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2/7/4 0:00:00 点击数: 1674
内容:

杨紫琼,国际电影巨星。她担任女主角的《卧虎藏龙》去年获奥斯卡最佳影片奖。风头一时无两。 
    在世俗的眼光中,杨紫琼名成利就,成功令人羡慕。然而在她的心底里头,外在的成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永远保持会心微笑!
    月前,杨紫琼应衍空法师之邀请,出席香港大学佛学研究中心主办的系列讲座「生命定向」,分享她的人生观。
    不施脂粉,穿着牛仔裤的杨紫琼,朴实无华。她没有带来熠熠的星光,只散发着浓浓的自在。高朋满座都是素未谋面的港大学生,难得她亲切交心,坦率分享,听得人如沐春风,笑声满堂。
    话题就从她的成长开始。正如衍空法师的形容,她是含着银匙羹出生,诞生在马来西亚一个富裕家庭,父亲是律师、成功商人,母亲相夫教子。童年的世界,一切来得容易、开心、美丽,享尽万千宠爱,快乐得如童话中的小公主。
    小公主从小情系舞蹈,未懂得走路已经喜欢跳舞,四岁开始学习芭蕾舞,经常登台表演。小公主的世界只有舞蹈,希望有一天成为玛歌芳婷。
美梦破灭
    十五岁那年,顺理成章的,远赴英国皇家舞蹈学院留学,前景一片灿烂。
    两年后,因为回国放大假疏于练舞,回校上课的热身练习又不足够,又怕老师责备躲懒,所以加倍的苦练,不理会身体的疼痛。那知道原来严重受了伤,而她还懵然不知。
    一位慈祥的老医生为她详细检查后,与她天南地北的闲聊,问她除了舞蹈之外,还有没有其它志愿?她初时不明所以,后来看见医生一脸严肃,她一下子领悟过来。霎时间,整个世界崩溃了,她狂哭不止。原来一直以来苦心追求的理想,不断的努力付出,都突然幻灭了,彻底粉碎了她当舞蹈家的美梦。
    教授、监护人都不断安慰她。初时她听不进任何说话,幸好激动过后,她慢慢消化其它人的劝说、分析。校长说,受伤不能再跳舞,不表示就此与舞蹈绝缘。虽然当不成舞蹈家,还有很多与舞蹈有关的事业可以发挥,例如研究舞蹈、教授舞蹈、设计舞蹈等。杨紫琼抹干眼泪,重新振作,后来取得了舞蹈的学位。
    经此一役,她此后再没有任何梦想,「因为知道无常,环境因素不受控制的在变化。唯一不变的,就是最终必须面对、处理自己的问题者,只有自己。」
    学成回国后,有一天,有人问她有没有兴趣到香港拍广告片。「我没有发过明星梦,但倒想玩玩看。」广告片的拍挡是个面善的大鼻子,原来是成龙。
    广告片拍竣了,德宝影业想与她签约为旗下演员。她没有特别兴奋,接过合同回马来西亚,心想父亲一定不允许她到香港当演员,到时候就可以推得一乾二净。
    又一次的人算不如天算,父亲看罢合同,竟然问她打算何时起程?「既然爸爸同意了,倒不如试试吧,如果不喜欢便回来。」吸引她走上银色事业的,皆因是那份挑战。
    杨紫琼的处女作电影是《猫头鹰与小飞象》,洪金宝导演。拍电影令她着迷的地方,就是动作的设计,就好像舞蹈编排一样。她对表达肢体动作的热情,竟然在电影中找到投射。
    又一次的顺利成章,她走上动作女星的道路,「除了因为我喜欢动作外,我的广东话不灵光,看不懂中文剧本,念对白只靠死记,如何发音都不清楚,很困难,所以我宁愿动手不动口。」. . . . .
珍惜当下
    「我从小到大都懂得从珍惜过程中得到满足,用不着依靠胜负来分高下。尽了全力就已经很满足,毋须由结果来定断。我很珍惜每一刻,因为我们不知道下一刻是甚么回事。如果不懂珍惜当下这刻就是极大的浪费。」
    她认为生命好像是一块布,每个人每日都在织不同的图案,每日加不同的颜色、图案。某些针线不对劲,不要紧,用不着拆掉它。不完美才是完美,不完美才是活生生的自己,最重要是这幅布对自己有意义。
    「生命的每秒钟都是学习的过程。我就是拿得起,放得低。没有能力就不要拿,如果尽了力也不成功,就要放得低。不要后悔。我们必须接受现实,如果不能,不断在内心斗争,那就很辛苦。」
    数月前,杨紫琼在圣一大和尚座下皈依三宝,成为佛教徒。「我对佛教一向有兴趣,那是发自内心的呼唤。缘分到了就皈依。佛教给我很大的安慰,在恶劣的地方我会念阿弥陀佛,佛在心中嘛。」 

杨紫琼 皈依三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