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2/7/6 0:00:00 点击数: 2028
内容:

        瑞今法师俗家姓蔡,福建省晋江县东石乡人,出生于一九〇五年二月(清光绪三十年甲辰岁十二月二十九日)。父名树里,母亲张氏,世代务农。母亲是虔诚的佛教徒,持斋茹素,恭敬三宝。那时,复兴闽南佛教的佛化老和尚,经常率领徒众,游化于闽南各地的农村间。每当道经晋江,时常寄宿蔡家,张氏对老和尚殷勤供养,恭敬备至。瑞今幼年举止稳重,沉静寡言,性情异于常童,老和尚经常夸赞他。瑞今在这种环境中长大,耳濡目染,非常向往出家人的生活。十二岁的时候,他母亲顺从他的意愿,送他到南安县小云峰,礼海安敬公法师为师祖,剃度出家,做了小沙弥。他在寺中学习撞钟击犍,礼佛诵经。
        一九二一年,瑞今十七岁,于莆田县梅峰光孝寺受具足戒。翌年,闻安徽安庆迎江寺设立佛学院,乃与学侣广箴等结伴北上,入迎江佛学院受学。那时,迎江寺住持是竺庵老和尚,佛学院院长是常惺法师,瑞师乃成为常惺法师的入室弟子。据与瑞师同时在院就读的太沧老和尚后来说,佛学院中,瑞师是最年轻的学生,由于他忠厚朴实,语无虚饰,深为常惺法师所器重。
        在院受学二年,还有一年学业,而学院以经费困难,有行将停办的传说。瑞师和广箴商议,厦门南普陀寺环境幽美,经济充裕,如能请常惺法师到厦门办学,现有未毕业的同学就不致于学业中辍。时在暑假,二人先请得常惺法师同意,再由广箴返回厦门,到南普陀寺向住持会泉法师报告。
南普陀寺原来是子孙庙,转逢和尚继任住持后,立志改革,把原来的子孙庙改为十方丛林,并依照新订的规章,选出会泉法师为改制后的首任住持。会泉法师热心僧伽教育,听了广箴的报告,十分欢喜,写了亲笔信,要广箴、瑞今二人先请常惺法师到厦门看看,了解情况。由于瑞今、广箴二师居中联络,乃有闽南佛学院的诞生。一九二五年八月,闽院成立,会泉法师任院长,常惺法师任副院长,并请得蕙庭法师为主讲。学院开课,在七、八十名学生中,有半数是迎江佛学院转过来的。学院中设有专修科和普通科,瑞师编入专修科,编入专修科的,还有法名慧云的林子青居士。
        闽院创办之初,为了使初剃度的沙弥也有受教的机会,另有小学部之设立。翌年小学部迁到漳州南山寺,后来改名为南山佛化学校。一九二七年,瑞师奉会泉法师命,到漳州南山寺担任监院兼幼僧班主任。负责校务的是觉三法师,达如、广箴、慧云诸师都在校任教。
一九三一年,瑞今法师离开南山学校到厦门,与广洽师同住太平岩。先是,一九二八年冬,弘一大师与尤惜阴(后来出家法名演本)、谢国梁(后来出家法名寂云)二居士同赴暹罗,道经厦门,由当地陈敬贤居士的介绍,下榻南普陀寺。这时,性愿法师是南普陀寺的监院,出面殷勤接待,并留大师常住下来。一九三二年,大师住厦门妙释寺,瑞、广二师结伴相访,恳请大师传授律学。大师乃在妙释寺讲《四分律含注戒本》。一九四四年五月,大师应泉州开元寺转物和尚之请,带著瑞今、广洽、性常、本妙等学律弟子十余人,到了泉州,驻锡开元寺尊胜院,于尊胜院设南山律苑,为十余名弟子讲律,瑞今在大师身边品学兼优,大师曾誉他为闽南杰出的僧侣。
一九三三年,弘公鉴于沙弥没有受教育的机会,劝瑞师在这一方面有所弥补。瑞师乃在南普陀寺创办养正教养院,并担任教务主任,尽力于沙弥教育。一九三六年,又与广洽、慧云二法师创办《佛教公论》杂志,弘扬佛法。
        一九三七年,中日战争爆发。本来战事在北方进行,距厦门尚远,无奈日本兵未到,中国驻防部队先到了,而来的是由汕头移防厦门的粤军某师,这支队伍纪律欠佳,强占民舍驻军,稍不如意,动辄以汉奸罪名抓起来。岛上居民人心惶惶,富有人家四散逃难。未几,南普陀寺也被强占驻兵,在枪杆子的威胁下,瑞师不得已解散养正院,师生星散,他自己也离开厦门,回到晋江乡梓避乱。
        晋江未受到战事影响,情形尚称安定,瑞师回到家乡,为地方公推为小雪峰寺住持,后来又被选为南安县佛教会理事长。在八年抗战期间,瑞师在泉州各县弘化,经常游行各地,讲经弘法,如在雪峰寺宣讲《梵网戒经》,在泉州承天寺讲《普贤菩萨行》,在草庵寺讲《阿弥陀经》等。
一九三七年,南普陀寺的代理方丈性愿法师,受菲律宾旅菲中华佛教会的礼请,到菲律宾马尼拉弘化,时逢二次世界大战,时局不安定。一九四五年大战结束,性愿老和尚乃先后约请瑞今、善契、常勤、妙钦诸位法师,到菲律宾相助。瑞今法师于一九四六年四月,偕善契法师抵达菲律宾,性愿老和尚退位,推请瑞师出任马尼拉大乘信愿寺的第二任住持,善契法师出任监院。性愿老和尚则到马尼拉市郊的玛拉向北山,另行创建华藏寺。
