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刘卫 发布时间: 2013/10/13 12:11:27 点击数: 3081
内容:

我所见到的净空法师

刘卫

    末学追随净空法师学佛已经有八九年了,能够见到自己依止的导师,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事,但末学自知业障深重,修行得不好,至今烦恼习气没有断除,加上近年来见到佛友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对净空法师颇有非议,影响到自己对老法师讲法的信心。因此从来没敢奢望今生能够见到老法师。

    今年8月,听说香港佛陀教育协会将于8月27日举办一场历时7天的“2013年中元护国息灾超拔系念法会”。有佛友极力推荐我去参加,并提出有可能见到老法师,这对末学来说的确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最后机会。

    但到了香港后才知道想见到老法师之难,听说来自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无数佛教徒们都在想方设法求见老法师,而此时的香港法会聚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2000多名佛弟子,谁不想借此一睹这位当代高僧大德啊!

    没想到,在参加法会的第2天,我们带队的同修取得“内线”帮助,获得了见老法师的机会。于是,我与同行的4位同修悄悄来到老法师讲经驻地,当时是晚上6点多钟,待老法师讲完经、会完客准备离开时,我们被允许在门前迎送老法师。当老人家出现在门前时,我第一眼见到的师父是一位头戴毡帽、笑容可掬的老人(与照片上见到的一样打扮),只见他手里拿着一把佛珠,环视左右,声音非常柔和地轻声问道:“来了几位同修呀?”便一一发放到每个人手中。当我从老人家手中接过佛珠时,我发现,眼前的师父,面容比电视里看到的还要年轻,面色红润,皮肤细腻透亮,一点也看出做为八九十岁老年人的衰容。特别是当我急切地迎着老法师那慈祥的目光时,见他非常认真地看过来,微笑着向我点了一下头。原来他就象父亲一样,是一位非常普通而又慈爱的老人。当他老人家坐上车离去时,一直在开着的车窗口向我们招手致意,直到车子拐过山坳看不到为止。

    初次见面,虽然没有得到交谈亲近的机会,但已经感受到了师父的慈爱。没想到法会第3天,我们一行7人突然被从法会上叫出,再次被送到老法师的讲经舍,这次大家奉上抚顺的部分佛弟子筹集捐献的八万多元钱供养老法师,可老人家没有接受,他当即明确表示:“我不需要任何供养,这些钱可以转赠给现在正在筹建的斯里兰卡国际宗教大学,他们需要资金,这是大供养。”第二次见面到此为止,仍然没有因为供养这么多的钱而求得正式接见,便被护法者请回了,但我却由此亲眼看到了老法师的清廉,他老人家所持的金钱戒,给我们无论在家人还是出家人都做出了表率。

    到法会第5天的8月31日,因我出来时正值家乡抚顺刚刚发生一场特大洪水灾难,现在法会也参加了,老法师也已经见到两次了,便急于想提前打道回府。当我已经准备好行囊即将赶往机场时,突然接到电话通知,说老法师想听取抚顺“8.16” 特大洪水灾情的汇报,并要求只准一名代表前往汇报。由于我是9位同行的佛友中唯一到过灾区现场的人,便责无旁贷地由我代表了。同前两次一样,到了老法师的讲经舍,先在现场听老人家讲经。两个小时下来,老人家坐在录制间的麦克前,一口水没喝、一分钟没停,声音始终那么宏亮沉稳,精神一直那么矍铄,这哪里是一位年愈八十有七的老者啊!相形之下,我在这两小时里,时间还没过半,我的颈部和后背已经酸痛得越来越厉害,不停地变换座姿,与老人家相比,真的惭愧死啦!

    待老人家讲完经,从录制间下楼来到会客室时,我便迎上去,应邀跟随老法师并行,一起边绕佛边开始汇报。如此零距离地与老人家接触,直感觉有一股清凉之气直入心田,倍感神凝气爽,内心从没有过的平静如水。后来我想,这种感觉可能就是当今人们所说的“正能量”磁场吧!

    我本是个不善言辞的小人物,来之前心里也曾感到诚惶诚恐,可如今与师父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反倒不紧张了,就仿佛在与老父亲散步一样随意。约15分钟的汇报,但见老人家绕佛时的步伐那么舒缓稳健,一点也看不出他是刚刚经过两个小时的讲经,不见一丝疲倦之态。

    当我汇报到抚顺这次千年不遇的水灾,遭受最严重的清原县境内70%以上的公路被泥石流摧毁,3个重点乡镇的村庄,几乎所有的房屋内都被灌进去深达500厘米到1米的泥沙,大量房屋被冲毁埋没,乡亲们财产损失惨重,一时无家可归的情况时。我见师父沉默了,他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水灾是果,贪欲是因啊,可惜现在的人都不相信呀!”

