或偶尔在饥渴中遇见有食物或食水时,一待走近时,便有幻化的士兵守卫着令其不得接近,以致受到极大的身心痛苦折磨。内障饿鬼的生理结构很奇怪,有的长有喉瘤,有的口部极小犹如针孔,令食物不能下咽,有的肚大如山,食甚么都不能满足,也有口中喷火的饿鬼,其口中的火令其不能进食。饮食障鬼因其业力,食品在它们的眼中会幻化为武器,一见食水,水便变为脓血或熔铜,令它们无法进食。
  在佛法中,除了前述的每餐施食传统外,亦有多种施食予即饿鬼的法会。在法会中,修行者以咒力及佛力加持饮食品,令饿鬼得食满足(注:有关施食法门,可参考法师著作《本尊海会I》)。此外,有一种法门叫“水施法”,修行者自观为观音大士,以咒及手印加持清水,把清水变为可供充饥解渴的物质,以布施予饿鬼。这种法尤其能利及饮食障类的饿鬼,但即使如此,它们是否能得到救助,还取决于它们本身个别的业力。即使某些饿鬼能藉此得到水施,也非全因佛力及咒力,而是由于它们在过去生中至少未吝啬至连水也不舍得施舍之故。如果是在过去生中,连随处可得的清水也从不肯施舍予别人者,恐怕连水施法也不一定能为它们解决痛苦。 

畜生道与饿鬼道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