瑞今法师出任住持的第四年,一九五〇年五月,马尼拉发生轰动一时的大火灾,当地的华侨中学、华侨商报社及许多民房都付之一炬。信愿寺毗连其间,亦被波及,寺院右厢及后楼建筑被毁,损失惨重。性愿老和尚也由华藏寺赶回,与瑞今法师及善契、妙钦、如满诸师,共商重建大计。由于寺院被毁时,大火至佛龛而止,佛殿虽毁而佛像无恙,这使菲邦人士及中国侨胞都认为是奇迹,这一来信愿寺反而香火更盛,信徒日增,重建工程也得以顺利进行。经过数年的努力经营,信愿寺奂然一新,全部改为钢筋水泥建筑,并且新增建讲堂、藏经楼、五观堂、寮房,较先前更为壮观。
        由于信愿寺在侨区中心,交通便利,所以就成了侨胞信仰皈依的中心。同时在瑞师的策画下,寺中开佛学讲习班、暑假佛教儿童班,这可说是他后来创办能仁学校的滥觞。信愿寺也继承过去传统,举办社会灾难救济、拯济贫病的社会福利事业。在弘化方面,法师们轮流到监狱弘法,开化犯人,收到正面的效果。每逢周日、农历初一、十五及佛菩萨圣诞日,信愿寺车水马龙,无数的善男信女到寺中虔诚礼拜。
        一九五二年,世界佛教徒友谊会第二届大会在日本东京的本愿寺召开,瑞师与苏行三居士出席参加,会后返回马尼拉,即推动组织友谊会菲律宾分会。后来分会成立,被推为会长。一九五六年,瑞师复率领菲国佛教信徒,组团赴印度朝礼佛陀圣迹。时为佛陀圣诞二千五百年纪念,尼泊尔开会纪念,世界佛教徒友谊会第四届大会也于十一月十五日、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召开,瑞师以菲律宾分会会长的身分出席。
        瑞师连任信愿寺住持,于一九五八年已满三届,乃向性愿老和尚办退,唯一时无人接替,仍暂主持寺务。性愿老和尚七十寿诞,缁素四众弟子共为庆祝,台湾的印顺法师也抵菲祝寿,性愿老和尚礼请印师担信愿、华藏两寺联合上座,瑞师始得交卸寺务。十一月,他又与妙钦法师,苏行三、周冰心、高文显等居士十余人,到泰国首都曼谷参加第五届世界佛教徒友谊会大会,同时访问仰光、高棉、越南各地的佛教胜迹。然后转赴星、马,在各地游化。
由星、马弘化后返回菲岛,已是一九五九年,瑞今法师又与性愿老和尚,及印顺法师、妙钦法师等,共议为适应社会需要,推动创办能仁学校。一九六〇年学校创立,推印顺法师任校长,妙钦法师代理校务。能仁学校最初只有小学部,十年之后,学生增至千余人,同时也增加了中学部。
        一九六二年四月十一日,性愿老和尚在华严寺祗园楼圆寂,世寿七十四岁,瑞今法师与善契、妙钦诸师为老和尚料理后事。事后,瑞师被推为信愿、华严二寺住持,以后连选连任多届。
        性老圆寂之后,瑞今法师也年逾花甲,是菲国佛教长老。他领导菲国佛教,声誉日著,而菲国的大乘佛教也日趋隆盛。佛教向岛南各埠发展,如宿务的定慧寺、佛光寺,纳卯的龙华寺、描戈律的法藏寺等,都是一九六二年后所新创的。
        大乘信愿寺方面,瑞今老法师于一九七二年又增加规模极为壮观的塔形建筑物,顶层是万佛塔,供佛万尊,中层是大雄宝殿,底层是功德堂。建筑面积九百余平方公尺,高达五十六公尺。接著又兴建药师殿,这时瑞今法师已经退位,礼请在星、马弘法的宏船老法师出任住持。一九八〇年全部工程落成,在瑞今法师与宏船老法师联合主持下,举行佛塔落成、佛像开光,以及礼拜三千佛洪名法会。这一次的法会办得盛况空前,菲国的观光部部长亚斯比拉士伉俪也参加了盛典。
一九八四年,是瑞今法师的八十寿诞,各界为他盛大庆祝,《南洋佛教》出特刊,登载世界佛教僧伽会、世界佛教华僧会、中国佛教会、新加坡佛教总会,以及演培、悟一、广范等师的多篇论文。
        一八九一年,马尼拉隐秀寺住持自立法师,与皈依弟子王玉霞、蔡博厚夫妇创办慈航施诊中心,推请瑞今法师担任董事长。一九九二年七月,施诊中心新建所址落成。
        一九九四年六月,施诊中心成立三周年纪念,出版纪念特刊,瑞今法师写了特刊献词。老和尚九秩大庆,四众弟子热烈庆祝。一九九五年,老和尚高龄九十一岁,复受礼请出任新加坡光明山普觉寺住持。五月三十日晋山,由新加坡佛教总会主席隆根法师送位。逾千来宾参加盛典。老和尚虽年逾九秩,而身体健朗,思路清晰。

瑞今法师
上一篇:任继愈
下一篇:星云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