    我跟着介绍说,清原本来是国家林区,植被丰沛,还是辽宁省大伙房水库水源地。可这些年来,这里的人为求发家致富,大量开发人工养殖林蛙产业,至今已经成为全国有名的林蛙之乡,吸引着全国各地来的人纷纷前来品尝林蛙的美味,还有这里的人多年来广泛开发养殖人参业和开矿业,把本来山青水秀的自然环境破坏得百孔千疮、破败不堪,这些都是导致造成杀业深重的深层次原因。

    老法师听了点头,他告诫说:“别人不信这种因果,我们学佛人要一定相信,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只有加紧好好地念佛,然后回向给被我们伤害过的那些冤亲债主众生们,化解怨仇矛盾,我们还要发心,替众生多忏悔啊!”

    当我介绍到抚顺市的佛弟子们在这次灾难中表现非常突出,在发生水灾的第二天,在正规救援大队伍一时无法开进灾区的情况下,最先冒着生命危险连夜把捐助的物资运送到灾民手中时,老法师听了连说几个好,直说,“我们要在这个时候给世人做好榜样啊!”最后老法师还特意叮嘱身后的工作人员,要给抚顺这次受灾蒙难的众生亡灵专门立一个超度总牌位,送到法会去。我感动得赶紧向他老人家跪拜叩谢,代表抚顺人民感恩师父上人的大慈大悲。

    这时我发现,自从听我汇报起,老法师变得表情凝重起来,直到我离开,再也没有看到前两次见面时的那种天真灿烂的笑容,说话的声音也不象讲经时那么响亮了。我感觉到老人家内心在为那些深受灾难之苦的众生而忧虑,便在老人家走下楼梯时,禁不住上前搀扶。此时,我本来有机会向师父提出合影留念的要求,却实在不忍心因为自己的非份要求影响师父的心情。

    法会“佛七”最后一天,下午2点时,老法师突然亲临现场,并做了半小时的讲话,当他开示结束走下讲台时,会场2000名弟子不由得起立鼓掌迎送。当时我站在前排,眼见老法师步子非常缓慢地走过来,他表情凝重地边走边左右扫视着面前能够看到的每一个人,大家仿佛感受到了他老人家身上发出的强大摄受力,那种磁场,传达出的分明是一股正能量。

    在老法师离开后,法会念佛半小时休息,此时是下午3时,大家走出户外。这时奇迹发生了,忽听有人惊呼“佛光”,我发现,此时已经偏向西方的太阳放射出异常强烈的光芒。待我定睛直视太阳时,眼前呈现出的是一个立体的、紫红的、上下跳动的“日全食”,而太阳的四周呈现的是在不断变幻的红、粉、紫五色彩云,那么绚丽、那么美妙。这种情景持续了近20分钟,直到大会宣布法会继续进行,当我恋恋不舍地边往回走边回头观望时,发现此时的太阳竟然被一片云遮住了!多么不可思议呀!生平第一次看到了如此神奇的“佛光”瑞相,大家都说这是法会的殊胜和老法师的到来,感召到了佛菩萨来接引众生啦!

    此时,我端座在庄严的法会会场,在响彻宇宙的佛号声中,恍然悟到,师父上人为什么宁愿冒着被世人误解责骂为“宣扬末日论的邪师”的风险,在2012年一而再地发出灾难的警告?当我们冷静地看看这一年来,不断频繁加剧的一场场发生在世界各地的自然灾害,包括我的家乡抚顺这次“千年不遇”的降水,分明是在一再证明老法师的预言是存在的,但为什么“2012”大灾难没有发生?那是因为老法师并没有象过去那些预言家们那样,仅仅是推算出某一时段有灾难,却没有去做积极的化解工作,而老法师却在发出警告的同时,又奋不顾身地发动全球的佛弟子们,拼命念佛,从香港到大陆乃至世界各地多次组织举办护国息灾法会,以不可思议的“念力”正能量去化解仇怨。

    记得师父在一次访谈节目中曾经说过,1999年的灾难其实是存在的,只是因为全球亿万宗教徒的积极努力祈祷,才一时化解推迟了灾难的发生。2012也是如此,正是全球众佛弟子们积极响应老法师的号召,直至现在还在举办的“2013年中元护国息灾超拔系念法会”,才一时改变了劫数,使世人悄然地平安躲过了这场劫难。而包括众多佛教界人士在内的世人却不明白这其中的因缘,只因没有看到大灾难的出现,就一口否定灾难的存在,并以此为由群起发难于老法师。

    而师父上人对此却始终沉默不语,不解释,不争辩,静静地承受着来自世界范围的强大压力,这种宁可天下负我,我不负天下的忍辱度世的大义,实是菩萨胸怀啊!真的是斯意宏深,非我境界,佛菩萨的境界世人难量啊!

    至此,我能在七日内四次见到净空老法师,这种无比殊胜的因缘,也许是佛菩萨的安排,让我见证了这位87岁的老人不是凡夫,也不是邪师,而是一位胸怀天下苍生、慈悲喜舍的一代大德。

    禁不住向这位舍身救世的师父上人顶礼膜拜!祈愿上净下空老法师长住于世,广度有情!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我所见到的净空法师