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4/2/28 15:43:23 点击数: 2778
内容:
    春节过后,陆续有人来电、来函,问我,为什么从去年八月份到现在,就再也没有看到您讲经说法?我说您肯定看不到,因为我“飘”了,飘得离人群好高、好远。我在高调的音弦上跳动,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大音希声,所以我过的好苦好苦。为了让自己不再苦,我把讲经说法工作停了,出去降调。因弦太细,又绷得太紧,我被弦弹出的调,打的好痛好痛。痛定思痛,我突然间明白了,人生是不需要有调的,又何需要降调?因为在调上弹跳的都是小丑。
    我没有了调,一下子感到好轻松,恨怨没了,分别没了,傲慢没了,我真自在!我醒了!
    可我放眼望去,还有多少个“清流居士”还在调上跳着,他们好辛苦!在调上跳着的人,如果勉强算是好人,那么,不在调上的人又算是什么人?我无语了。
    我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话去诉说,我不知用什么样的规劝去表白,我只能在“平淡”中充满无奈。
    路就在眼前,路就在脚下,可无数的人因为迷惘,用手去触摸前方,却怎么也找不到路在何方。路就在眼前啊!只是路不是用摸得,路是用道行的,行了道即上了路,上了路就会充满阳光。
    行在道上千万不要驻足,更不要贪看沿途的风光。可以流连两眼,但不要流连忘返。驻足了叫定位,永远驻足叫定格,有自知之明的定位叫谦卑,不知自己是谁的定位叫愚昧。看了两眼风光就过去叫欣赏,流连忘返并乐此不疲的是轮回。
    新年已过,春风渐暖。我亲爱的朋友们!大地已经复苏,我们醒了吗?
                                 
                                                                                                                                                                                                                                      2014.2.28
清流居士初春的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